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土地有病:不能耽误也不能误诊

http://gongyi.sina.com.cn  2010年12月20日13:32  中国环境报

  ●我国污染场地及周边土壤环境问题相当突出。受污染土壤主要集中在重污染行业企业、工业遗留场地、固废堆放及处理处置场地、油田、矿区、污灌区、规模化养殖场、交通干线两侧及周边地区。多数污染场地开发利用前未经调查评估,直接建设居民住宅或商业用房,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构成严重威胁。

  随着我国城市化扩张加速和城市功能布局调整,原来位于城市内的高污染、高耗能企业逐渐搬出中心地带。这些企业原址因为地段优越成为“香饽饽”。

  ◆产业市场部调研组集体采访

  中国环境报 记者 刘秀凤执笔

  水、空气、垃圾之后,土壤问题开始逐渐引起公众关注。  水、空气、垃圾之后,土壤问题开始逐渐引起公众关注。

  “中毒”的土壤不仅会丧失生机,更将对人体健康产生严重威胁。污染的土壤需要修复,但土壤修复比水、气、固废的治理更为困难。治病的大忌是“病急乱投医”,土壤污染修复也是这样。

  “蓝天、碧水、净土、洁食”,从事土壤工作30年的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林玉锁告诉记者,这是他最大的心愿。而更多的企业则早早嗅到了商机并开始布局,试图在这个潜力巨大的产业中分一杯羹。

  脚下的土地怎么了?

  多数污染场地开发利用前未经调查评估,直接建设居民住宅或商业用房

  苏州市古城区边缘,一片600余亩的土地已经被撂荒3年,优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寸土寸金的价值,但严重的污染又让其在被修复前不可能被开发。这就是原苏州化工厂(以下简称苏化厂)地块。这家创建于1956年的老国企主要生产农药,2003年开始整体搬迁到张家港市。但原厂址的土地已被严重污染,由于成分复杂,苏州有关部门一直在寻找修复之法。

  曾经同样生产农药的江苏溧阳鑫海化学厂厂址的修复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一项目涉及污染土2800多立方米,还有被污染的墙体、机械的处理等,工程将在今年12月底前完工。

  不管是空气中的铅还是污水里的镉、砷,逐渐沉淀之后,最后的归宿都是土地。河流会逐渐自我净化,但土壤中的污染不会自行消除,而土壤污染修复更是一项耗资、耗时的艰巨工程。即便是不乏技术和财力的日本,经过40年的努力后,相关土壤修复的任务仍未完成。

  中国的土壤怎么了?林玉锁说:“从2006年开始,我们用4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全国土壤污染调查,主要是把本底问题搞清楚。”

  根据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初步统计分析结果,我国污染场地及周边土壤环境问题相当突出。受污染土壤主要集中在重污染行业企业、工业遗留场地、固废堆放及处理处置场地、油田、矿区、污灌区、规模化养殖场、交通干线两侧及周边地区。多数污染场地开发利用前未经调查评估,直接建设居民住宅或商业用房,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构成严重威胁。

  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工业现代化和城市化等都给环境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同样也影响了土壤,水污染、大气沉降、垃圾等问题都加剧了土壤的污染。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污染企业搬迁,原厂址在改变用途的过程中,土壤污染问题更为凸显。

  土壤安全问题最终会影响农产品安全和人体健康,也会对地下水、地表径流等造成污染。“水、气污染都容易扩散,但污染进入土壤中就会被锁定。一旦污染物逸出,就会产生新的环境风险。”林玉锁介绍说。

  如何才能对症下药?

  要找准土壤病灶,注重修复过程中的风险控制

  土壤病了,如何治疗?“不能耽误也不能误诊,关键是要对症下药,还不能产生副作用”,林玉锁用治病求医的例子来解释土壤修复问题。但是,“土壤污染治理比水、气、固废的治理更为复杂和困难。”  土壤病了,如何治疗?“不能耽误也不能误诊,关键是要对症下药,还不能产生副作用”,林玉锁用治病求医的例子来解释土壤修复问题。但是,“土壤污染治理比水、气、固废的治理更为复杂和困难。”

  据专家介绍,空气、水作为扰动的介质,在一定空间取样就可以判断空气和水的质量。而土壤是固态物质,土壤质量的监测就涉及到合理布设采样点以及污染的判断标准问题。

  根据已经公布的《污染场地土壤环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污染场地责任人应当在向有关部门提交土地利用方式变更申请材料前,按照有关规定,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机构开展污染场地土壤环境调查与评估。

  林玉锁向记者透露,南京环科所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对溧阳鑫海化学厂的土壤修复项目进行调查和风险评估,并根据风险值划分了不同的区域。只有完全掌握了病情,才能对症下药。

  找准了病灶,治疗手段是否充足呢?林玉锁说:“我国目前的土壤修复技术大多还处于研究阶段,与工程应用还是两个概念。”据他介绍,此次全国土壤污染情况调查中也包括一个污染土壤修复试点的专题,目的就是了解我国土壤修复技术的研究进展,并进行修复模式的探索。这一专题从2007年开始,选择了8个试点项目,涉及农田、工业搬迁场地等多种类型,南京环科所也承担了其中一个试点项目的修复。

  林玉锁告诉记者,试点选取的是一个有毒有害有机物污染的场地,原有企业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此进行化工原料桶的清洗回收工作,大量带有有毒有害物质的废水随意排放,给当地造成了严重污染。根据调查评估,这片土地的复合毒性很大,不仅气味刺鼻,而且寸草不生。“我们对污染土壤进行清理分类,采用了一系列工程办法使污染物慢慢降解,逐步恢复土壤功能。经过近4年的努力,这里已经面貌一新,草木开始生长,鱼儿也能够生存了,景观植被得到恢复。”

  更为重要的是,南京环科所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化工类污染场地修复实验平台,“土壤修复技术好不好用,可以先拿到这个平台上来进行试验”。由于土壤修复的复杂性,特别要保证修复工程的安全,避免在这一过程中产生新的风险,这还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环保部门关心的是技术应用后的整体效果,就像一种新药被使用后,要看病人的反应,不能产生副作用。”

  在原鑫海化学厂厂区内,记者看到了灰线框标识的不同区块土壤的污染程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位于中心位置的重污染土壤将被送到水泥窑进行焚烧,1000℃的高温可将污染物完全分解;中度污染土壤将通过添加氧化剂进行氧化;最外围的低污染土壤将在添加稳定试剂固定后,进行安全填埋。

  巨额修复费用由谁承担?

  钱由责任主体出,历史遗留问题政府要负责,绝不能放任不管

  在因为环境公害事件和痛痛病被关注的日本富山县,土壤修复工作已经进行了40年,但仍然没有结束。过去40年的土壤修复费用共约42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将近30亿元。而这还不是终点。据介绍,高昂的修复费用由污染者三井公司和政府共同承担,其中,三井公司负担39.39%,剩下的将近六成由国家和富山县负担。  在因为环境公害事件和痛痛病被关注的日本富山县,土壤修复工作已经进行了40年,但仍然没有结束。过去40年的土壤修复费用共约42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将近30亿元。而这还不是终点。据介绍,高昂的修复费用由污染者三井公司和政府共同承担,其中,三井公司负担39.39%,剩下的将近六成由国家和富山县负担。

  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环境应对、赔偿和责任综合法》(又被称作“超级基金”法案),规定由联邦政府设立专门的基金,并授权环保总署组织对污染场地进行治理,同时向污染场地的责任人追回治理费用。截至2010年5月14日,美国联邦环保总署网站上列出的治理优先整治清单共有1620个严重污染的场地,其中1084块场地的修复和施工已经完成,有341块场地已经从清单上删除。

  那么,国内的土壤修复费用该如何分担呢?根据《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污染场地责任人应当承担污染场地调查评估和治理修复的义务,并负担有关费用。“谁污染谁付费”是方向,但从实践来看,目前还是政府出钱的比较多。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中国环境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