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万涛:从“黑客教父”到“公益创业者”

2015年12月10日 16:09  新浪公益

  有一群人,他们的活法与众不同,他们觉得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有关,我们想把他们的故事整理出来,编一个#责任中国公民谱#。

  这是第十二个故事,主人公叫万涛。

  万涛,70后,他以“老鹰”自喻,网名“老鹰”,头像也是印有“FLY”字样的卡通老鹰形象。2000年前后,万涛参与组织中美黑客大战并创立中国鹰派联盟网,在互联网界小有名气,媒体甚至称之为“中国黑客教父”。如今,万涛活跃于公益圈,成为一名社会创业者,按他的说法,“是在用新的方法履行黑客信条:自由、平等、分享、互助。”万涛认为,这会是一片蓝海。

  说起“黑客”,人们常常会联想到“破坏”、“反叛”这类词。在万涛身上,或依稀能寻此特质,故事还得从他的小学时代说起。

  万涛出生于革命老区南昌,父母都在铁道部系统工作。按万涛的说法,父母是非常传统的人,甚至从小就规定他只能和优等生玩,“同学要是来家里玩,会被查三代的”,万涛笑言,经常和父母上演“侦察与反侦察”的戏码,“那时候他们出差,我就守在电视机前,手放在遥控器上,一听到脚步声,啪地关上电视,还要把电视机的罩子放下来,以最短的时间穿过两扇门,坐到自己的书桌前装作很镇定地看书。”

  在严格限制自由的教育环境下,万涛喜欢上了阅读,看世界历史,看金庸武侠,还有各种地下刊物。万涛回忆,年少时曾顶撞老师,与爷爷拍桌子吵架,也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豪情壮志。在母亲看来,他是个“激进分子”。

  到了上大学的年纪,不顾家人反对,万涛远赴京城求学。“山高皇帝远”,万涛觉得,“终于自由了”。尽管读的是经济管理系,但万涛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计算机。大三那年,万涛开始学习计算机编程,不料,在上机的时候就遇到了“病毒”。然而,这让万涛觉得非常兴奋,“这么小的程序,却能造成很大的破坏”。此后,他开始了“泡机房”的生活,每天早上8点进去,晚上10点出来。“一杯水 ,两个苹果,一坐就是一天,不去吃饭,因为回去就没机位了。”万涛回忆,那段日子,他鼓捣出了一个会随机使电脑强制重启的“病毒”,造成学校整个公共机房的瘫痪,无计可施的老师最后竟然找到他帮忙。有意思的是,“杀毒”成功后,万涛还因此获得了免费上机的权利。

  大四的时候,凭借掌握的一些计算机技术,万涛会到中关村一带打工。据说,最高记录是一个月内卖了近10台PC,能赚1000余元。就当时而言,这是个不错的待遇。彼时,计算机业在国内刚刚兴起,创新氛围很浓。万涛回忆,普通学生也有非常多的机会和一些IT人士交流,比如联想集团的创始人柳传志,“那时侯见过他几次,挺能说的。”

  到了1993年,万涛毕业了,但他并没有选择继续留在中关村,万涛说,当时并没有想把计算机当成终身职业,只看作是自己的一个特长。因此,依照毕业分配和父母期望,万涛进了广州铁路局。不过,对于这份工作,万涛实在是不“感冒”, 据他回忆,当时实在无聊,他就主动开发了一套解决零钞整存发放的工资管理系统,“我那时可以算是最懂电脑的会计了。”

  对万涛而言,这种“铁饭碗”的工作很是枯燥,他希望能离开。到了1995年,他终于如愿,而后到了一家会计事务所做审计,但两年后,万涛还是选择了辞职。理由是,按时上下班的日子相当让人头疼。此后,万涛成为了一名自由程序员,也去过一些网络技术公司工作。或许,这正意味着,他的工作轨迹,算是重新回到了“计算机”。

  1998年,万涛加入了有黑客界“黄埔军校”之称的非盈利组织“绿色兵团”。后来,因成员对“是否商业化”有所分歧,“绿色兵团”最终走向瓦解。

  不久后,万涛成立了鹰派联盟网。这是一个非营利的虚拟社区,强调黑客技术就如同“刺刀”,但这刀上必须带有思想,思想必须经受名和利的考验。

  但名与利,却在消解万涛所谓的“中国黑客文化”。据说,有一位成员在离开鹰盟后,进入网络安全公司,却因贩卖客户的商业秘密被抓。这让万涛觉得有些感慨,“之前我走职业化道路,成为企业的网络安全技术指导,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走这么阳春白雪的道路。”

  到了2008年,万涛有了新的触动。

  那一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因无法及时联系到当地的一些亲人,万涛觉得非常焦虑,打那以后,他开始思考,怎样才能用科技提升公益效率?“自由、平等、分享就是我们的黑客精神,公益组织不也一样吗?”万涛认为,公益组织特别零散,而公益组织的数据又具有公开和共享性,只有形成组织,汇聚力量,才能持续改变社会生态。

  在万涛的推动下,黑客的技术与精神接了一把“地气”。他希望通过互联网信息技术来推动公益发展与社会创新。

  2010年7月,万涛在北京上地辉煌国际租下一间50平米的小办公室,正式发起创立益云(公益互联网)社会创新中心,开始了从黑客到公益的创业旅程。

  与其它通过讲述悲惨故事来“赚眼球”和“拼情怀”的公益组织不同,益云试图通过产品来让公益“触手可及”和“看得见”。雅安地震发生后,万涛带领大约十人的团队火速推出了“信号弹”应用,将物资、交通、人员服务、用水,甚至危险地带的安全标注都显示在地图上,此举被评价为“有效推动了救灾工作的高效开展。”

  2013年,“益云地图”获得了责任中国年度公益行动奖。颁奖词这样写道:一张云地图,供需尽收眼底;一枚信号弹,危情尽在掌握;多层次,因为“云”而各得其所;多维度,因为“云”而各安其位;多时空,因为“云”而各尽所能。这真是一团人人皆能分享的祥云。

  目前,除了救灾信息外,益云地图还汇集教育、捐助、儿童等多方面的信息。如今,万涛最为关注的是儿童打拐问题,“例如留守儿童,我们常常听到全国有6300万的留守儿童,但是每个省各自有多少,男女比例是多少,他们中间哪些人需要资助的,原因是什么,是缺钱还是缺少父母的陪伴,我并没有看到有人详细地梳理,更不用说用数据和图形来分析了。”万涛希望,益云能够用数据将社会问题挖掘和呈现出来,再进而引起公众和政府的注意和重视。“黑客精神让我一方面可以敏锐地发现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又关注问题背后的逻辑。”

  从“黑客教父”到“公益创业者”,有人质疑万涛是到公益圈“洗白”。万涛的回应很淡定,他说,做“安全”的人必须要有一个坚强的内心,要像小强一样。“如果一定要回应这些声音,只能是通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在他看来,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黑客界,只是跨界了。他说,“公益也是一个跨界的领域,需要很多不同的知识来武装。”

  他这样活着,在别人适应生态的时候,他创造生态;在别人游戏互联网的时候,他用炫酷的技术提效公益。这是他为这个国家负责任的方式。

  关键是,这样活着,很酷!

  微访谈

  中国财富:为什么叫自己老鹰呢?

  万涛:我从小就很喜欢老鹰,觉得老鹰很自由很强悍。“老鹰”这个名字是当年在普华永道做审计的时候取得。当时普华永道要求职员自己给自己取一个英文名,我是不会取Tom、Peter这一类名字的,因为从小喜欢鹰,所以给自己取了Eagle这个名字,后来也一直沿用了。

  中国财富:如果对自己做一个评价,你觉得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

  万涛:优点的话,我是一个比较顽强和心存美好的人,目的性并不是特别强;缺点是有点妇人之仁,这也是做安全的毛病,把问题的复杂性想得比较多,想稳健一点,在做公益的时候就会想不要让自己的理想制造更多的社会问题。虽然是金牛座,但是也非常追求完美,过于追求完美也是一个缺点。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