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几百亿捐款是悬在中国政府头上的堰塞湖

http://gongyi.sina.com.cn  2008年12月05日16:52  新浪公益

  主持人沈冰:关于这个环节的点评,我们有请的是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永光。徐先生是温州人,温州人一般是聚财人为主,但是他是以散财闻名的。

  徐永光:刚才杨团点评的时候说到了堰塞湖的问题,捐款成为了堰塞湖,首先是四川省的慈善总会的会长最初说的,接着王振耀说了,几百亿的捐款是悬在中国政府头上的堰塞湖,四川省总会大概十几名工作人员很快拿到了20多亿的捐款,而且上面的捐款还会拨下来。这里是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另外一些专业性的民间公益组织,有能力,有项目,找不到钱,看起来是苦乐不均,但是这一次不是,这一次大家都是钱多得很苦,人家盯得很紧,不是苦乐不均,大家都苦,我就抓住这个红基会王汝鹏正在发愁的时候,我说汝鹏,你拿一点钱出来,给你开开堰塞湖,你现在的钱估计也开成堰塞湖了,给你倒倒流,汝鹏马上请示红十字会的领导,我觉得他们非常开明,马上尝试进行公开招标,这个公开招标的价值,我觉得学界或者我们的民间公益机构给了很高的评价,而且效果非常好,拿到红基会钱的机构能够在灾区做到专业化、长期化和本土化,已经有一批机构拿到了红基会的钱在当地注册登记了,在当地招聘专业人员,那么红基会的创新点在什么地方呢?它就是通过公开招标通过竞争来分配慈善捐赠的资源。公益组织、慈善组织和政府一样都是给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公共物品,那么他们区别是政府提供的公共物品是垄断性的,是平均性的,是人人有份的,而慈善组织、公益服务机构它为公众提供的公共物品是竞争性的,是差异性的,它的服务是差异性的,不是人人都有一份,现在灾区就是这样,有的农户很穷,有的农户并不穷,但是政府给农户的补贴完全一样,不分你穷和不穷,只分你人口多少,因为一多一少马上就不干了,马上有人就闹事。所以这个价值就非常大。我们的公益资源怎么才能够用得有效率?应该是通过竞争来使用,来分配,做到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能够让最会做事的机构拿到钱做项目,我在上海碰到上海慈善基金会的元彩给我讲,他说徐永光不得了,必须培育自己的服务机构,现在这个钱5个多亿,4个多亿我给了政府,我不敢自己落实,所以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600亿的捐款很多就是进了对口援助的政府的盘子,拿到灾区,灾区的政府一看600亿的捐款怎么都不见了呢?原来都进了一些政府的盘子,拿去就作为政府的援助,本来政府要从他1%的财政收入里面拿的,结果把民间捐款拿进去了,所以灾区政府也看不到捐款,公益机构也看不到捐款。

  红基会的创新应该继续下去,而且应该步子更大,当然他们要经过理事会的同意,我想问一下王汝鹏,你自己有什么打算?是不是这一次标招完了以后就结束了呢?还是要继续做呢?

  王汝鹏:我们要评估一下,首轮的项目的执行情况,还要对财务,对项目的效率进行评估。

  徐永光:我希望我们拿到钱的机构好好做,我希望媒体也好好地关注,特别是好好的表扬,当然前提是做得好,好好的表扬,让它越做越来劲,这样的话让其他的公募机构也应该走这样的一条道路,使我们的捐款使用得更加有效率。青基会这一次对灾后的需求做出了紧急反映,第一所抗震希望小学是在6天以后建成,建了200多所,特别陈燕云讲到,在重灾区的146所希望小学,新校舍没有死一个人,但是旧校舍死了17个人,搬到新校舍里面的学生安然无恙,但是老校舍全部塌成了平地,所以有10万的师生在希望小学的校舍里面从死神手里面,希望小学为他们撑起了保护伞。

  古润金是我非常熟悉的企业家,我认为古润金是一位伟大的企业家,伟大的企业家和优秀的企业家的区别是,伟大的企业家他不仅能够做好企业,而且他把关注弱势群体,推动公益慈善事业看作是他的使命,古润金他捐过的,他捐了1亿多,他涉及的项目有100多个,凡是哪里有需要,他就往哪里去,哪里有好的公益项目,他就资助哪些公益项目,可以说国内的好项目,好多都没有逃过古润金的眼睛,所以他又是一位精明的慈善家,注重效率的慈善家。

  深圳民政部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前沿,他们当然受到了香港的慈善事业非常发达的这样一种文化和一些制度的影响,他们在义工制度,在民间组织的发展和培育方面总是走在前面。刚才刘局长讲到,凡是属于民政系统业务范围的公益慈善机构,民政局直接登记,我说一下,在这一方面我们的民政系统做得并不好,现在中国有17万家民办非企业单位,有8万多家是教育部门登记的,做业务主管的,大量的是民办。还有一个很多公益机构找不到业务主管部门,他们就改换头面叫做培训中心,教育中心,结果呢在教育部门那里盖了章,注册下来了,而还有其他的是企业商业服务机构,还有一些医疗、卫生等等服务机构,实际上在民政部门做业务主管的公益服务机构数量非常少,可能顶多是1、2万家,当然我没有具体算过,这个情况我给振耀谈过,我说民政部门应当开放,应该把社会福利机构,其实在香港在台湾,很多这种公益机构就是社会福利机构,而社会福利机构就是民政系统管辖的范围,希望民政系统能够放开口子,让这些社会福利机构在民政部们直接登记,这样等于就没有业务主管了,谢谢。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