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用关爱让他们说“感染到我为止”

http://gongyi.sina.com.cn  2008年12月02日09:52  新京报
用关爱让他们说“感染到我为止”

只有对感染者关爱、让他们参与到我们的活动中来,才有可能让他们成为合作者。他们就会有这个信念———感染到我为止,这是我们的最高追求。

  濮存昕,北京人艺副院长,2000年起出任中国抗艾宣传员,2005年获美国爱心基金会颁发的“杰出成就”奖。

  对普通人而言,在自身做好防艾之外,还面临另一个命题:如何构建同艾滋病感染者之间合理的关系。虽然艾滋病防治知识在不断普及,但人们内心的“歧视”并没有成反比地下降。依然有人把艾滋病感染者粗暴简单地钉在“罪有应得”的耻辱柱上,并对他们敬而远之。其实,在艾滋病的持久战中,艾滋病感染者是我们最值得信赖的盟友:只有用全社会的爱温暖他们,才能让他们真正坚持良知和责任,做到“感染到我为止”,这也直接遏制住了艾滋病继续传播的重要通道,我们有责任让他们加入到全社会的抗艾防艾行动中。

  面对面

  作为“防艾大使”

  社会态度影响患艾者的良知和责任

  记:作为一个频繁接触感染者和专家的“防艾大使”,你怎么看艾滋病防治?

  濮:由于这几年的努力,媒体宣传,艾滋病知识知晓率提高了,尤其是在青年群体中,它已成为一个公开的、平常的话题。国家在科研和治疗系统建设方面花费很高,母婴传播干预也有很大突破,在关怀救助方面,落实了一些政策,如能进入监测系统的艾滋病感染者都能得到免费治疗。

  记:还存在哪些问题?

  濮:首先,感染率并没有明显下降,毒品、同性空间和性传播的隐秘空间,还要继续努力寻找更具有突破意义的方式。其次,社会的歧视态度,还没有根本性转变,艾滋病感染者仍有较大的生存压力。这两方面是紧密联系的。因为只有对感染者关爱、让他们参与到我们的活动中来,才有可能让他们成为合作者。他们就会有这个信念———感染到我为止,这是我们的最高追求。这是他们最基本的良知和社会责任,但他们能否有这样的良知和责任,也来源于社会对他们的态度。

  作为父亲

  尽早把安全生存知识告诉孩子

  记:作为父亲,你如何让自己的女儿远离艾滋病?

  濮:我女儿20多岁了,在美国留学很长时间。在她走的时候,我告诉她,我把安全套放进她的行李了,你可能将来用得着,她说我不需要,你说的那些事我都知道。我说我是干这个的,预防艾滋病,我有这个责任告诉你。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网络上有些批评,认为我鼓励婚前性行为,批评反而引起了更多人参与,这很好。我觉得尽早把安全生存所有相关的知识告诉孩子很重要。如果这样的言语对那些非常信守所谓传统美德的人,有些影响的话,我可以接受这个批评。但我是对大多数特别是城市青年讲的,他们能理解。

  抽查区

  亲戚染艾滋病多数被访者“不抛弃”

  据中国抗艾媒体联盟和全球企业抗艾滋病、结核和疟疾联合会2008年2-3月委托开展的大规模调查显示:

  接触意愿低 被访者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接触意愿较低,对日常接触如共餐、共事、住在一起、公用工具等接触的态度介于比较不愿意和一般之间。

  态度多“不正确” 接触艾滋病感染者的态度正确率在57.1%及以上的被访者只有26.1%。

  反对声高 42.1%的被访者认为不应允许感染艾滋病的学生和健康学生同校学习。

  理解度低 31.7%的被访者认为通过性交或吸毒感染上艾滋病的人是“罪有应得”。

  亲友关心度大为提升 可喜的是,面对“假如亲戚感染了艾滋病”这一问题,多数被访者表示“愿意陪同他们去医院”、“让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病了会照顾他们”。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京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