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用“人工链”100%透明记录抗疫捐助行动

用“人工链”100%透明记录抗疫捐助行动
2020年02月25日 20:57 新浪公益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病毒肆虐湖北武汉,短时间内蔓延至全中国,病毒传播迅速波及全球。当地时间2月20日下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日内瓦总部举行的新冠肺炎疫情例行新闻通报会上宣布,加强全球协作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现在是团结一致的时候,各国政府、私营部门和整个世界应该步调一致。

  2月24日,币安慈善采购的388台紧缺制氧机正在通过钟南山医学基金会统筹下发。据币安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3日,币安慈善基金会已经向疫区捐助5万双丁腈手套,10万双医用乳胶手套、10万双PVC手套,9台消毒机,173桶25L消毒水,480个瓶装消毒水,20000个试剂检测盒,1000套阿联酋防护服。还有各种型号口罩累计56800个陆续送达,2300套以色列进口可复用防护服正在分发过程中,388台制氧机正在运送途中。目前,第一阶段10批物资已经送达湖北、四川、广西、上海等多个省市的116个医院和医疗队。正在采购和运输的物资也是百万级产品,后续会对所有的细节在官网上进行公示。

  疫情下的“线上逆行者”

  “最美逆行者“成为这个新春,老百姓心目中最敬佩却放心不下的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线,有白衣战士在坚守,而在后方,有一群“线上逆行者”也在默默行动着。

  1月23日,大年三十前一天,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得知湖北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后,与币安创始人、CEO赵长鹏商量,决定第一时间向湖北的医院和需要帮助的机构捐助价值1000万人民币(150万美元)的物资,并紧急成立“疫情防控工作小组”,共有26位币安员工随时在线待命。

  春节期间,国内的抗疫物资短缺,急求防护物资的信息不断在社群里出现。1月26日,赵长鹏针对抗疫行动发布了两条推特,一条公开了币安捐助湖北的决定,另一条则是求助:“中国、日本及周边地区的N95口罩全部售罄,我们买了8000多个医用口罩,但是很难把它们送到武汉,如果你知道还有哪些物流渠道,请分享给我们。”

  赵长鹏对外官宣基于两个原因:“一是有很多人问我们,到底有没有向武汉捐款;二是币安是行业里相对有影响力的公司,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带动国内、国际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去关注武汉疫情,加入我们的爱心行动。”

币安CEO赵长鹏发布Twitter支援武汉币安CEO赵长鹏发布Twitter支援武汉

  币安在全球有700多位员工,分布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家来自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在得知疫情的第一时间,币安慈善基金会(BCF)的员工和币安团队的志愿者决定参与到抗疫项目中,后因采购、物流遇到困难,开始在社交媒体寻求武汉本地支持,币安才被更多媒体关注到。

  赵长鹏表示,我们没有发表任何声明,但是币安慈善基金会和币安团队最近几天一直很忙,目前仍然需要当地物流方面的帮助。

  “点对点”采购和运输抗疫物资这么难,币安为何不直接捐款1000万?何一说:“捐钱是最容易的,捐物是比较难操作的。我们希望从细节上了解疫区一线的真实需求,不去盲目捐物资,而是核实清楚一线最缺什么,最需要什么,需要解决哪些问题,需要哪些人帮忙。”

  何一还表示,币安在本次捐助中所有资金均由币安自行支出,暂未进行募捐。在捐赠过程中坚持有用原则和慈善透明原则,明确做到“点对点援助”,物资直达前线医院和医疗队。币安只是扮演了平台的作用,对需求和供给的核验,对过程的记录。每一笔物资的送达,就非常像区块链的一笔转账,我们的作用就是节点,验证交易。

  1月底,黄冈是湖北省疫情仅次于武汉的地区,病例数上升速度较快,病患面临确诊难的问题。“黄冈这边,缺检测试剂。”31日,这条群内志愿者的求助信息引起了80后币安员工李加一的注意。她及时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及黄冈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核实信息,被告知当地的检测试剂实际是不缺的。于是,她又联系了发出求助信息的志愿者,对方经过再次核实,发现当地医院缺的是提取拭子和提取试剂,导致无法检测,这个提取环节被很多捐助者忽视了。

  在多方信息核实、交叉确认后,李加一将黄冈的物资短缺情况同步给币安“疫情防控工作小组”,并与湖北当地一家试剂公司联系,进行库存物资采买,为黄冈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孝感市中心医院等12家医院捐赠了2万人次提取拭子和提取试剂。

  这个春节回沈阳老家过年,李加一比往年忙碌了许多。她从除夕夜开始,报名加入币安发起的抗疫志愿者行动,配合币安慈善基金会的同事一起驰援湖北武汉,主要负责核实疫区医院和医疗队的需求,在全球范围内采购紧缺的医疗物资。

  疫情最重的那些天,李加一睡眠不足5个小时小时。一睁开眼,上百个微信群聊里上千条未读信息。“不想漏掉一条有用的求助和捐助信息。每一个信息源都要仔细交叉确认,多方核实。”有段时间,由于高强度的工作节奏,李加一在群里发语音声音有些嘶哑,身体的抵抗力也下降了,币安的伙伴们都很担心她,让她注意休息。

  主动放弃了春节休假的还有95年出生的万德,他报名参加了币安的“疫情防控工作小组”。主要工作是负责全球范围内物流协调工作。他表示:“由于从海外小批、多批采购抗疫物资,如果没有政府指定的绿色机构清关,没有物流公司的司机冒着风险往疫区送,没有本地慈善机构和志愿者的支持,没有一线医务人员的逆行,我们的努力就没有意义。”

  来自币安慈善基金会的项目总监杜娟娟是湖北籍,疫情爆发后,她一直坚守在宜昌的家中,她主要负责总控工作,把控所有的需求、采购和最终的送达、凭证的采集。目前宜昌已经封城,但杜娟娟在做好个人防护的同时,一直在积极参与到援助活动的各个细节当中。她在网上保持着每天高强度的工作,期盼着疫情早点结束。  

币安全球员工为抗疫加油币安全球员工为抗疫加油

  388台制氧机驰援一线

  2月2日上午11时,由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钟南山院士团队,通过广东省钟南山医学基金会捐赠给广东医疗队接管的武汉汉口医院的100台制氧机,已顺利运抵武汉汉口医院。

  “钟南山医学基金会第一时间捐赠了制氧机给一线医院,所以我们判断制氧机是前线最需要的物资。近期我们联系了前线医院,院方说制氧机可以有效延长病人的生命周期,带来抢救的机会。”医院的反馈证实了币安的判断,李加一紧急联系了湖北当地的一家制氧机生产厂商。

  考虑到钟南山医学基金会更加了解一线各家定点医院对制氧机的需求量,币安慈善将独立采购的100台制氧机,加上与区块链公益组织联合捐赠的288台制氧机,全部转运给钟南山医学基金会,由其按需统筹分配下发。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死亡率远远小于2003年的SARS病毒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氧疗手段的采用,对于一些有低氧血症的人,能及时进行氧疗,或者面罩通气、高浓度氧疗等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也明确指出氧疗是治疗新型肺炎的一种手段。

  目前,广东医疗队已广泛使用氧疗,病区死亡率出现首降。专家组认定高流量氧疗可降低死亡率。

  一台制氧机能抢救一条鲜活的生命,更多的制氧机就能延续更多“生的希望”。

币安慈善与钟南山基金会的爱心接力币安慈善与钟南山基金会的爱心接力

  谈及抗疫物资的采购,何一介绍说:“在疫情期间,我们发现二道贩子、卖假货或者发国难财的人确实蛮常见的。在这个过程中,小伙伴们是通过一个非常痛苦的、人肉筛查的方式去做甄别的。”

  何一口中的“人肉筛查”就是李加一、万德、杜娟娟等币安员工日常的工作状态。因为所有捐助物资,尽量保证是跟厂家直接进行购买,李加一便进入了各个物资对接群,疯狂搜罗物资信息。即便是有中间人介绍,她也要求直接与厂家拉群进行沟通,查看对方的资质,并在交易时要求厂家对公收账,“我们反对各种哄抬物价的行为,避免中间人大发国难财。”

  币安志愿者会对物资需求方的工作人员身份进行审核,确认其是否属于疫区医院。在物资发货以及到达后,币安会在群里通知该工作人员;物资接收后,要求对方出具接收凭证,确保每一批物资真实送达各个医院;另外,物流方需要在群组里同步物流信息,以防物资丢失。

  在疫情爆发前期,很多好心人捐助给湖北武汉的物资并不符合医用标准,导致物资捐过去,却用不了。物资短缺,导致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没有到位的防护措施直接暴露在感染者面前,成为高危人群。这引起了币安志愿者的注意。

  起初,币安的工作人员在海外采购口罩、防护服等物资时,发现物资标准有很多种,每个国家各有不同,而当时在网上找不到针对海外物资每个国家的医用标准攻略。币安负责采购的工作人员只能靠自己去翻译匹配,包括英语、日语、以色列语等。确认这个物资能用与否,再去联系各家定点医院,是否可以接收。

  捐助物资的发放也要经过多方核实、交叉确认。李加一提到,比如有些物资捐助给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或定点医院,币安的员工也会去和医院一线的志愿者核实求助方的具体对接人,然后去确认求助方的真实需求是否为“过剩需求”。

  对于多提报需求的被捐方,李加一表示理解,但从物资分配的使用效率方面考虑,币安还是会严格把控,进行二次核实和合理评估,“我们会结合当地物资稀缺情况和当地的确诊及疑似病例等方面进行评估,资源最大化地进行分配,而不是说在一家医院的仓库里囤积一个星期或者半个月。”。

  “我们拿到过各式各样的接收函。因为非常忙,写接收函的时候医疗队经常身边有什么用什么。我们收到过写在酒店信纸上的接收函,写在需求表后面的接收函。他们真的是非常辛苦,也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将辐射面扩大”李加一强调。

币安慈善收到的部分接收函币安慈善收到的部分接收函

  1000万捐助物资之外的价值

  这次币安驰援湖北的慈善行动,除了捐助1000万物资,还让更多的内外部志愿者一同站在了一起。“大家真的有一颗想做慈善、想驰援一线的爱心。”李加一说。

  1月28日,在湖北疫区短缺消毒物资时,币安通过区块链公益组织,从山东的一个厂家订购了173 桶(合计约5吨)消毒水。让币安的工作人员没想到的是,厂家对送货司机说,你的车去过武汉,不可以来接货。厂家的担忧可以理解,但对送货司机却是巨大的伤害。李加一及时给司机道了歉,并和厂家协商一致,让这位司机的车来提货。

  “这位送货小哥受了委屈,第二天依然坚持取件送货。从山东到武汉,相隔数千里的路程,在取货第二天便将消毒水成功送达。”李加一说到这里觉得很心酸,“这些物流司机真的很辛苦,有些司机甚至一整夜都不合眼,尽快把物资送到一线,他们应该得到大家的尊重。”

  何一介绍,“币安目前采买了14批物资,每一批物资都会组建厂家购买群、物流群、医院需求方群,目前大概有40余个群;从采购、物流到一线,币安会跟踪到每个环节最后的签收方,都会保留签收凭证。此外,我们还有400多个物资捐助咨询群,群里的一些志愿者几乎是24小时在线。”李加一、万德扎在很多物资捐助咨询群里,将碎片化的信息进行梳理、筛选、总结和跟踪。

  “我们会对每一条志愿者的物资信息都会做出有理有据的回应,从判断物资型号,能否公对公转账,以及海外能否正常发货等等,信息交换会帮助志愿者面临同样的问题自己先做筛选,然后再发布到群里,这样更加高效。”万德说。

  “我们就是要把最靠谱的人、最靠谱的厂家、医院实际的对接人给筛出来。” 李加一补充。

  “国内有很多工厂,现在已经统一管理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添乱了,直接尽我们所能去外部寻找货源。”李加一解释说,为了海外清关顺利,币安一方面借助了湖北省红十字会的绿色通道,另一方面为了加快清关速度,他们也找了第三方清关公司协助清关。

  币安第一批、第二批海外物资,便是防护服。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批总计2300件(原定 2600件,缺货300件)防护服是可重复利用的。这批防护服,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曾是英国政府的医疗队在抗击西非埃博拉病毒同款的防护服。

  该批防护服也是币安迄今为止,投入最大的一批物资:每件防护服单价70美元左右(490元),总成本超过100万元。目前市场上其他防护服单价仅100多元,虽然这批物资代价高昂,但李加一认为物有所值。“第一是可以重复使用,性价比更高;第二是防渗透性远超其他防护服。“

币安慈善以色列采购可复用防护服币安慈善以色列采购可复用防护服

  初心在,慈善百分之百透明

  “币安此次援助的地区不仅限于武汉,还包括湖北其他地市,以及四川、广西等疫情严重的其它地区。币安将把此次捐助行动执行到底,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的正确领导下,与社会各界一起努力,争取早日战胜疫情。”

  这场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牵动着14亿中国人的心。抗击疫情,每个人参与其中的真实感受都不一样。

  李加一感触很深,“今天我能做志愿服务,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我在币安这个平台,让我更加努力,也不仅仅因为币安,我要成为更有价值、更有力量的人,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疫情中看到了很多悲惨的事情,可能很多人不会想当医生了,但有些人还会坚守,也有更多的青少年可能会立志当一名医生。通过参与此次捐助项目,我认为实现自我的价值,就要对社会和他人更有责任担当。”万德谈到了“从小我到大我”的思维转变。

  币安慈善基金会的武婧文主要负责捐助行动的协调、跟踪记录工作,“币安慈善一直在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慈善中的透明和效率的问题,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所有人可查验这一特征,保证所有的善款可追溯。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此次行动全程使用‘人工链’记录。做到物流有单号,签收有签字盖章的签收函,再加签收照片。手工完成整个供应链每个关键环节关键信息的记录。”

  “这次虽然没有用区块链的技术,固然增加了很多工作量,也增加了很多中间信息的繁琐传递,但我们也是可以做到的。只要传播善念的初心在,慈善就能做到100%透明。币安慈善的目标是让慈善透明化,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据了解,币安慈善去年一直在探索区块链慈善平台,已经搭建了一个100%透明的慈善平台,并且在上面执行了儿童午餐、卫生巾、难民援助、灾难紧急援助等十来个项目,这套模式被验证是成功的。币安将善款点对点的分发给了10万多受益人,每一笔交易都是透明可查的。

  何一说,目前我们援助的很多物资还在采购或者运输当中,当前的重点先确保所有物资到位,帮助前线最终战胜此次疫情。后续我们会根据中国政府的最新部署和规划,根据我们的优势和资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希望业界同仁继续共同努力,联合起来,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疫情新冠肺炎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公益

新浪公益频道致力于传播公益文化理念,创新公益模式,推动社会事业发展。

企业公益项目推荐

新浪公益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