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戈14无障碍公益:互相看不见的人 一起做得到的事

戈14无障碍公益:互相看不见的人 一起做得到的事
2019年05月08日 05:41 新浪公益

  这是一场在沸腾的戈14赛场上,用公益点燃残健融合能量的行动。

  5月2日~5日,由北京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北京行知探索文化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知探索”)联合主办的“戈14无障碍公益赛中赛、公益志愿服务活动”,与“第十四届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以下简称戈14)一起落幕。

  3000位商学院精英云集在甘肃瓜州的戈壁上,四天三夜的挑战沸腾了这片广袤和荒凉,也难以遮掩这场“公益点燃戈壁行动”。

  来自北京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何亚君助盲团、四川圆梦助残公益服务中心和小铃声四家公益机构的19位心智障碍伙伴,不仅在16所参赛院校100多位志愿者的陪伴下,穿过戈14体验日21公里的尘沙,完成一场特殊的“无障碍公益赛中赛”,还为赛事提供了为期四天的无障碍公益志愿服务。

  身心障碍伙伴和戈友们因爱而来,破除心中的障碍,激发出一场残健融合的公益能量。

  因爱破障:互相看不见的人

  20年后,何亚君第一次“出门远行“。

  他说自己是“盲人中的盲人”,患有6种眼部疾病,8岁失明,双眼全无光感,18岁来到北京学习传统医学是他第一次出门远行。

  20年后,他又经历了“第一次“——只身从北京自己坐飞机经停兰州,在嘉峪关转乘火车,赶到敦煌与“无障碍公益赛中赛“的伙伴们集结。

  他沿途兴奋地在赛事微信群里发信息,并在4月30日点将台上说:“以前我从没尝试过自己出门,自从开始跑步,我已经走过了国内17座名山大川。我坚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只要你心里有光,脚下必定有路。”

  何亚君爱上跑步,也是从结识戈友开始,参加过戈赛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几位戈友,训练完之后喜欢去找何亚君运动康复按摩。

  在他们的影响下,半年不出门的何亚君带着盲人同事们跑出家门,现在“何亚君助盲团”成员有2000多人,盲人和和志愿者大约各占一半,每周两次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固定互动,也会组队赴全国各地参加各类比赛和志愿服务。

  “戈14无障碍公益赛中赛”上,何亚君展示了自己的实力,数位来自同济大学的伴走志愿者跑到最后只剩一位,和他一起率先到达终点,成绩与优秀参赛队员相差无几。

  何亚君喜欢让人捏他的大腿,你看,我力量很强,也很灵活,不需要有人拉我、扶我,只要给我带一下方向,这么窄的空间我都没问题。说着,何亚君用双手比划出一个大约30公分的宽度。

  何亚君并不知道自己比划的缝隙有多宽,不仅他看不到别人,别人平时也很难看得到像他这样的身心障碍者。

  身心障碍者和普通人,互相看不见。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总人口基数,和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推算,截止2010年底,中国各类身心障碍者总人数8502万人,相当于每16个人中,就有一个身心障碍者。

  按照北京地铁每节车厢200人计算,理论上每一位上班族每天至少能在身边看到十多位身心障碍者。现实则是,不仅是地铁,在现实生活里各种人流聚集的场景中,普通人都很少有机会看到他们。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像爱上跑步前的何亚君——“半年都不出门”。

  国内盲人和心智障碍者的数量相当,都是1200多万人,如果普通人平时难得看到盲人,遇到心智障碍者的几率就更低了。

  “因为他们害怕。”融爱融乐曲卓说。曲卓介绍说,心智障碍者的普遍特征是严重缺乏社交能力,他们不知道如何与人恰当的相处,也就无法正常的工作。

  曲卓原来在北京大学ICT行业校友会工作,因为同事的影响,转行做了公益,她喜欢和这些“心青年”在一起,他们通常很单纯、洁净,做事更加认真、专注。

  “大约有30%的心智障碍,经过系统的培训,可以从事很多普通工作岗位。几乎所有的心智障碍者,都适合跑步等体育运动。只是他们很少有机会参与其中。”曲卓说。

  不管心智障碍者还是普通人都是如此,前者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很难学会与人交流,普通人出于本能地自我保护,不敢也不会与他们沟通,内心的屏障筑起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在荒凉的戈壁上,身心障碍伙伴与志愿者结伴,和数千位队员一起出发、一起到达,用爱破除心中的障碍,曾经互相看不见的群体,一起释放生命的能量。

  能量融合:一起做得到的事

  “我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帮他们走出家门对不对?”陪同日本盲人按摩师村木贵广,一起参加戈14无障碍公益活动的志愿者李永杰说。

  这位中国朝鲜族人,目前在日本金融行业工作,他介绍说,日本身心障碍人士的比例比中国更高,相当于每7个人里就有1位。

  村木贵广比何亚君慢多了,他和伴奏志愿者们一路摇着手走了21公里,感觉有点累。他已经68岁了,4年前刚完成“极地长征”中国新疆站全程250公里的比赛。

  “戈14让我想起了那场比赛,同样是戈壁,像回家一样。”村木贵广说。

  村木贵广55岁因眼疾失明,在此之前,他还经常帮邻居的忙——一位参加过北京残奥会的日本盲人选手。村木贵广经常开车送邻居填表、参赛,自己也爱上了跑步。

  跑着跑着,他也看不到了。这并不妨碍他和中国、韩国、日本的朋友们组建“小铃声”公益机构,做普通人也难以做到的事。

  “在日本,盲人跑马拉松也不是新鲜事了,所以我们要选择挑战更难的赛事,比如极地长征。这样可以引起更多人得注意,更愿意了解和接触我们这个群体。”村木贵广说。

  村木贵广和何亚君一样,自己要走在前面,为更多身心障碍者赢得平等和尊重,也非常愿意在参加赛事之后,用自己的专业回馈更多的普通人。

  在19位“对手”之外的戈14赛场上,他们肯定不算是最快的,但一定是最擅长按摩的。

  5月3日,11位盲人按摩师在参加完前一天的“无障碍公益赛中赛”之后,专程返回戈壁投入到“无障碍公益服务”中,用实际行动为戈14队员加油。

  第一天他们工作了6个小时,第二天应队员们要求延长服务时间,连续工作8个小时。两天里,他们志愿服务总时长150多个小时,为720多人次的队员提供运动康复按摩服务,比戈14参赛院校A队总人数还要多。

  比赛期间,身心障碍伙伴从事无障碍公益志愿服务总时长近250个小时。

  “做志愿服务很高兴,大家都卖力气。虽然和平时做的工作一样,那都是围着钱转,这是围着朋友们转,大家都是跑步的,一样平等的朋友。”何亚君说。村木贵广还到第一天陪伴他完赛的浙江大学队开“特别门诊”。他说,这是报恩。

  来自融爱融乐的5位“心青年”比盲人伙伴服务时间更长,他们第一天开始就在营地工作,采用“支持性就业”的模式,一位“心青年”搭配一位“自然支持者”,配合完成传递奖牌、分辨戈友、佩戴奖牌的流程。

  “心青年”们自学能力强,自然支持者提示了几次之后,就可以独立完成工作——分辨号码布上写着“C”、“嘉宾”、“无障碍”字样,就是自己需要配发手中奖牌的戈友,遇到号码布被挡住或者无法立即确定的,则向戈友本人询问。

  这些同样热爱工作的心智障碍者,每天在终点旗门前击掌、击鼓加油,拉冲刺带、配发奖牌,经常不理会工作人员提醒他们休息,只是不断讨教如何把工作做的更好。

  障碍不是障碍者的专属,它更来自不同群体之间的不了解甚至偏见,障碍人士也不是被特殊照顾的对象,他们和普通人一样,都是热爱生活、突破内心屏障、携手向前的“平凡英雄”。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公益

新浪公益频道致力于传播公益文化理念,创新公益模式,推动社会事业发展。

企业公益项目推荐

新浪公益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