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环保勇士”酝酿变身“垃圾商人”

http://gongyi.sina.com.cn  2010年12月15日10:19  新京报
“环保勇士”酝酿变身“垃圾商人”

环保勇士“驴屎蛋”

  行动就是我未来的动力,我要让政府看到,我们不光会“指手画脚”,不光会批评政府,(垃圾分类)在政府看来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们也在用脚趟一条路。

  尽管白发丛生,但48岁的驴屎蛋还是留了个“莫西干”发型,未改他特立独行的潮人心态。

  从日本和澳门考察归来,驴屎蛋成了媒体出镜率颇高的环保名人。如今,他又迈出一步:准备放弃操持多年的律所,策划成立一个环保公司,成为一名垃圾商人。

  走出“口号派”

  出国考察前,驴屎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口号派。《论阿苏卫烟囱的倒塌》等几篇博文和其反建阿苏卫(垃圾焚烧厂)的观点,支持者众。

  “(垃圾处理)技术的问题别找我。”那时他常说。

  考察归来,驴屎蛋开始更多提及生化处理、RDF、焚烧炉等专业词汇。可他说,“我还远远不属于技术派。”他更关心垃圾综合处理的技术路线、布局的搭建、资源的整合。“技术,仍然是工程师的活儿。”

  很多人发现,考察后的驴屎蛋,不只专注于阿苏卫,而是放眼北京乃至全国,北京鲁家山垃圾焚烧厂、嘉兴环保论坛、广东番禺。驴屎蛋的生活,渐渐被接受采访、参加论坛、参观垃圾处理占据。

  “乐此不疲,只要时间安排得开,就参加。”驴屎蛋说。

  采访中,多位阿苏卫居民对驴屎蛋的评价如故:他是阿苏卫居民利益的代言人。

  靠近“焚烧派”

  考察后,驴屎蛋对国家垃圾处理的政策和变化,有着极强的敏感性,一旦意识到问题,他就会写进博客。

  博文里,心境和立场的变化也有着曲线。“垃圾不分类,坚决不焚烧。”

  “我突然发现自己变了,变得没了棱角,没了批判精神,没了敏锐和灵感,没了勇敢和激情……”

  “从今天起,我是坚定的焚烧派。”

  对于立场的变化,驴屎蛋先后经历的心理历程是:感性对抗、理性分析、寻求出路。

  “当然,支持焚烧的重要前提是:有立法、有分类、有监管。”他强调。

  转变过程中,他抛弃了原有的邻避主义。“只要没污染,就算出门就是焚烧厂也行。”

  《屎,要拉在自己家里》说出他的另一个主张:各负其责,自己消化。

  驴屎蛋说,阿苏卫垃圾填埋场负担着东城、西城等区的部分垃圾。这让包括驴屎蛋在内的居民意见很大。在日本东京,每个行政区都有一个垃圾焚烧厂。阿苏卫的处理能力有限,常常弥漫恶臭,也和处理过多垃圾有关系。“给你10块钱,让我去你家上厕所,你愿意吗?”

  将环保公司化

  论坛、参观、演讲、采访,这九个月来,驴屎蛋参与不下数十次。他发现:该表达的都表达了。突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总不能像祥林嫂吧?”

  理念、理想不能总动笔动嘴。政府会说,没有民众的支持和配合,光靠政府,垃圾分类能实现吗?“每个人又都做了什么?”

  以前,驴屎蛋无论去哪都开车。现在,他每周最多只开两天车,有时来市里,把车开到地铁站停车场,转地铁。

  天通苑北地铁站停车场的保安认识驴屎蛋:这位时髦大哥挺有意思,家有豪车,总坐地铁。

  最近,驴屎蛋有了新变化:他准备放弃操持多年的律师事务所,转而投资开设一家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把跟垃圾打交道当成主业。近日,他拿到了公司名称核准通知书。

  他说,从零干起,他想赌一把。

  【候选人】

  驴屎蛋(本名黄小山)

  48岁,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居住于奥北地区纳帕溪谷别墅区。

  年度标志性事件:今年2月,驴屎蛋作为唯一反对派居民代表,获邀与北京市政市容委组织的垃圾考察团,一同赴日本、澳门考察垃圾处理。而去年,他曾因抗议阿苏卫垃圾焚烧项目,被警方开出行政拘留5天的通知书。

  更多候选人内容请关注新京报网、京探网

  ■ 面对面

  想试试看能不能改变历史

  ●对话人:驴屎蛋

  新京报:你是个有钱人,现在从零开始开环保公司,不担心有“风险”吗?

  驴屎蛋:开律师事务所,让我拥有了现在富足的生活。其实在我人生规划中,从没和垃圾联系在一起。但经历这一年,我感觉,是历史选择了我,那我也想试一下,看能不能改变(垃圾)历史。

  现在优秀律师太多,少我一个不少。但为了环保不惜代价的人太少了。开公司前,我纠结了三个月,但还是决定了。

  新京报:谈谈你的新公司吧。

  驴屎蛋:这是个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名字是驴屎蛋的谐音。主做垃圾分类和废品回收。就是传说中的“捡破烂儿”。目前正在吸收股东,募集原始资本。当然,最重要的是政府政策的支持。

  新京报:但现在北京市政府已逐步推进垃圾分类了。

  驴屎蛋:我听很多人说,“现在政府搞垃圾分类,也有‘喊口号’‘作秀’的嫌疑,你去那些小区看看,真的分类了吗?”我也有同感,政府确实费了不少心思,但他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还能再完善,另一方面,居民的意识确实有差距。

  比如《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向市民征求意见,说垃圾不分类罚20到200元,你觉得这可操作性强吗?你能知道是谁没分类投放吗?总不能天天派人到每个垃圾桶前盯着吧。目前的垃圾分类投放率,政府也没公布。

  新京报:你开公司,是不是借环保人士的头衔和人脉资源,来实现自己的利益,或说为了出更大的名?

  驴屎蛋:在日本,你会看到一个开奔驰车的人,后备厢里整整齐齐分了几个垃圾袋,人家分类几乎到了无意识阶段。而在中国,要让人们形成有意识的环保,需要打持久战。人们常说低碳、环保,觉得这是时髦语,但有几个人真正做到了,你觉得常年“喊环保”的人,能持久吗?我不能强迫别人认为我是真环保,但常年停留在口头上的,就是伪环保。

  如果我开公司真的为垃圾分类做出了贡献,这是好名,这个名我愿意出。

  新京报:如果你公司某个项目的盈利,和公众利益发生冲突怎么办?

  驴屎蛋:盈利和大众利益发生冲突的项目,绝对不是个好项目。

  新京报:如果你开公司赔钱了,那你环保的积极性,是不是就会受到打击呢?

  驴屎蛋:尽管我很有自信,不过也可能会一赔到底,但我们需要去试验,如果这是场赌博,输了,我们认了。我也想让政府知道,环保,我们一直在付诸行动。

  如果我们成功了,让民众对垃圾分类有一种积极性,那中国垃圾处理的春天也就来了。

  ■ 大家问

  我们在用脚趟路

  谭嗣同(系网名,阿苏卫居民代表):曾经,阿苏卫地区居民环保和抵制建焚烧厂的热情冷了下去,你却坚持下来,请问你坚持的原动力和未来的动力是什么? 

  驴屎蛋:即使是那次集体抗议,我也不认为我们是在作秀,我们生活在北京,热爱北京,作为律师,那次的遭遇让我觉得不公。我要换种方式讨一个说法,这就是当初的动力;行动就是我未来的动力,我要让政府看到,我们不光会“指手画脚”,不光会批评政府,(垃圾分类)在政府看来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们也在用脚趟一条路。

  让居民入股

  陈玲(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在社区,黄小山会如何带头倡导绿色生活和节能减排的理念?对于他自己,垃圾分类和减量会如何处理?

  驴屎蛋:我正在和小区的人商量,用开公司商业运作的方式,实现自己小区居民垃圾分类自治。让小区居民入股,成为股东了,就从局外人变成局内人了,垃圾分类,也就从“应该”变成“必须”了。同时,我们正在分析这种模式的操作性和推广性。

  垃圾分类不能作为政治觉悟

  毛达(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历史学博士、环保NGO组织志愿者):你的公司运作起来,希望达到什么具体目标?在社会上形成怎样的效果?

  驴屎蛋:让垃圾未来定时定点分类的理念走上商业化轨道,使社区居民真正成为垃圾分类的主体。要达到的效果是,垃圾分类不能作为一种政治觉悟,而是形成一种自然接受的市场经济模式,这样才能持续下去。

  毛达:你作为一个环保的公民代表,怎样去代表居民?觉得哪些可为?哪些不可为?

  驴屎蛋:首先,我并不认为我是广大居民的代表,每次参加会议,我都会说,我代表我自己。如果我的理念能让民众、政府、专家认可,能被他们赋予我民间的意见领袖,那我会以理智和公正的心态,尽量表达大多数人的意愿。对民众利益不公平的,我要代表他们来说话,有时甚至要较真。

  外出带上烟头隔热袋

  王维平(北京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市人大代表、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副总工程师):你关心环境的热情会坚持多久?是不是昙花一现?怎样去感染身边的人?

  驴屎蛋:生命不息,分类不止呗,都到这份儿上了(投资开公司),你让我不坚持也不行啊。至于感染身边的人,我觉得写博客就是一种方式,我用文章鼓励网友,网友用留言鼓励我,这就是感染;我外出时,只要能想起来,我就会带上从日本买回来的装烟头的隔热袋,在公共场合一用,我都有种炫耀的心理(大笑),这对别人也是一种感染。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李天宇 摄影/京探网 胡宇SourcePh">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京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