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环保公报未执行 谁之过?

http://gongyi.sina.com.cn  2010年01月15日10:44  中国青年报

  湖南省涟源市蓝田办事处新新社区村民梁晓,几乎是掐着手指盼着2009年12月31日的到来。但是,长达一年半的期待很快化成了失望。

  在2008年6月印刷的《湖南政报》(湖南省人民政府公报2008年第12期)中,湘政发[2008]14号《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以下简称14号文件)规定:“省人民政府根据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工作的进度,分批公布取缔关闭、停产处理、淘汰退出、限期治理、搬迁等企业名单……湖南顺鑫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钢)淘汰退出,2009年12月底以前实施到位。”

  《中国青年报》记者翻开《湖南政报》,目录上方写道:“本刊是省人民政府规章的标准文本刊登的公文应当视为正式公文依照执行”。

  一边是村民手拿被当地人称为“尚方宝剑”的“14号文件”要求顺钢停产;另一边,顺钢有关负责人却坚称对“14号文件”并不知情,且已依政府指导,投入1亿多元完成多项环保设施,目前尚未淘汰退出。涟源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自2009年9月起启动相关程序,做了相关准备工作,将在2010年9月前完成该厂淘汰退出——这将比原计划延期9个月。

  村民:只有一个要求

  涟源位于湖南省中部,梁晓是当地环境污染的受害者之一。得知记者前来采访,梁晓家附近十来户居民纷纷前来反映顺钢的污染情况。

  据湖南省环保局湘环函(2007)258号《关于涟源市顺鑫钢铁有限公司污染问题处理建议的函》中描述,顺钢位于涟源市城区边缘,地处当地涟水河上游,紧临铁路,“周边居民稠密,环境敏感,工业生产带来的粉尘、烟气和噪声等污染扰民问题难以根本解决,建议对该公司实行停产关闭”。

  顺钢的两个炼铁高炉与梁晓家相距不到100米。梁晓说,自从2005年年底两个大高炉改造完成后,他就“再也不敢开窗户了”,因为一打开窗户就会有大量的褐红色灰尘飘进来。钢铁厂开工时,他一天要扫4次地,且“每天早上起来,鼻子都是生灰”。众多车间同时工作时产生的噪音,使周边村民在家“连说话的声音都听不见”。

  村民们纷纷表示,自2004年顺钢投产后,空气中飘浮的粉尘颗粒使周边居民患呼吸道疾病的人数越来越多。

  自2004年7月起,当地百姓多次向湖南省环保局等单位反映。湖南省环保局于2007年对铁厂的环境污染问题进行调查,称该公司“违反国家产业政策,存在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

  2008年12月24日,由环保部华南监测中心、湖南省环保局联合周边群众50余人在涟源宾馆举行座谈。在座谈会上,环保部有关负责人明确表态,无论上不上访,都将按期淘汰该厂。

  至记者采访时,禁令期过了12天。家住顺钢高炉对面的村民廖先生拿着“14号文件”的复印件说:“明明省政府已经下了公报,市政府为什么不执行?”梁晓说,现在“14号文件”就是老百姓的“尚方宝剑”,他和其他村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严格执行文件里的淘汰期限。

  顺钢:直到记者来了才看到“14号文件”

  《中国青年报》记者拿着当地村民提供的“14号文件”复印件找到顺钢董事长陈彩钟。陈彩钟表示,这份文件他们“从来不知情,还是你拿来我们才看到的”。该厂总经理李明用也表示,没有从政府那里收到任何书面或口头的关于“淘汰退出”的通知,公司对此毫不知情。

  对此,涟源市政府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市长陈铁军则表示,顺钢绝对知道这份报告,2009年9月涟源市委常委举行扩大会议讨论“是否延期淘汰退出”的相关问题时,该公司代表林振顺就在场。“我可以以人格担保。”陈铁军说。

  记者致电询问林振顺。林振顺说,当时的讨论会自己的确在场,且知道顺鑫钢铁公司可能会延期淘汰退出,但对“14号文件”,他并不知情。

  顺鑫钢铁公司是涟源市一个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其前身是当地一家国有中型企业——涟源市冶金建材总厂。2003年7月,建材总厂由于负债1.28亿元,拖欠职工工资等500多万元,经法院裁定破产。当年11月,福建投资人李明用等人以3101万元收购该厂产权,组建顺钢,自2004年起投产。该公司目前有职工1350人,其中安置原有国企下岗职工1100多人。

  据该公司专管财务的会计楼小姐表示,公司组建后,5年里共投资2.6亿元用于技术改造。从2007年至今,已投入超过1亿元用于各种环保设备的配置,包括各种除尘设备、消声器和废水回收利用系统等,“全都是达到国家环保标准的”。

  即使如此,当地群众仍坚持工厂污染问题依然严重。他们纷纷表示,只要工厂开工,记者就能亲眼看到污染情况了。对此,顺钢安全环保部部长阙继成在向记者出示了由涟源市环保局于2009年4月17日发出的《湖南省排放污染物许可证》后说,“群众要我们开工,我们还巴不得马上开工给你看看呢”,只不过由于停工太久了,需要制氧车间先运转五六天,炼钢炼铁车间才能正常运转。

  记者抵达工厂当天,由于周边居民的阻挠,工厂已经由于原材料运不进厂而停止生产。居民聚集不愿离去,怕一离开工厂就会开工。

  阙继成说:“涟源市或娄底市(记者注:涟源为娄底所辖县级市)的环保局,每个月都会至少来督查督办一趟,每3个月都要来通过仪器测水气噪音等,除了一些小地方需要立即整改外,都说我们很好,数据都达标。”

  涟源市环保局局长陈政玺说:“钢铁厂要做到零排放是不可能的,对老百姓肯定有影响。”但是,娄底市环保局监测站实时数据显示,顺鑫钢铁厂排放的废水、废气和噪音值“都基本达到国家排放标准”。

  阙继成承认,2004年刚投产时的确有污染现象。他认为,群众上访反映的,也是那时的情况。阙继成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于2009年12月1日总结的《湖南顺鑫钢铁有限公司环境保护情况汇报》。其中,顺钢称公司在2005年实行全面技术改造前,“高炉煤气未经处理直接向空中放散排放,每天降尘达8~9吨,加之出铁时红色的蘑茹云粉尘污染,使得高炉区上空黑色的浓烟滚滚,遮天蔽日……”这与当地村民提供的一张自制视频光碟中显示的污染情景十分吻合。不过,当记者问村民光碟反映的污染情景主要于哪一年拍摄时,有的村民说是2007年的,有的说是更早以前的,莫衷一是。

  阙继成说,自2005年起,公司开始全面技术改造,且自2007年起,开始根据市政府的指示,不断投资实施环保项目更新。“群众也要看到我们在完善,不能不给我们整改的机会,就一句话,要让我们关闭。”阙继成觉得顺钢有点“冤”。

  “如果政府要我们关,我们一定关,但要有政府下达明确批文;同时,关也要有一个过程,至少要给个半年,有那么多职工,那么多技术人员,我们和人家都签合同的,有那么多善后工作,总要留点时间处理,哪有说关就关的?”顺钢董事长陈彩钟说。

  “现在工厂根本开不了工了。”陈彩钟说,“但是,我们仍然相信政府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

  市政府:关是一定要关的,但需要一个过程

  涟源市宣传部部长李郁林告诉记者:“关是一定要关的,2010年里肯定要关。不过,具体还要通过政府、企业和群众三方通过妥善协调解决,拿出最优方案。”

  据涟源市副市长陈铁军表示,市政府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份公报了。陈铁军说,作为地方政府,“一定坚决执行国家政策,坚决执行省人民政府的指导精神”。

  既然省政府公告的淘汰退出日期确定为2009年12月31日,那么,为什么顺鑫钢铁公司至今还没有完全淘汰退出呢?

  对此,陈铁军说,2009年9月,涟源市市委常委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专门就“14号文件”展开讨论,要求做好相关准备工作,同时也启动了相关程序。他说,我们根据目前的工作进度,需要到2010年的9月30日才能完成。因此,涟源市委常委会决定,打算让顺鑫钢铁公司在那时完全退出。“但是,我们仍然会尽全力加快工作力度,越快越好,争取尽快完成,绝不拖延。”

  “顺钢淘汰退出,这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这个退出的过程,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冲。”陈铁军说,“我们既要让群众满意,也要让省政府满意,同时要把企业的损失降到最低,还要确保(社会)稳定,我们正在其中找到结合点。”

  2009年12月,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委员会向娄底市政府下发2009年1号文件,称“请娄底市人民政府协调涟源市政府做好相关工作”。

  陈铁军坦承:“要‘做好相关工作’,难度很大,关键是保民生的问题。”他说,只要顺钢一淘汰退出,就会有1000多名职工面临失业。“产业工人要保生存,政府目前面临的压力很大。”

  关于产业工人的安置问题,陈铁军表示,“1000多名职工在安置时,一定会根据《劳动法》的规定,对涉及职工利益的一定会坚决维护,依法保障职工应享受的待遇,如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等。”陈铁军说,涟源市政府会监督顺钢认真履行好相关的法律义务,并已在2009年12月22日派了一个工作组进驻企业,专职处理职工的安置问题。

  陈铁军还说,顺钢作为涟源市的招商引资企业,“市政府也应该对投资商有一个交待,不能不管人家生存,这不是和谐社会的体现”。目前,市政府正尽全力协调周边的相关企业,如涟源钢铁等,把进到厂里的各种矿粉、矿石等原材料消化掉。“这个工作也是非常难做,企业不会很主动去处理这件事,现在又落到政府头上,工作又很细,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协调很多方面的矛盾。”陈铁军说,如果到今年9月底期满时还没有处理好,只能强令顺钢淘汰退出了。

  那么,涟源市政府没有按“14号文件”的规定,在2009年12月31日对顺鑫钢铁公司实行淘汰退出,是否征得湖南省政府的同意?

  陈铁军说,由于金融危机冲击,其实早在去年5月中旬,“我们感觉到,在这个时候关闭企业是不合时宜的,涟源市委市政府就有希望顺鑫钢铁公司能延期关闭”。政府还为此召开了当地群众的座谈会,请当地村组的群众代表发表看法。“现场也有反对的声音,但不多,绝大多数群众代表是支持延期关闭的。”

  围绕能否延期淘汰退出这个问题,陈铁军说:“去年9月以前,我们也向省里作了汇报,省里明确表示,2009年年底,根据情况再来确定。”今年1月上旬,“我们也向省里和娄底市人民政府反映了实际情况,并请示把9月30日的淘汰退出期正式确定下来。”

  陈铁军说,虽然没有得到省里正式的书面指示,但“在省里和娄底市政府的口头指示里就说了,让我们一定要‘确保稳定,实事求是,保护群众的合法利益’。对此,我们的理解是,我们要首先确保稳定,并维护好方方面面的利益”。

  “在我们看来,从今起的9个月,应该叫过渡期,稳妥推进。”陈铁军说,“群众不理解为什么还要延期9个月。他们不知道,关闭这么大一个企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要消化掉各方面的压力和矛盾,需要政府投入很多的心力来解决。即使是从去年9月开始着力解决,时间也远远不够,希望能得到群众的理解。”(记者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梁晓”为化名。) (文/本报记者 郑加良)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