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陈统奎:做品牌农业再造故乡

2015年10月27日 14:20  新浪公益

  这是第六个故事,主人公叫陈统奎,“Farmer4”成员之一。

  在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有一个古村落叫博学村,仅有300余人,这是陈统奎的家乡。2009年之前,贫穷、落后是许多人对这片土地的记忆。“村民住的是十几平米火山石砌起来的平房,家中要是来个客人,晚上连落脚的地都没有”,陈统奎说,“但6年之后,200平米的大房子已是常态。”

  在很多人看来,这种改变或许与博学村的新农村生态建设不无关系。而说到博学村的“故乡再造”,又不得不提陈统奎的故事。

  2001年,作为村里第一个跃出“农门”的大学生,陈统奎手中握着全村人凑的学费,离开小岛到大陆去念书。2004年大学毕业后,陈统奎先后进入《新民周刊》、《南风窗》担任记者,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

  但他心里仍然记挂着遥远的那片土地,“家乡那个村子,很落后,连自来水都没有。”不久后,陈统奎的生活轨迹便迎来了新的转变。

  2009年,陈统奎去台湾参访桃米生态村。在那里,陈统奎仿佛看到了自己故乡的影子。改造前的桃米生态村和博学村一样,贫穷、落后。但在一对记者夫妻的带领下,昔日的山村如今已经成为台湾的重要生态社区营造和乡村休闲旅游目的地,一年吸引超过50万人次的游客,仅旅游收入一年就有2200多万元人民币。这给同样身为记者的陈统奎很大的震撼,他觉得,自己也可以为家乡做些什么。

  陈统奎真的回去了。借鉴日本和台湾的社区营造经验,他组织村民选举产生博学生态村发展理事会,跟政府争取了一些资金,组织村民铺水管、电网、铺路,风风火火地开启了整个村庄的再造之路。

  有了水有了电,然后呢?“干了几年后,我爸就成天问我,你折腾了半天,钱呢?你不能忽悠村民啊,大家跟着你干,最终是为了要赚钱啊,”陈统奎意识到,没法让村民过上好日子,再造故乡是空谈。

  他想到了民宿,要吸引游客进来,得有地方让人住。随后,他又请来韩国艺术家,在村里住了20多天,在村头村尾留下了很多关于蜜蜂的雕塑。他希望以后人们提到蜜蜂,就能够想到海南岛上有个“蜜蜂共和国”。

  “一来二往,外出打工的村民都纷纷返乡。生活也好了起来,最重要的是对生活有了信心。”陈统奎回忆说,当初村里修自行车道没有钱,只能出面和村民借。而如今,村里准备翻修老村门,光是村民们就主动筹款4万多。

  如今,博学村已然成为了一个乡村休闲胜地。

  去年,陈统奎又创立了“火山村荔枝”品牌,带领返乡大学生团队,出售村里不使用化肥、不使用除草剂、低毒低度地使用农药的古法种植荔枝,市场售价曾高达66元一斤,这让博学村一批荔枝农户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

  有意思的是,陈统奎不仅自己“卖荔枝”,还组了团,跑到全国各地开起了演唱会。

  他和维吉达尼创始人刘敬文、乡土乡亲创始人赵翼和新农堂创始人钟文彬四个“新农人”成立了Farmer4组合,简称F4。知名媒体人杨锦麟曾笑称,“这四个男人,一个卖荔枝的,一个卖干果的,一个卖茶叶的,还一个做农业自媒体的”。

  就是这样四个脚沾泥土的80后男人,先后在上海、北京、深圳办起了演唱会。尽管他们唱歌跑调、票价甚至高达1888元,但同样一票难求。

  这样还不够,陈统奎还跑到了LV店、苹果手机专卖店旁边请大家吃荔枝,在他看来,这都是“和消费者谈恋爱”,靠文化创意去做农业价值的提升者,用真诚换消费者真诚的心。

  2014年,“Farmer 4 农业创新”获得了责任中国公益盛典年度公益行动奖,颁奖词这样写道:公益界的F4,农业创新,再造故乡,脱去灰头土脸的落后躯壳,留住乡土文化的价值内核。以突破传统的营销,倡导传统生产模式的回归,以消费的物质力量,支撑对故乡的情怀与坚守。

  但陈统奎和博学生态村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他想把品牌农业的事业做大,把村里所有的大学生都招进来,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学生创业团队。陈统奎这样描述着自己心中的“理想国”:把博学村打造成一个结合有机农业、生态保育和休闲体验的教育基地。他说,他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探索。

  他这样活着。在别人跃出“农门”的时候,他跳入“农门”;在别人“逃离故乡”的时候,他选择再造故乡,这是他为这个国家负责任的方式。

  关键是,这样活着,很酷!

  中国财富: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陈统奎:故乡对我来说很具体。一个村庄、一个村庄里的火山石老宅、一个村庄里的火山石古井、一个村庄里的火山地、一个村庄里的荔枝树,一草一木,不抽象。故乡跟我小时候相比有很多变化,但如果跟别人被破坏的故乡比,我的故乡可以说没有改变,一个传统的农村,没有工业化、城市化,保留着原生态的坏境。

  中国财富:作为责任中国2014公益盛典获奖者之一,你如何理解“责任中国”?

  陈统奎:这是一种社会属性。用王振耀的话讲就是:如果一个企业家你不跟别人谈你的社会责任,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聊天了。我觉得在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是野蛮生长,拼命地去赚钱,从今往后,大家可能更关心的一个企业的社会属性。今后企业更多的是通过市场活动去营造品牌,而市场活动影响最大的就是真正去帮助社会,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建设中去。

  最后,统奎有话对大家说:

  我在做品牌农业火山村荔枝,再造故乡,这是我的责任中国。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