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老兵讲述:为救新兵连舍命负伤

2015年09月14日 10:59  京华时报
老兵讲述:为救新兵连舍命负伤

王荣昆拿着参军时的照片和奖章,回忆着抗日的故事。 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我叫王荣昆,河北任县人,1922年6月出生,今年93岁了。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初期我就报名参加了八路军,在129师作战部队,我们团当时是主力中的主力,电视剧《亮剑》里边的原型王近山,就是我们的副团长,日本兵见到我们团都害怕。后来我由于腿部受伤,在后勤机关工作。

  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的初期,华北冀中地区非常混乱。日本兵南下,来到一个村庄就毁一个村庄,民不聊生。

  那年我16岁,正是身强体壮的年龄。因为八路军就驻扎在邢台附近,我就有了去参军的念头。当时经常传唱一首歌,“中华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是带着一种责任感,和同乡一起离家去参军。

  在新兵营里,我们接受了两个月的简单训练。那时候的训练和现在没法比,根本不成体系,就是速成。训练完毕后,我就被分配到了129师386旅772团,旅长陈赓的部队,副团长是“王疯子”王近山。

  从武器装备来看,我们的装备很好。很多地方部队子弹只有几发,而我们,当时每人身上装着20盘子弹,每盘又装着5发子弹,一个连就配有4挺轻机枪,一个营有4挺重机枪,团里还有4门迫击炮。看到日本侵略者,我们就是一句话,“冲上去,打”。

  记得我第一次参加战斗就是刚刚被补充到129师后不久,那场遭遇战,敌人无数次发动冲锋都被我们打了回去,最近的时候,敌人只距离我们十几米。

  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日本兵才撤退。后来清点人数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指导员已经牺牲了,连长也负了伤。在此之后,我经历的战斗,由于我们的装备好,战士体能强,总是打胜仗。

  伏击日军一直追着打

  我们团距离陈赓旅长的旅部很近,战斗的时候,他经常出现在我们前线。记得有一次伏击战,我们埋伏在了日本部队必经之路上,当时公路在山沟内,两旁是土坡,我们连队埋伏在了土坡的一侧。

  那场战斗由于时间紧迫,我们部队并没有按照预定埋伏到山坡的另一侧,伏击也就失去了地理优势,无法使敌人两面受敌。当日军进入伏击圈后,先头部队已经进入山谷另一边,团长的枪响了,趴在山坡上的我们便也开始射击。

  日军中枪后,好多日本兵以为土坡两侧都有人,就开始仰头射击,我们扔出了三五个手榴弹后,日本兵才知道我们只在土坡的一侧,于是开始下意识地往另一侧山坡上退,一部分日本兵准备原路撤退。

  这个时候冲锋号吹响了,我右手托住枪,左手撑着地,一步就跃了起来,然后双手端着枪,开始往下冲锋。冲锋的时候不能胡乱冲,也是讲究散兵队形的。

  当时我跟着我们团,冲了上去,跑到山下还用枪打了一个日本兵,最后根本没轮到我们拼刺刀,全用子弹解决了敌人。这场战役后来就是一场歼灭战,只有一小部分鬼子跑了回去。

  亲眼见证日军实行三光政策

  1940年前后,日本侵略者疯狂地实行三光政策,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一天,部队转战到了山西的武乡县附近,侦察发现附近有日军在活动。我们站在山坡上看到远处一个村子已经冒起了黑烟,这是日军在烧杀抢掠,部队很快集结,向冒烟的村庄行军,但还是太晚了,当部队赶到的时候,日军已经撤走。

  而这个村子的房屋全都塌了,被烧成了废墟,整个村子一片死寂,屋门口散落着横七竖八躺着的老百姓的尸体,猪圈、鸡舍,到处都是被翻过的痕迹。

  当时很多年轻战士都哭了,我也是心里不好受,开始咒骂日军。有人提出来去追赶日军,进行一次报复,但是被上级驳回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人家烧杀后去哪了,有多少人,在大山里,更别说追赶伏击了。

  舍命救新兵连负伤

  1940年中下旬,百团大战开始了,当时我已经是通信班长了,部队传达任务,都是由我负责。

  那一年,我们营的部队在山西的昔阳县附近作战,部队正在行军中,我们发现山坡的另一侧也有一支部队正在行军,发现对方是敌军后,我们与他们展开交火。

  战斗中,副营长受伤,副参谋长将自己的战马让给了受伤的副营长,并命令部队后撤。我让通讯员跟着护送营长先撤,随后安排其他通讯员通知各个连后撤,由于当时的11连是新组建的,其位置又比较靠前,剩下新兵连还没有通知到,于是我向新兵连的位置跑去,就在此时,一声枪响,我就感觉腿脚支撑不住自己,“啪”的一下,摔倒在草丛里。新兵连当时看到我摔倒了,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我打出手势,示意他们撤退。之后,我又尝试着站起来,刚把身体撑起来,站都没站就倒下了,我低头往脚下一看,“挂彩”了。

  各个部队都已经撤出前线,新兵连也从前方有秩序地撤了回来,几名小战士架起我就往后方跑。

  “你们别管我了,我脚负伤了,走不了多远,只能拖累你们,你们跟着部队先走。”几名战士把我放在了一个隐蔽点的石头后去追赶大部队了。

  当时地处半山腰,我身边就是山涧。我爬了几步,就从山上滚了下去,心想总比被日军俘虏了强。

  从山上滚下来后,我又支撑着往前爬,也不知道爬了多久,身上全是血,但是一点儿都没感觉到疼,最终我爬到一条大路边上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正碰上决死队的同志路过,他们通知附近的老乡后,我被辗转送回了部队。

  讲述·儿子

  教育孩子不占公家便宜

  我是王荣昆的小儿子,1958年生人,今年57岁。从我记事了,父亲就一直在部队工作,一心扑在部队的建设上。我印象当中,小的时候除了春节,很少能看见父亲的身影。小的时候有些不理解,但是后来我稍微长大点儿了,也渐渐明白了父亲,从那个艰苦的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把工作和事业,当成了一生奋斗的目标,他们并不追求金钱和地位,而且,他们从来不占用单位或者组织上的东西,哪怕是一张纸。

  记得有一次,我有事,需要写点材料,就到父亲的屋子准备拿一张稿纸,父亲当时就抓住了我的手,跟我急了。“这是单位给配的稿纸,你不能用他干别的。”

  父亲认为,这是公家的东西,不能干私事。

  讲述·邻居

  为人和善朴实

  我是王荣昆的邻居,认识他已经快10年了,他是一个为人低调的老人。起初老人并不过多提及当年参加战斗时的事情,尤其是负伤的那次,要不是有其他邻居曾经跟王荣昆是一个单位的,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一个老革命。

  王荣昆老人虽然已经93岁了,但他身体依然硬朗,每天下午,午觉过后,他总准时出现在家门口的小石台旁,与邻居们下棋。为人很和善朴实,有的时候观棋的人因为棋局会和王荣昆老人的对手吵起来,但王荣昆老人总是和和气气地开导双方。

  他虽然岁数大了,走路拄着拐杖,但从大踏步的步伐中也能够看出,他是军人出身。这大概就是当年抗战时期形成的优良传统吧。

  京华时报记者王晓飞

  老兵档案

  姓名:王荣昆

  年龄:93岁

  住址:云岗南区9楼1-1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链接

京华时报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