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一个县城社工的“蜕变”

2017年10月11日 11:56  中国青年报

  在县城做社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在浙江温州瑞安,80后的社工梁峰一个字回答:“难!”然而,他却从来没放下,“坚持到了最后,就成了信仰” 。

  在县城做社工,没有钱、没有人手,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怪物”,别人不解,戳着脊梁骨议论:不赚钱,还整天帮别人,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了?

  “有!”梁峰以自己的行动做了肯定的回答。这几年,他专注于“拉回悬崖边的孩子”,有一些孩子犯了事儿,但情节轻微,当地检察院本着保护的原则,对孩子实行附条件不起诉,但考验期为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考验期满,没有发现 这些孩子新的犯罪行为,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当地团组织和检察院找到梁峰,让他作为社工介入,在考察期内帮助这些孩子,确保他们不犯罪的同时,还要让他们重新回归社会。别说在县城,这件事放在大城市也算新鲜,与这些年轻人打交道,实在是难。

  梁峰和这些年轻人交朋友,帮他们找工作。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他动脑筋、想办法,“土洋结合”,不计成本,效果最大化帮助年轻人。

  现在,梁峰已经在县城小有名气。“做公益,什么都要靠自己,变化的是公益,成长的是自己”。

  从最初的个人志愿者,一个人做好事;到成立志愿者组织,带着一群人做好事;再到痛定思痛,决定“净身出户”,从“好心人”转身“公益人”,成立公益组织;机构专职人员,从只有自己一个人,两年后,变成了3个人。今年,梁峰还成立了全国首个由民间慈善组织筹建的未成年人观护基地、全国首个认定为“慈善组织”的民间草根机构。

  他语气坚定地说:“我们经历过不被理解、黯然神伤的日子,但我们坚持了下来。”

  他毫不避讳公益带来的“溢出效应”:“我自己从社会治理的‘旁观者’变为‘参与者’。作为一名普通县城青年,可以与当地政府部门的头头直接对话。”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地去适应去磨合,找准自己的目标——解决青年社会问题,发挥出青年社会组织在政府与群众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做好政府工作的有效补充。”梁峰说。

  梁峰心中有一个愿景:“致力于未成年人素质教育,铺就每位失足未成年人新生之路。”

  相对于改变别人,在县城做社工,蜕变最大的,是梁峰自己。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