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九寨沟生死一夜

2017年08月14日 10:53  
武警战士抬受伤游客通过塌方路段。武警森林部队/供图武警战士抬受伤游客通过塌方路段。武警森林部队/供图

  在8月8日发生的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中,神仙池路口至九道拐路段成为重灾区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仅此路段,就有4人遇难。

  当晚,成都导游李唐带着25人组成的旅行团,正准备前往早已订好的九寨沟附近的酒店。如果一切顺利,他们本该在第二天进入“人间天堂”,赏九寨美景。谁知道,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把他们扔进了一个“孤岛”:前后均有塌方,路上漆黑一片,大地不断晃动,四周石块滚落。

  不过,就在主震结束后不久,一束手电筒的灯光唤起了他们的希望。从122林场里出来勘查情况的中建三局搅拌站工人,在那个夜里,成为170多名像李唐一样被困塌方人员的守护者。

  地震惊魂

  地震发生时,李唐突然觉得自己左手边的树木都在摇晃。在九寨沟旅游线路上带了5年游客的她,第一时间猜想,“这是发生泥石流了吧?”

  一辆小轿车此时超过了她所在的大巴车。那辆车走了30多米时,李唐突然看到前面落石头了。她这才意识到,地震来了。

  大巴车司机紧急踩了一脚刹车。李唐至今想起来仍觉得是“万幸”——前面掉下来一块看起来有几百斤重的大石头,砸中了大巴的挡风玻璃。若是一脚油门开过去,这块石头将正中大巴车中部,人员死伤恐难避免。

  前后双向塌方,地不断地摇。一车来自山东的游客很多人在黑暗中慌了、哭了。李唐赶紧安抚他们的情绪,她大声喊:“别慌!现在下车,离山体远点,拿好自己的贵重物品和厚衣服,其他行李不要了,保命要紧!”

  除了李唐的电信手机,其他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她赶紧想办法跟外界联系,但是电话打不出去。大巴车司机和旁边的一位散客司机决定去探路。如果还留在原地,路两旁都不断在塌,他们无法预知有何危险。

  李唐嘱咐他们,手机现在失去作用了,司机必须在半小时内返回。她让游客暂时不要动。路上没有一丁点的亮光。突然,很多人朝他们的方向地跑了过来。李唐问他们:“前面怎么样啦?”对方只答了句:“垮得厉害,走不了!”

  探路的司机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回到了大巴附近。左右的路都走不通,周围没有空地。他们束手无策,只能在原地等待。直到又过了约20分钟,一束手电筒的光照过来。有人冲他们喊:“有没有人?”

  李唐赶紧喊回去:“有人有人!”

  那一刻,她觉得希望来了。

  林场自救

  那天,中建三局九寨项目部安全总监孟庆虎来到了南坪林业局122林场。那里有他们单位的搅拌站,也有林场的护林员。几个人正在屋里说话,突然间,一阵剧烈的晃动袭来。孟庆虎被从凳子上震了下去,站都站不稳。随后,他们赶紧往屋外的空地冲。

  8月12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122林场时发现,孟庆虎当时所在的屋子虽然没有整体垮塌,但是砖瓦房的承重部位已出现明显裂痕。122林场的白色牌子已经被震了下来。房屋门口的路有很大、很深的裂缝。

  主震过去后,孟庆虎组织清点人员,检查122林场里搅拌站所用的设备情况。确认没问题后,孟庆虎想到,现在是旅游旺季,说不定路上会有需要帮助的游客。于是,孟庆虎带上七八个林场里的年轻小伙子,带上安全帽,拿上手电筒,到主干道上巡查。

  倒下的树木和巨大的石块横在路中间,道路起拱、裂缝明显,两边的路在同时“飞”石头。他们一边走一边拿手电筒往前照,大喊着“有没有人”!

  直到走了四五百米,他们听到了回应:一片哭喊声。

  孟庆虎安排了两个人先把这一批人带回林场,其他人继续往前走。最难走的地方,大树就横在路中间,“手脚好的人过去都难。”

  孟庆虎赶紧跟困在另一侧的游客说,“你们得自救啊”。于是,一堆人七手八脚地开始扶起对方。林场的职工和没受伤的游客站在树上,一个个拉了过去。其中一位北京游客,由于腿部受伤,自己先爬过了树底。

  还有更难的路。孟庆虎喊人回去开装载机过来,两个开装载机的小伙子二话没说,开着机器就到了现场。沿途,他们清理满地的石头,让路面稍好通行。

  随后,伤员被林场的人装进了装载机的铲斗里,一个个运进了122林场的空地上。其中,还包括两具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的遗体,以及两名无法行动的重伤员。

  孟庆虎一直以为自己没走多远,直到第二天白天获救后,他才搞明白,原来自己和林场的“救援队”在持续塌方的路段,行进了两公里有余。

  李唐跟在自己游客队伍的最后,也进了林场。她事后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我真的特别感谢他们。他们拿命救了我们。要是他们没来,后果我不敢想象。”

  死亡来临

  122林场位于九道拐和神仙池路口的中间。从主干道的一条窄岔路进来,就是林场。它三面环山,当晚滚石不断,但也是170位游客得以安身的唯一庇护所。

  在九道拐工作了39年的老护林员李如林原熟悉周围的山体和植被,他知道,在主震结束的那晚,林场还是安全的。山体滑坡也暂时不会威胁到这片空地。

  170多名与他们素昧平生的人被陆续带到了林场。李如林和林场的近20位工人把自己的衣服、被子,工作时用的安全网全都搬了出来,给游客保暖。他们顾不上所有人,便优先照顾起了老人、孩子和伤员。

  在茂密的森林里,这位老护林员第一次“不顾原则”。孟庆虎和他商量,把周围的树枝砍一些来,生了五六团火,在九寨沟寒冷的夜里,给这些外地游客取暖。“出了什么问题我负责。”李如林说。由于腿脚不便,他只能在大后方帮忙做一些后勤保障。

  多数游客从没经历过地震。李唐也没有。汶川地震时,她还在外地读书。她理解游客此时对地震莫名的恐惧。小小的余震,清脆的或是轰隆的滚石声都会引起一阵恐慌。

  救人者和导游们想办法去安抚游客的情绪,可是更严重的问题发生了,一男一女两个重伤员流了很多血,他们却毫无办法。

  他们在游客里找到一位来自上海的女医生,但是没有药品,伤情太重,她也毫无办法。后半夜两点多时,那位昏迷的男性游客没能挺过去,失去了生命体征。而另一位重伤的女游客,从被救出时腿部就已经断成了3节,失血极多。

  这位女游客很年轻,求生的欲望深深刻在她的眸子里,大家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越来越衰弱。而8月8日,正是她的29岁生日。

  此刻,没人知道他们会在这个看似安全的“孤岛”里待多久,也不知道这摇个没完的大地和松垮的山体何时才会平静。

  安全返回

  当李唐在122林场度日如年时,武警九寨沟森林中队的战士们正在神仙池路口处试图向里突进。但是直到后半夜,路上塌方太过严重,他们依然没能突进成功。只得暂时在神仙池路口等待机会,并安抚在神仙池路口滞留的100多名游客。

  第二天天刚亮,武警四川省森林总队作训科科长马志鹏、武警甘孜州森林支队副支队长王力承、武警四川省森林总队作训参谋甘玉泉与武警九寨沟森林中队的指导员林远扬、战士周凯、张绍建和廖海洲就组成了突击队,强行进入仍在塌方的神仙池路口至九道拐路段。

  路上,他们遭遇了迄今为止最强的余震。几个人为躲避,跳下了护栏,藏身于前一天落下的巨石之后。他们也在“赌”,如果新的巨石压过来,两块石头将把他们压成“零件”。马志鹏和王力承也在过程中受了伤。

  他们到达时已临近中午。眼前是200多名被困群众,30多名伤员,8名待抢救的重伤员,以及4具遗体。林场搅拌站的职工已经把自己的粮食全都熬成了粥,供200多人当早饭。

  彼时,突击进来的武警战士也一夜没吃饭、没合眼。他们的到来,点燃了受困游客的希望。但是,更大的困难也等着他们。

  撤退到神仙池路口的路段依然危险,可是,“再困在林场一天,谁都不敢保证这些人的安全”。孟庆虎直言,下了一场雨、随后又暴晒,再加上余震,滑坡的危险比前一天还大。

  几方商量之下,武警森林部队的指挥部下达命令,要求武警官兵对受困群众进行大转移。

  李如林谈到了那天他离开林场时的见闻。“武警站成人墙,观察山体滑坡的情况,把我们挡在身后。”老护林员红了眼眶,激动地说,“他们也是人,父母也宝贝,就在我们身前挡着……”

  走到神仙池路口的安全地带,原本压抑着情绪的游客很多人都哭了。随后,他们坐上政府安排的大巴转移到九寨沟县城,并在次日坐上了返回成都的大巴。

  为了职工的安全,如今的122林场里暂时没了20几位职工的身影,那一晚留在地上的一滩滩血迹也已被冲掉。但装载机铲斗里的被子,垃圾堆里拿来临时止血用的碎布条,剩下的半盆泡菜,仍提醒着后来者,8月8日的大地震中,在寒冷和恐惧之外,还有一场不离不弃的救援。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