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变形的“天堂”

2017年08月11日 11:25  中国青年报
8月9日,在四川省九寨沟县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停车场,两名滞留游客收拾行李准备撤离。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摄8月9日,在四川省九寨沟县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停车场,两名滞留游客收拾行李准备撤离。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摄
8月9日12时42分,阿坝州公安消防支队官兵在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找到了一名酒店员工的遗体。在将遗体抬出酒店后,消防官兵向遗体脱帽默哀。汪龙华/摄  8月9日12时42分,阿坝州公安消防支队官兵在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找到了一名酒店员工的遗体。在将遗体抬出酒店后,消防官兵向遗体脱帽默哀。汪龙华/摄
8月9日,在四川省九寨沟县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停车场,救援人员合力将物资运输车辆推上斜坡。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摄  8月9日,在四川省九寨沟县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停车场,救援人员合力将物资运输车辆推上斜坡。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摄

  8月9日18时许,四川省九寨沟县7.0级地震发生21个小时后,22岁的绵阳师范学院大三学生姜洲穿着睡衣和一件呢子大衣,拖着行李箱,在国道544线(原S301线)路边等待撤离。原本滞留在这里的游客已陆续离开,只剩上百名酒店工作人员依然留在现场。

  原本再过11天,姜洲就将结束在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以下简称九寨天堂)的实习,返回学校。

  地震发生时,姜洲正躺在六楼宿舍的床上玩手机。突然断电,无处躲避,小姑娘拿着被子便蒙住了头。她尖叫着,可没人回应她。

  与姜洲一同来九寨天堂实习的同学有30名,目前还有同学仍在继续实习工作。9日,姜洲已经和部分同学转移到了距离九寨天堂数公里外的甲蕃古城。其中一名女孩仍穿着前一晚的工作装——一身民族风的红色绒裙。她在九寨天堂的川菜馆工作。当时她就站在川菜馆的二层,据她说,那是九寨天堂地震现场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但是甫一提及更多的细节,她便瞬间收起了笑容,毫不犹豫地表示拒绝回忆当时那可怕的一分钟。

  当晚,缓过神来的姜洲赶紧从漆黑的楼里跑了出来,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她手机电池里的一点点电很快耗光,家里人与她失去联系,被吓得快晕了过去。

  “瞬间停电了,然后剧烈摇晃。我当时就本能地往外跑,什么都没空想了。”另一名酒店员工说。九寨天堂的员工在9日已经知晓,他们有1名同事遇难了。

  8月9日上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现场看到,姜洲所住楼房的外墙已经出现了一条约5米长的明显裂痕,九寨天堂大门口的旋转门已经严重变形,周边满地的碎石。从外部望去,酒店被钢架支撑的玻璃主体部分尚在,但边缘处已见明显破损。

  “独特的设计使之形如一个在玻璃中庭保护之下的古老城市,将美仑美奂的室内装潢与令人心醉的室外天然美景完美融合。”这是九寨天堂的官方介绍。如今,这里原属于五星级酒店的华丽与灯火通明,随着大地突然的剧烈摇动,戛然而止。

  迈进被挤压变形的旋转门, 扒开垂在门口的一根电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进入了酒店大堂。大堂右侧,两座栩栩如生的白牦牛雕像躺在地上。大堂左侧,几只鸭子卧在水池边,静静地望着在浑浊的池水里游泳的锦鲤。

  每走几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就必须抬头,以检查一下正悬在头顶上的玻璃会不会突然掉落。当余震来袭,整座玻璃穹顶都会发出“轰隆隆”和“哐哐”的响声,与外面山坡滚下落石发出的清脆的“哗啦啦”声遥相呼应。

  跑掉的黑球鞋、只写了一个菜名的点菜单、不知是从谁的衣兜里掉落的1元纸币、 落在地上的“阿坝特色名小吃”牌子……在这个被白色钢架和透明玻璃笼罩的大堂里,藏餐厅、酒吧、川菜馆,一幢幢藏族风格的建筑像被剥了皮一样,外墙倒塌,内部钢筋混凝土的结构柱若隐若现。地震发生时尚未烤熟的羊腿还挂在烧烤架上,一排调料碗还摆在桌上,但都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8月9日12时42分,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公安消防支队的战士们在九寨天堂内找到了1名酒店员工的遗体。

  踩着“咔咔”作响的碎石和碎落一地的钢化玻璃,又迈过扎满钉子、横卧在地上的木质门框,消防官兵用木板抬着遗体,穿过两道玻璃门和整个大堂,不时抬头看一眼摇摇欲坠的玻璃穹顶,最后将遗体摆放在酒店门口的遮阳棚下。官兵们在遗体两侧站定,脱帽默哀。

  截至9日16时,消防官兵在酒店内共救出重伤员4名,找到遇难者5名,其中有4名游客和1名酒店员工。

  酒店外,在距离九寨天堂目测距离不到两公里处,高耸的山峰一直灰尘漫天,山上有明显的滑坡痕迹。

  据阿坝州消防支队参谋长卢志华介绍,目前九寨天堂“总体有变形,局部在倒塌。稍有大的余震,二次倒塌的危险性很大。”这也为救援工作增加了难度。

  在九寨天堂之外,是被世人称作“人间天堂”的九寨沟。在一地的碎石和裂缝里,在高山上此起彼伏的落石声中,有人捂着脸强忍悲痛进入现场,想寻找自己失联的女儿,有人在无法前行的地方就地等待,想找机会重回九寨县城里的家。

  游客走了,姜洲和百余名周边酒店的员工还在等待撤离。她与还未离开九寨沟县的12名伙伴汇合。

  18时许,在路边待了一会儿后,他们和一群陌生人挤进了同一顶帐篷。13个彼此相偎的年轻人相信,等到天亮,他们就可以马上离开这个天堂,回家。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