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朗读中的TA 如果无书可读

2017年04月21日 11:03  新浪公益

  “有感情地朗读课文。”小时候老师总是这样教导我们,很多课文后面,都有这样一句话。每一天的语文课上,总是伴随着朗读的开始。老师让全班齐读课文的时候,我常常会不好意思动着嘴巴不出声,有时候,还会觉得这篇课文没有意思,不如我喜欢的那本书里的句子。

  直到一天,在电视上看到央视的《朗读者》,忽然想起那时的我。才明白朗读只是一种依托,在某一刻,文章的情绪和我的情绪产生了某种共鸣。

  忽然,我很怀念小时候的朗读课,“盼望着、盼望,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当时读过的句子浮现在我的脑海中。那些稚嫩的,苍老的,紧张的,从容的,沁人肺腑的,带着乡音的…而我才豁然明白,谁是朗读者,为谁而读,读着什么,缺一不可。

  朗读源自阅读。阅读,是日常的一部分。通过阅读去触碰自我,连接世界,憧憬未来而有所行动。然后,读到那句话,“…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我想放声读出来。

GIF格式图片,朗读者节目宣传图GIF格式图片,朗读者节目宣传图

  朗读的快乐或许是阅读的快乐,能够带你了解远方的某座城市和那里的人,了解浩瀚的宇宙和万物生长的喜悦。我们也始终相信的是,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书往往是我们年轻时读的某一本书,它的力量多半不缘于它自身,而缘于它介入我们生活的那个时机。

  当我们觉得读书是常事,一本书的价格不过是一餐麦当劳的价格,找一间咖啡馆便是惬意的一段阅读时光。却始终无法回避在那些偏远、贫困地区的孩子却因客观条件无法享受读书的乐趣,阅读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奢侈而遥远的事。

  在很多乡村学校的书架上,是这样的图书,看见那本破旧的《迎春展翅》了吗?一本出版于1974年的,距今已经43年的书籍。也许,还有孩子读过吧。。。

  “你们来这个阅览室看书吗?”我们常问孩子的话。

  “不不不,我不想看破书。。。”“都是字,我不认识。。。。”

  “平时看课外书吗?”,孩子们回答:“看,语文数学。。。”

  甘肃定西红庄村的红庄小学的孩子这样回答我们的志愿者。

  这是红庄小学的一年级教室,一个老师和五个娃娃。老师说,他们的父母都希娃娃们望能够读书识字,好好读书,尽可能多挣点钱让他们的日子过得好一些。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希望孩子们能够读下去,也希望老师能够照顾好他们,带给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

  志愿者也曾经和乡村儿童的家长聊过,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除了课本之外,能多读点课外书。很多家长都会说,“我也不看书,平时看看电视剧,可我不想自己的娃也这样,哎。。。”在走访学校的时候,志愿者曾经问过一句话,

  “你们的爸爸妈妈给你们买书吗?”

  “他们给我买玩具,我爸说在学校里能读到书的!买书太贵了!”

  “我爸说,以后我再大点,一定给我买。。。”

  可是,有时候,只有一声叹息

  在志愿者走访的甘肃乡村,问孩子喜欢什么、喜欢读什么,高一点的年级的孩子说的最多的是四大名著和作文书,虽然是经典实用的,但是未免太单一了。低年级的娃娃,大多数是说不出来的。

  走到这个二年级的班级中,乡村的孩子虽然会带给你最纯真美好的笑容,却不知道要说什么。面对你他们会下意识的捂住嘴巴,或者躲避你的目光,甚至会躲在课桌下面,不再理会我们。只有,坐在前排的这个小姑娘,说我看过一些书。

  “你读过什么啊?能给哥哥讲讲吗?”

  “灰姑娘,南瓜车,还有花裙子。。。”

  “给哥哥看看你的书好吗?”

  “书在家里呢,姐姐在看。都是字,是姐姐给我读的。。。”

  老师说,他们才二年级,还在学认字。她爸妈出去打工了,家里还有个大一个年级的姐姐。爷爷奶奶照顾他们,这个娃娃家条件不错,父母从外地回来给带了几本书。“这个娃有福气,

  家里有书看,姐姐也能给她读”。

  “你觉得灰姑娘有意思吗?”

  “嗯,我也想穿上花裙子跳舞。”

  “那你会跳舞吗?”

  “我不会,姐姐说以后会,书里说了跳舞是绕圈圈。。。”

  “那哥哥帮你看看有没有教跳舞的书,有的话我们一起看好不好?”

  “好!”

  我们原本无意打扰孩子们的生活。但是,我们真切地知道,很多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喜爱阅读,是否喜欢什么,阅读或者唱歌、舞蹈,因为那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生活。如果恰好看了一册书,憧憬舞蹈的样子,会不会有一个小舞蹈家由此成长呢?

  可是,这不是与世隔绝的时代了,他们家里都有电视,他们也能感受到这种身在此中的差距。

  “慈弘悦读成长计划”甘肃项目校的一个孩子曾经和志愿者说过,他想吃意大利面条,在电视看见的时候感觉和自己吃的面条不一样。看了《加菲猫》的书,他说,“加菲猫喜欢吃的,我也想吃,以后去兰州我应该能吃到吧。。。”生活好像多了一些期待。

  在志愿者中,有一个刚刚接触公益的年轻男孩子说,其实我特害怕看见这些乡村孩子的眼睛,总让我想起“我要读书”的大眼睛。“是害羞、是畏惧、还是渴望呢,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自己的眼睛也很漂亮,也应该有一个机会读更多的书,通过教育改变命运呢?”

  或者,如果问起孩子们,你们读过什么课外书?

  能听见各种答案,“我喜欢绝境狼王,小福狼打败了坏蛋!”、“我喜欢席慕蓉想去大草原”、“我喜欢画皮”。。。这都是我们在路上,遇见那些已经有了慈弘图书角的娃娃的回答。

  也许,你听见“画皮”会感觉很意外,但是那才是最独一无二的孩子。

  在路上,千千万万的TA如此

  这些孩子、这些学校也许是独立的个案,但当我们走过很多地方,去了很多地方,我们却发现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TA们竟如此让人揪心。慈弘的志愿者们曾到过许多地方,有许多乡村的孩子,和元宝一样渴望着读书,却不得不面对无书可读的困境。

  当我们来到贵州大山深处,发现和想象中的乡村学校不同,崭新的教学楼修葺一新的操场上,硬件上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孩子们正在布置自己的校园。一切看起来很美好,当我们想要问问装饰新校园的孩子们的阅读情况时候。。。

  却出乎我们意料的,因为还有这样的角落。老师说,这都是报废的书籍,孩子们早已经不看了,留着还也许有点用,就放在那里吧。。。标语下面是大家的无奈。

  你喜欢阅读吗?你能和我们分享书里的故事吗?志愿者终于没问出口。。。

  因为孩子的答案,一定是“没有”。

  他们最急需的也许不是塑胶跑道的操场、也许TA也渴望有温暖明亮的新教学楼,但是TA在舍不得的是书中的那本书啊。这是青海高原上的两个孩子,志愿者一直保存着他们的照片。

  志愿者说,‘曾经我以为,如果是我,也许我会拼命地逃离乡村,不读书了十几岁就出去打工了’,‘每当看见乡村孩子那种对知识的渴求,深信读书可以改变的状态特别有动力,他们要坚持住,我也要帮他们坚持着他们的信念’。

  千千万万的TA,像我们每一个人一样平凡,有爱自己的父母、有小伙伴,有陪伴自己成长的老师,健康无恙的孩子们在广袤的乡村土地上,克服着困难学习着课本上的知识,渴望着看到更多的书籍,因为那里有没吃过的千层面、没去过的大海。。。

  在坚持中相信改变

  因为老师们的坚持,因为老师们的努力,因为我们始终相信着阅读对于寄宿生和留守儿童的情感培养和心理成长都有着非常正面的影响。不论是学者的研究,还是我们所见到的

  北京慈弘慈善基金会从2010年开始在中西部乡村学校搭建班级图书角,经过近七年的时间,很多孩子从书中的故事学会排遣孤独与郁闷,找到自信和理解,从而喜欢上了阅读,阅读给他们的学习生活带来了很多改变。

  他们会变得更加爱说话,会给我们讲绘本中的故事,会看着拼音读百科全书,会给我写下这样的诗歌分享他们的情绪。

青海循化县四年级小学生路正帅作品

  悦读成长计划,用爱筑造完美现在

  为实现让中西部乡村孩子全面发展的目标,北京慈弘慈善基金会和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简称:中华儿慈会)合作成立慈弘悦读成长计划,以阅读为切入点,为贫困地区青少年提供基础阅读条件、自主图书管理、阅读成长拓展和激励等方面的持续支持,促进城乡教育公平。

  北京慈弘慈善基金会自2010年成立以来,截止2017年1月底,已在7省1直辖市1自治区24个县的628所乡村学校,投放了7,906个班级图书角,9,968名学生小义工图书管理员自主管理,项目惠及学生335,810人;132所学校积极参与旨在提升学生阅读兴趣的小树苗计划,1060名师生参与并得到激励性支持;幸福课程在10所小学试点;科普讲座共开展427场,让213,500名学子感受到科学之美。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