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王兵:用科技和商业改造公益 提高行业执行能力

2017年04月13日 14:53  新浪公益

  2017年1月,一位神秘中国客人悄悄来到美国加州,走进扎克伯格与普莉希拉•陈夫妇成立不久的慈善公司。此刻,扎克伯格的大女儿麦克斯刚满周岁,二胎已在孕育中。升级老爸后,扎克伯格正加速以商业方式对公益项目做出投资与捐助,毕竟向全世界宣布捐出99% Facebook股份不是随便说说。

  神秘客很低调,他参观了公司,重点询问了扎克伯格的商业慈善模式,并与出身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公司负责人进行了交谈。但几乎没什么人知道,这位名叫“王兵”的客人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慈善家。

  王兵,爱佑慈善基金会主要发起人,这家基金的支持者中既包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曹国伟、江南春等互联网大佬,又包括柳传志、郭广昌、史玉柱、冯仑、郁亮等实业大佬。

  在中国慈善界,能够号召和链接最顶尖富豪、企业家,以及国际资源的,王兵是第一人。王兵是92派,中国证券市场首批从业者,更是改革开放第一波红利的收获者。13年之前,他开始将自己的商业思维、商业资源注入慈善领域,试图去创造一个全新的公益机构与模式。“管理公益机构应该按管理商业机构的模式去走。”王兵告诉小饭桌,其中的核心正是透明、诚信、高效、专业,但遗憾的是很多公益人士恰恰缺乏商业知识。在公益与商业的结合上,王兵直接将爱佑从农业水平的公益(1.0阶段),升级到工业化、流程化、可度量的公益(2.0阶段),并逐渐进化为平台化、生态化的公益(3.0阶段)。与众多公益人士不同,王兵将公益看成一个行业。如何提升整个行业的运营与管理水平?在互联网时代,他主张公益不仅要与商业,更要与科技做深度结合。面向未来20年,王兵开始实施一个足以改变公益行业的大计划,参考扎克伯格等全球互联网领袖的公益模式,正是其中重要一环。

  2004年,当王兵注册成立爱佑慈善基金会的时候,公益刚刚在中国萌芽。当时,在中国做慈善大部分是找到一些鱼龙混杂的公益机构或者需要受捐助的个人,直接给钱。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王兵一开始也是这么做的,但他发现捐款之后一般没什么反馈。对于这种不规范,商业思维的王兵难以忍受,遂有了创立基金会自己做的念想。

  王兵发起的爱佑是《基金会管理条例》颁布施行后国内首家注册成立的非公募基金会。尽管如此,由于王兵刚刚从商界闯入、不懂公益行业,爱佑初期经历了不少坎坷,发展很难。“前两三年做的很痛苦,你也不知道怎么做,选项目很重要,做了很多无用功,很彷徨。”王兵向小饭桌回忆,那时每年也就能募集到100多万善款。到底如何用商业方法做公益?摸索一段时间后,王兵在项目选择、管理与执行方面总结了三点:第一,项目要能规范化,可复制;第二要像做企业一样,过程和流程可控,从而形成公信力;第三,结果要可度量。有了这三点认识后,爱佑选择了以儿童先天性心脏病项目作为突破口,这样的手术资助短平快、立竿见影。过去十多年,爱佑将儿童先天性心脏病做成了世界最大的项目,每年救助的患者超过8000例。

  一开始,由于爱佑没有品牌,找到医院先付款再给儿童做手术都遭到拒绝,许多医院担心遇到了骗子。一次次说服之后爱佑才慢慢获得了信任,将70家医院纳入定点医院,并带动了地方政府支持这一项目。王兵认为,儿童先天性心脏病项目大获成功取决于在商业思维上的三点改变:一是双审计,国内审计,并聘请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审计,确保公开透明;二是建立工作系统,每一个儿童从审核、入院、治疗、出院、结算所有过程流程化、工业化,提高工作效率;三是每个捐助者都可以清晰看到自己捐款的流向与效果。这些措施为爱佑赢得了口碑,从最初江南春、冯仑的支持,逐渐扩大到更多企业家群体。比如柳传志,王兵不断说服但老柳依然将信将疑,“他一直观察我们,但不大信”。后来,因为联想控股投了几个民营医院,柳传志每次参观都能看到爱佑,医院给出了很正面的评价,柳传志马上就捐了。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几乎每一个企业家都是在长期观察之后成为了爱佑的出资人,担任副理事长或理事。王兵本身扎根商界,是许多上市公司的顾问和很多基金的LP,商业知识、资源和人脉都为他提供了帮助。从万科郁亮,到美团王兴、滴滴出行程维,再到投资人王刚、顺丰王卫……十多年时间里,王兵几乎把互联网与传统领域的大佬与新秀全部聚拢到自己麾下,每年收到项目捐款数亿元。有了更大的能量和影响力之后,王兵想做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公益机构。

  懂商业语言,同时理解对方需要什么,这是王兵做公益的最大优势。“在中国做公益,光有情怀是没有用的,关键是怎么来运作。”王兵说,自己说这句话可能会得罪很多人,但事实如此。王兵把公益行业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业时代,农耕管理模式,粗放不规范;2.0版本是工业化时代,流程可控透明;3.0版本则是互联网化,用互联网去做连接并提高效率,这也是爱佑正在做的事情;4.0则是数据与生态。“爱佑走完第三阶段后正往第四阶段奔,但中国的主要机构还是在第一阶段。”王兵说,现在他经常提的是如何做连接,如何做节点,如何做入口,如何做生态,而这全是互联网的观念。

  如今,爱佑慈善基金会6个项目中,每个项目都是中国最大,儿童先天性心脏病与孤儿项目则是全世界最大的项目。几乎可以说,爱佑已经是中国民间最成功的公益机构之一。不过,早在六年前,做最好的公益机构已经不是王兵的目标,他发现公益行业涵盖范围非常广,爱佑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然而,爱佑连接的生态链能力又太薄弱,整个产业链无法支撑做更大的事情。搞投资出身的王兵决定用商业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2012年,王兵“公益创投”的思路基本成型;不只是把钱给机构,而是为那些想解决社会问题的执行NGO和非营利社会企业导入资金、资源、人才、战略,让他们组织扩大,影响力扩大,规模扩大,可持续发展。公益创投的难点在于,以投资的商业的理念去资助一个社会NGO,让它可持续发展,商业化,“但这些人都是社会企业家,都是有情怀,但不懂商业的人。”

  随后几年,爱佑筛选各个领域表现良好的公益机构,以投资的理念做“孵化”,“2013年三家,2014年十家,2015年三十家,去年我们资助了一百家公益机构。”王兵告诉小饭桌,核心是把他们的农耕模式升级到工业模式,更透明和规范。

  王兵说,他的着眼点不再是单一公益机构,而是整个行业,通过结构的改变,提高整个行业的执行和运营能力,“做公益的第二个层次就是做能力建设,去支持其他NGO,这方面爱佑在中国占了绝大部分。”如今,爱佑除了儿童项目,其他领域的公益全部交给链接和孵化的众多执行机构来做。

  王兵认为,公益在中国将成长为一个非常庞大的行业,爱佑有机会把资源整合起来推动行业发展。投资孵化100个公益机构,是爱佑搭建生态的第一步,“上一个十年是资助型,2013年到2023年我们要做平台,爱佑成为入口。”他说,2023年到2033年,爱佑想做的是一个生态型基金会。王兵搭建生态的第二步是继续强化科技和大数据能力,把公益的整个流程智能化、数据化。“今日头条看文章你在跟一个机器对接,以后我们也是,进到爱佑系统,你有什么慈善需求,自动推荐给你,并且通过算法智能化。”他想象的一个未来场景是:爱佑成为一个公益入口,假设捐助者每年捐100万,10%拿出来给教育、医疗、环保,通过内部数据系统可以立刻显示哪些项目可以选,选哪些机构执行,就像分发股票和债权一样。王兵搭建生态的第三步是做影响力投资,这已经十分接近盖茨与扎克伯格正在做的事情,也正是他去拜访扎克伯格慈善公司的原因。所谓影响力投资,王兵解释称,就是以商业化目的解决社会问题,投资那些主要以社会目标为主,财务目标为辅的商业企业。他的理由是,公益领域商业人才实在太缺乏,所以一方面用商业思维去做公益,另一方面要通过影响力投资把商业人才“驱赶”进公益领域。

  目前,爱佑的影响力投资基金正在筹备,并邀请了来自主流风险投资机构的几位合伙人担任影响力投资的合伙人,“这一块,就是向盖茨和扎尔伯格看齐,让更多的商业人才和更多的资源结合进来。”去年6月,扎克伯格的慈善公司完成了第一笔投资,领投了创业公司Andela,其主要在非洲培训及雇佣软件开发工程师,“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人才的分布是平衡的,但机会并不是。Andela的使命是缩小这样的差距。”今年1月,扎克伯格的慈善公司又收购了搜索引擎Meta,Meta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协助查找科研论文,“Meta的工具能极大地加速科学进步,使得到本世纪末治疗、预防和管理所有疾病成为可能。”扎克伯格说。与此类似,爱佑在国内投资了在线工具与数据平台——灵析,其主要用户是公益机构,大大提高了公益行业互联网的管理水平和筹款水平。王兵告诉小饭桌,影响力投资基金成立后,将借助合伙人的专业判断与项目推荐投资更多商业化的社会企业。他的挑战仍然是平衡能力,做公益的评判标准没有商业那么单纯,“太商业化你就影响人家情怀了,谁都有情怀,在这个领域做任何事情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但又得开拓进取。”王兵说。

  原文转自小饭桌公众号,作者袭祥德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NULL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