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最悲伤作文”的最悲伤结局

2015年09月02日10:57  公益时报

  昨天夜里,一则《索玛花基金会理事长黄老邪被捕!》(编者按:应为“索玛基金会”)的消息又引爆了公益圈,因为这个基金会下设的索玛花小学就是上月初那篇赚足公众眼泪又引发一拨质疑的“最悲伤作文”的事发地。

1

  昨晚19时49分,黄老邪的新浪微博@老邪哥哥 发出一条消息,称自己“在从儿童村下山的路上,被公安抓去,并带有手铐”,并配发了现场拍摄的数张照片。(此条微博估计由他人代发)

2

  这个自称“黄老邪”的黄红斌,他作为主要发起人并在其中担任要职的基金会全称为“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主要工作内容是在四川凉山州地区以支教的形式让失学儿童接受教育。

  就是这样一家从事公益慈善项目,并且几天前刚引起巨大反响的基金会,最终其发起人以这样的姿态被大众所铭记,且先不论其所涉罪名是否成立,但这样的结果不免令每个人唏嘘。

  昨晚23时,四川省西昌市召开新闻通气会,确认依法拘传了黄红斌,并透露,“经西昌市森林公安局前期调查核实,黄红斌涉嫌非法买卖国有飞播林地,并违法改变土地用途、违法建设”。

  7月末8月初,由于“最悲伤作文”在网络上的走红,小作者所在的索玛花爱心小学自然得到了广泛关注,但也因此被查出,黄红斌所搭建的这所小学(儿童村)在开办过程中,涉嫌违法买卖、占用国有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建设场地因施工造成地质灾害隐患。

  涉嫌违法建筑和违法办学,这样的小学当然是留不住的。于是,在被拘传之前,黄红斌就已经被通知,索玛花爱心小学即将被拆除。几日来,黄红斌通过新浪微博和QQ空间发布数篇图文,说明学校的存在价值和历年的建设费用。显然,这样的“挣扎”并没有起到用处。

3
这就是索玛花爱心小学和它所处的周边环境这就是索玛花爱心小学和它所处的周边环境

  如果罪名成立,不知各位看官对黄红斌以及他的基金会作何感想?但近年来,公益圈已经有无数不争的事实结果摆在眼前:

  北京,解决城市留守儿童的同心实验学校因资质等问题,让皮村这个打工者社区的典范时不时成为“非法办学”的聚焦地;

  河南,累积救助上百名弃婴的袁厉害因一场惨烈的火灾,让自己多年的爱心变成了“非法收养”;

  深圳,曾被誉为“中国民间慈善第一人”的孙国瑜因没有公募资格,让旗下苦心征集的捐款变成了“非法募捐”;

  ……

  即便我们理解草根个人或草根机构在民间做公益有多么艰辛和无奈,但从南到北、从首都到地方,无数的前车之鉴在告诫着我们这个“太不成熟”的公益圈,到底还要经历几任“黄老邪”,才能培育出一名合格的“桃花岛主”呢?

  其实,“黄老邪”黄红斌已经不是第一次踩界了。

  小编在号称“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论坛”天涯社区上,翻到黄红斌在2011年8月份发的一个帖子。彼时,黄红斌还没有基金会,他和另外两名志愿者成立的“凉山州索玛花支教助学联盟”刚刚成立三个月。据现在基金会的官网称,当时,他们做得更多的是“通过QQ等网络平台发动网友们筹集物资,并多次分批送到大山深处的孩子们和老乡手上”,而招募爱心人士去当地山区学校支教,仅仅开始了不久。

  那年8月20日,黄红斌在QQ空间上发表日记,记录了他们在凉山州喜德县西河乡书口小学的支教情况。不料,日记的点击量过几十万,并被腾讯转载,继而被时任四川省省长看到。由于当时国家在农村大规模地实行撤点并校的政策,没有认真执行的喜德县和凉山州领导因此被批评,该学校以及喜德县所有的村小都被旋即被拆除。

当时喜德县某村小的状态当时喜德县某村小的状态

  由于当地中心小学不具备足够的住宿和伙食条件,许多村落距离小学甚远,孩子上学需要翻山越岭,这些村小的拆除直接的影响就是孩子的失学。

  5日后,黄红斌在天涯的帖子里面布满忧伤地写到:“我不知道下午会怎样,我怎样去和支教老师解释,怎样对我们曾经帮助的孩子解释,他们舍不得我们,我们也不想离开他们……我的忧伤从那里路过……”

  虽然这次初尝公益受阻没有给黄红斌本人带来什么直接影响,但这种“好心办坏事”的郁闷经历应该是让他难以忘记的。

  时间来到2013年7月份,有网友在黄红斌的新浪微博中回复指出,通过对黄红斌的“助学联盟”官网所发布的善款收支和结余的计算,发现有158.95万的资产去向不明;即便通过官方发布的财务公开和审计报告上的数据对比,也发现有30.73万元的收入差距。小编翻阅此后黄红斌本人的微博,并没见到他对此质疑的回应。

新浪微博网友对比截至2013年3月份“助学联盟”的财务公开和审计报告,发现这两份报告的收入总计一项有30.73万元的差异  新浪微博网友对比截至2013年3月份“助学联盟”的财务公开和审计报告,发现这两份报告的收入总计一项有30.73万元的差异

  那么,在其他时间,黄红斌的公益路上是否还遭遇类似与国家政策法规相抵触、财务状况遭受质疑的情形,小编不想妄加揣测。但在今天,当他的公益事业已经从一个“助学联盟”升级为注册在案的“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的时候,当基金会的已建小学已近30所的时候,我们的这位“黄老邪”是不是该从未来发展的角度考虑一下机构的合法性问题?

在其基金会官网的“已建学校”页面中已有27座学校及桥梁在列在其基金会官网的“已建学校”页面中已有27座学校及桥梁在列

  于是,今年8月,当基金会成立整一年的时候,当“黄老邪”亲手把“最悲伤作文”放到网上,感受到这种全国为之落泪的“得意感”铺天盖地涌来的时候,质疑声也悄然而至。

  由于“最悲伤作文”发生地——索玛花爱心小学的兴建和扩建费高达约30万人民币,且全部来自爱心捐款,这笔巨款的具体使用开始被公众在微博上所质疑。继而,网友又质疑为“最悲伤作文”小作者所筹款项的用途被擅自改变,以及校舍的占地合理性问题。

  这一次,“黄老邪”似乎是不得已,终于通过微博回了话。

  8月6日,黄红斌以恳求的语气在新浪微博上表示请大家“还基金会一个公道”。他首先在当天晒出为小作者柳彝(本名:木苦依伍木)发起筹款的缘由和善款去向说明;9日,又晒出索玛花爱心小学(儿童村)的预算说明;月底,又发表图文表示占用的林地根本不适合种植……

7
54

  然而,一辆高速运转的列车一旦出了问题,往往是刹不住闸、转不了弯的……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文 高文兴)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公益时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