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卢德之:通过现代慈善实践资本共享

2015年06月30日14:45  中国慈善家

  采访卢德之当天,是华民慈善基金会7周岁生日。湖南益阳卢佳祥慈善基金会也在这一天正式启动项目,这是以卢德之父亲命名的基金会,卢德之把该基金会当做他的一块试验田,他要参考洛克菲勒基金会,打造一家中国特色的现代家族基金会。

  7年前投身公益,是伴随着他探寻社会发展方向开始的。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卢德之告诉《中国慈善家》,自己一直在寻找方向感,他想看到那个让中国在前进中不迷失方向、少走弯路的社会动因。

  年轻时,卢德之曾心怀理想投身政界,而后三转其身——从官转身为官商(国有企业),从官商转身为民商,又从民商走向民间慈善。他创立的华民慈善基金会,成立虽然只有短短七年,却已在国内外慈善界崭露头角。他已公开表示,在慈善信托等现代慈善制度建立起来后捐出百亿财富。

  在宣扬慈善逻辑的背后,他创造两大思想体系:资本精神与共享主义。他的个人言行,则暗合了儒家倡导的立德、立言、立功的逻辑。

  如今,在“资本精神”驱动下,他正尝试通过现代慈善,实践“共享”。

华民慈善基金会会长 卢德之华民慈善基金会会长 卢德之

  弃官从商

  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视察武昌、上海、深圳、珠海等地。当时,整个中国正陷入“姓资姓社”之争,关于“92南巡”内容、目的,媒体讳莫如深,都在等待“上级指示”。

  中国要往何处去?答案在风中飘了两月有余。3月末,一篇题为《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的通讯刊发于《深圳特区报》,披露了邓小平南方谈话的诸多内容。台面上的意识形态之争,自此渐趋平息,各地陆续开展宣传学习南巡讲话精神的活动。

  当时卢德之是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的一名处长,湖南永州一次关于学习“南巡讲话”的报告会上,卢德之被安排发言。

  卢德之手里只有几页转载《纪实》一文的报纸,没有中央指导文件,也没有媒体的分析评论可供借鉴。会议前夜,卢德之忐忑失眠,喝了点小酒。

  第二天上午8点,卢德之发言。

  “什么是社会主义?马克思可能讲清楚了,可能是没有翻译清楚,所以读了他的著作以后,很多人还是糊里糊涂。列宁没有讲清楚,要不然也不至于苏联被搞没了。毛主席好像也没有说清楚,所以有了现在的改革开放。革命导师都没说清楚!大家更别指望我能说清楚。但有一个人讲清楚了,这就是小平同志。他不但能说清楚,还知道我们说不清楚,所以让我们别争了,干就是了。他给了我们社会主义的标准,就是‘三个有利于’……”

  卢德之的报告没一句话来自报纸或文件,他洋洋洒洒讲了近一个小时。人们习惯了循规蹈矩的官方语言,听到一个年轻人这样无所顾忌地讲话,颇感意外和惊讶。他们赞赏卢德之的勇气,同时也对他的狂傲放肆保持警惕,甚至有人觉得他“离经叛道”。

  卢德之本科攻读现代政治学,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本想在官场一展抱负,实现人生理想,但环境与他的性格及追求显然互不合适。他决心下海。

  “给别人讲社会主义,讲市场经济,但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时候的认识还是很模糊的,但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亲身去实践、去感受一下。”卢德之说。此后不久,机缘巧合,卢德之参与组建一家国企,并出任总经理,成了名副其实的“红顶商人”。

  “人有人性、神性、魔性,你首先要做一个正常人,然后尽可能地接近更多的神性。”卢德之说,“正常人,首先要做到的是做自己接受的那个自己。”

  卢德之做“红顶商人”并不顺心,加上自由洒脱的秉性,他越来越觉得这种半官半商的状态不适合自己。经过一番思考,他选择彻底离开体制,做一个自由人。白手起家,创业维艰,但最终,他得以苦尽甘来,积累了一定的个人财富。在财富上站稳脚跟后,卢德之又一脚踏进公益行业。

  汶川地震后的5月20日,早已酝酿、筹建的华民慈善基金会宣告成立,注册资本达2亿元,是当时原始出资额最大的非公募基金会。发起人和出资者除了卢德之外,还有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该公司董事长李光荣。

  很多人认为华民基金会应5·12汶川地震而生,更多人不理解为何投入如此大额资本,实际上,在基金会成立的前一年,卢德之便出版了《资本精神》。从这部书里,能够看到他对财富意义的系统性思考,以及他投身慈善的逻辑。

  卢德之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院长埃尔伍德交流  卢德之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院长埃尔伍德交流

  思想者

  卢德之讲湖南普通话,口音浓重。“一个户人,你既要做菜户的举人,也要做精神的举人。”翻译成普通话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富人,你既要做财富的主人,也要做精神的主人。”

  卢德之很少就慈善谈慈善,那些因为方言浓重而难以辨析的短句、词组中,可能是某个哲学概念,可能是某个经济学观点,可能是某个政治学理论,也可能是中国文化史上某个重要阶段和重要人物。如果跟他不熟悉,便不太容易准确理解他所说的内容。

  “我要把《共享论》出版了,就有个阶段性的思想成果了。”卢德之对《中国慈善家》说。

  他是伦理学博士,也是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作为商人,他对资本进行了重新思考,2007年他出版了《资本精神》一书。

  马克思曾将资本描述为“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他的《资本论》,曾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影响着中国的执政者们建设国家的方式,更影响着人们与企业家的关系。

  卢德之并不认为马克思错了,但他直言马克思处于特殊的历史阶段,致使其结论有一定局限性。

  “他表达的是资本的恶的一面。资本实际上是中性的,其本来含义是,能带来一种新的财富的财富才叫资本。资本到了工业文明并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以后,得到了爆发增长,这种增长向恶的方面带来了对多数人的伤害,才形成了恶。”

  卢德之举了个简单的例子:原始社会,人们种田收获,一些被当做粮食,另一些成为种子,粮食被消耗掉了,算不得资本,而种子可以产生新的财富,种子就是资本。

  掌握资本的人有善恶,善者为善,恶者为恶。他将资本发展的善的欲望称为“资本精神”,认为资本的增长应为多数人服务。

  卢德之并未皈依宗教,但他对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有过探讨。他借用清教徒的“拼命赚钱、拼命省钱、拼命为神圣事业花钱”作为资本精神的内容。

  “资本精神颠覆了对原来资本的概念的界定,这当然是可以商榷的。”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锦萍说,“他是把他认为向善的一种精神注入到资本里面去,我觉得是一种财富观,是在改变人们对财富的一种看法。”

  对资本进行重新思考,促使卢德之创建了华民慈善基金会,此后的四五年中,他围绕“现代慈善”这一话题的演讲稿、文章已达一百多篇。思考让他得到了一个新的概念——共享。

  2012年8月,卢德之在“中国慈善发展的历史审视与现实思考”全国学术论坛上做了题为“慈善就是共享”的主旨发言。那是他首次公开提出“共享”概念。此后,他又接连做了十几场以此为主题的讲座或演讲,并在2013年开始,将这一概念带到美国的哈佛大学、罗格斯大学、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美国东西方中心……

  在《走向共享》一书中,卢德之从政治学、经济学谈到哲学、神学,从中方谈到西方,从历史谈到未来。他将共享描述为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追求共同发展的过程。他所提出的共享,除了物质的,也包括精神的,是人类相互间多层面多维度的互通有无。并与共产、均平、分享等概念做了区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