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孙春龙转身公益之困:公益不能仅靠热情维持

2015年04月28日10:37  中国慈善家
孙春龙转身公益之困:公益不能仅靠热情维持


  转身做公益这些年的经验,使孙春龙反思,看见了他自己:绝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一路碰钉子,一路摔跤,就这么走过来的。”在一家川菜馆,孙春龙对《中国慈善家》记者说,声音里的柔软,与他外表的“五大三粗”对比鲜明。

  2008年9月,他曾毅然挺身在风口浪尖,公开向前山西省代省长王君具名举报山西娄烦矿难瞒报真相,并向全世界宣告:“我是一名记者,我有责任用各种手段去让真相显现,我不是打酱油的,我也不会去做俯卧撑,其实归根结底,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更加美好。”

  出身草根的他,怀揣着“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新闻梦想,横眉怒目,往金钱与权力遮蔽的阴暗处,执着地寻找光明。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调查记者”的荣光中,以一名东方瞭望者的姿态老去。

  回忆当年,再看如今自己的一些变化,孙春龙有时都觉得不可思议。“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感到了一种卑微。”他说,“以前觉得自己很牛、很厉害,后来在工作过程中慢慢发现,还是不要太张扬。这是一种妥协。”

  此时,他不再是调查记者,而是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兼理事长。2011年6月30日,就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因“郭美美事件”炸锅之际,孙春龙在微博上宣布,“已辞去《瞭望东方周刊》现有工作”,在从事记者工作十二年之后转身公益,专注关爱抗战老兵活动。

  消息一经发出,“英雄”、“气魄”、“风骨”、“致敬”、“支持”等网友评论蜂拥而至。他自己也踌躇满志,“觉得自己有很多朋友,抗战老兵这个事情又值得关注,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参与。”

  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很快就遭遇了第一枚钉子。辞职后,他着手筹建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根据2004年6月1日起实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地方性)非公募基金会的原始基金不低于200万元人民币”。

  孙春龙去找了一帮企业家朋友。他们口头承诺了原始基金的捐赠,但最终,“承诺真的如风”,根本没做好准备的他有点不知所措。

  几经波折,原始基金筹到了,却又不时有不好的消息传来。“无数迹象已经表明,这个和原国民党抗战老兵有关的民间机构,很有可能胎死腹中。”孙春龙在博客中写道。

  2011年11月11日傍晚,刚刚散会的深圳市民政局领导打来电话,告诉他基金会获批的消息时,他兴奋得一下子“满血复活”,直想顺着笔直的深南大道裸奔欢呼。

  然而,“苦难历程才刚刚开始”。直到一年之后,孙春龙才慢慢体会到基金会成立晚宴上,理事徐红兵敬酒时,一脸沉重地对他说的这句话的含义。

  在基金会的第一次理事会上,徐红兵说,大家要帮助孙春龙进行一次转型,从一位著名调查记者到一名基金会管理者。这句话,孙春龙听到了,却没听进去。

  回头再看,孙春龙毫不讳言自己彼时“有一种自以为是”。一位原来每天都六点多到办公室、超负荷地工作的员工,在离开时说的一句话让他至今铭记。那位员工说:“我是一挺机关枪,但你孙春龙是到处乱指挥,没目标和章法地乱扫。”

  孙春龙承认自己当时的出发点,更多地还是个人而非专业的公益角度。他说,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想不接收小额捐助,只谈一些大额捐助;劝募过程中,只顾讲感人的故事;对员工、志愿者,则要求完全服从。

  才过半年,基金会的发展就遭遇了巨大危机,分歧、抵触与争吵愈演愈烈,最终变成了对作为理事长的孙春龙的公开罢免。在微博上,对他的质疑乃至咒骂也越来越多。

  2012年7月,第二次理事会上,罢免理事长的议案未获通过。但是,在那前后,秘书长李明辉、理事应宪、孙冕等人的陆续辞职,让基金会的工作濒临停滞。

  “那个时候很迷茫,很委屈,就觉得自己来做公益,以前那么好的地位、工资都不要了,来做这么个东西,竟然还要受这么个罪,所以,甚至萌生过退意。”孙春龙告诉《中国慈善家》。

  最后是怎么走过来的?他坦然道:“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挺,厚着脸皮、咬着牙挺,然后慢慢总结经验教训,去学习、去了解。”轻描淡写背后是一整个自省、反思和转型的过程,漫长又艰辛。期间,一些原来在企业工作过、有着丰富商业运作经验的新员工的加入,帮助他打开了一些新的视野。

  2012年9月,负责基金会筹资和捐助服务、曾有过十多年企业财务管理经验的钟铁华,建议为每一位捐助者建立档案,做好捐助反馈、公示和服务。“以前我完全不懂这些,觉得你来捐钱,捐完了就完了,后来才慢慢了解,做这些东西就要像做客户服务一样,一定要把每一位捐赠者都重视起来。”钟铁华的做法让孙春龙眼前一亮。

  他自己也开始学习,什么是使命、什么是目标、什么是计划、什么是执行、什么是团队和体系。他对自己的性格也慢慢地进行了调整,学习设身处地、包容与合作。

  “过去认为,靠热情,谁都可以来做公益,门槛很低,不是那么回事。”员工培训、基金会能力建设成为他关注的重点,他也逐渐地认识到:“公益界对于每个行业的人才来说都是一个洼地,公益界的成熟需要专业的人才。”

  从激情到理性,他说,自己的转型其实是中国公益界转型的一个缩影。他现在想的是怎样才能把关爱抗战老兵这个“事业”做好,而不是“打了鸡血做奉献”。

  “他最近一年最大的变化是努力学习公益,克制个人缺点。”钟铁华评价孙春龙的改变时说,“他以前从媒体毅然转身做公益,现在需要自身学习成长后转型为公益人、成熟的理事长,再更好地融入媒体人的文化高度、敏锐、影响力等优势。”

  2014年,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的筹资总额超过了1800万元,支持十九个省份的二十多个志愿者团队,向2166名老兵送上了每月300元到800元不等的致敬礼金,发动了全国近千名志愿者为十五个省份的3555名老兵提供了陪伴服务。

  “去年7月7日,习主席接见国民党抗战老兵,政治上慢慢地明朗化,现在做抗战老兵关爱这一块基本上没有什么太明显的障碍了,可以摊开来做。”孙春龙说,“坚持几年下来,我们自身的成长也慢慢地被看到,并且获得关注和信任,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面对2014年约有20%抗战老兵去世的紧迫形势,他希望抓住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契机,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普查与核实,并且,推动国家尽快落实对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关怀以及荣誉认可。

  对于基金会未来的战略发展,孙春龙有很多设想,包括优化理事会、寻求政府购买服务方面的突破、探索社会企业和资助型基金会运作模式等,而这一切都最终指向实现基金会的使命,那就是: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寻求从关爱老兵的角度挖掘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关怀。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