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打工子女求学与职校招生的双重困境

2013年09月04日07:18  公益时报

  在“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教育与社会融入:问题、困境与对策”研讨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求实职业学校校长林安杰讲述了学校现在有力无处使的情况。

  由于进入城市公立高中非常困难,初中毕业后进入职业学校成为这部分青少年的一个重要选择。而2013年起,北京市《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京参加升学考试工作方案》,将参加中等职业考试的条件设为“持有有效北京市居住证明,有合法稳定的住所,合法稳定职业已满3年,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已满3年,其随迁子女具有本市学籍且已在京连续就读初中3年学习年限”。这个门槛着实不低。

  公办职校的尴尬

  北京求实职业学校是公办的职业学校,在朝阳区有9个校址,在校生保持在5000人左右。

  2005年起,学校的生源开始逐渐变化,打工子弟学生数量占到了60%左右,约3000人。林安杰说,因为学校专业都是现代服务业,这个比例算低一点的,“这三年的职业素养和职业技能学习,对学生来说也是一个融入城市的过程,许多学生的命运因此改变。”林安杰认为,应该发挥公办职业学校的主力军作用,为新生代农民工服务。

  而2013年起,职业学校也受到新政和相关规定的重重限制,另外不得招收“五证”不全的孩子。林安杰说,一个校区招生名额440个,只招北京的孩子,有的只招了100个。“大量的农民工孩子五证怎么也弄不全,如果这个政策延续下去,每年很多上不了学的孩子初中毕业后就流失了。”

  北京市教育科学院研究院卫宏提供了北京市的数据,往年的情况,允许进入职业学校的随迁子女大概在10000名左右,但符合三年学籍、社保条件的可能不到三分之一。而实际上符合这些条件的学生,反而不太会选择职业学校。

  种种限制让一些家庭条件差、不稳定的随打工子女面临了更严峻的求学困境。“但是北京市也放开了一个口,允许职业学校以成人中专的名义招生。但这部分要求是18岁以上。十五六岁阶段的学生还是没有包含在内。”林安杰说。

  此外,由于没有非学历教育资质,学校很难向农民工和企业开放做短期培训。看着那么好的校区资源周末都闲置着,林安杰很是惋惜。但学校在努力做一些尝试,在所在的朝阳区,连续几年“送课到社区”、“送客到普教”,与北京市第一一九中学等学校开展普通高中融入职业技能教育课程项目。但公立职业学校能否真正服务到偏远社区、普通初中里的打工子弟,还需要主管教育部门的支持和肯定。

  民办职校的求存

  相比北京的情况,浙江三联专修学院这所民办职校更放得开一点,学院开展了农民工建筑上岗培训和成人技能培训。学校场地在杭州经济科技园,院内有500家企业,由于有天然的便利条件,学校也在园区内开展培训,并与工会和企业合作,利用学院的文体设施举办农民工运动会,这对他们融入城市有很好的效果。

  在这些尝试中,院长胡正总结道,希望可以在工业经济开发区开设农民工学习中心。

  农民工分布很散,培训难做,但每个大中城市的周围或城乡结合部都有几个科技园区、经济园区。这些园区规模大,管理相对完善,农民工也相对集中。胡正说:“比如农民工达到一万人时设立一个农民工学习中心,承担培训职能。”但要建活动中心首先涉及到经费问题。在真正的实践中,胡正体会到,找政府、企业等各个渠道拿经费都非常难,让农民工自己出钱,现在也不大可能。

  胡正设想可以用外包的方式创办农民工学习中心,就是向社会购买服务。职业学校就可以做这个事情,企业来支付培训经费。如果园区不满意这一家,还可以再向社会招标。设想虽好,但实际情况却是,三联专修学院进入6年的园区想让学校离开,因为这种民办非企业单位不能创造税收。

  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所长陈宇曾经表示,从国际上的经验来看,德国和日本的职业培训,尤其是企业对职前职业教育的参与是做得比较深入的,这也对两国的经济发展产生了非常正面的作用。工人的职业素质无疑对我国的新型工业化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但如何让企业积极参与到工人的培训中,可能还需要政府用具体可行的政策来推动。(王会贤)

分享到:

Powered By Google

公益时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