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民间公益“黑马”组织挑战官办格局

http://gongyi.sina.com.cn  2013年04月22日10:00  京华时报

  4月20日8点02分,雅安地震发生。在汶川地震五周年即将到来之际,雅安地震再次揪住了人们的心,公益组织与公众几乎在第一时间开始了救援行动,而这次公众的选择与五年前有了明显的不同,民间爱心洪流开始更自觉、自发地选择更让自己信任的民间公益组织,过去“官办公益机构”在灾后救援中“一统天下”的局面正在被民意所改变。

  壹基金异军突起

  “公众选择将款项捐给谁,都基于他们自己的判断,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实事求是、公开透明。”

  4月20日8点02分,芦山地震发生,7.0级的震级再次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一场声势浩大的救援行动在民间集结。

  在壹基金新浪微博平台,每一条关于芦山地震的微博,评论中出现最多的两个字是“支持!”“壹基金壹家人”的口号在这一天传递出了家的温暖。

  截至4月21日零点,壹基金官方微博显示,共有超过23万人次的爱心人士及企业通过网络平台向壹基金联合救灾雅安专项救援捐赠总额超过1200万,银行账户收到善款311万元,同时尚有大量爱心人士确定了捐款意向。

  对于壹基金此次在筹款和获得公众支持上的表现,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杨鹏表示并不意外,“公众选择将款项捐给谁,都基于他们自己的判断,而这种信任是公众长期关注壹基金的工作及对其基本制度的信任,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实事求是、公开透明。”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传播部副总监姚瑶表示,壹基金此前的救灾频次就比较高,去年一年间就有约70余次的行动,每次行动过后,都会及时地通过微博等渠道汇报工作情况及资金的使用情况,“可能对于公众来说,这样的行动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姚瑶表示,此次微博是与公众互动最多、获取信任最多的渠道,发力最大,同时壹基金比较重视开发各种各样的筹款渠道,腾讯乐捐、支付宝、淘宝、微公益等平台,将一些很散的捐款汇集起来,形成了一笔比较大数额的捐款。

  但获得公众支持的民间公益组织是否能不负众人所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说,“壹基金这次获得捐款的比例可能会比以前更高一些,但这也是一种挑战,据说在汶川地震中,壹基金的善款使用也不是特别理想,也被诟病也被骂过,所以,这次被赋予很大的期望,也希望壹基金能承担得起这份信任。”

  对此姚瑶表示,壹基金此前早有项目规划,比如紧急救援阶段花费多少,灾后重建花费多少都已经有了一定比例的预设,因此并不担心捐款过盛给壹基金带来的挑战。

  数千骂声挑战红会

  “公众的反应是对郭美美事件的延续,是一种情绪宣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中国很多公益组织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需要给他们,包括红会一个机会。”

  与壹基金受到公众的热情支持不同,中国红十字总会(以下简称红会)则陷入了另一番情境。

  地震发生42分钟后,红会在微博上发出了第一条消息,内容只是转发一条为四川祈祷的微博,但与当天共发出的39条微博内容一样,收获最多的评论内容只有一个字:“滚”。

  对于红会的不信任,已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昨天,李连杰发出一条微博称:中国的公益慈善正走向越来越透明、公正、专业、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在这条路上,中国仅仅探索了十几年。没有当年中国红十字会的支持就没有壹基金今天的独立和成长。要允许任何一个公益组织在成长过程中出现技术选择的偏颇。毕竟,红十字会在人类历史上做出过很多贡献。请大家对红十字会的工作给予支持。

  这条微博迅速遭遇了言语激烈的批驳。

  网名为“小雨菜菜的米饭”评论称:一个郭美美,你还觉得不够可笑吗?如今你还袒护,那就说明你人格有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韩俊魁曾做NGO参与汶川地震紧急救援研究,对于公众的不信任,他表示,“公众的反应是对郭美美事件的延续,是一种情绪宣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中国很多公益组织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需要给他们,包括红会一个机会,去看他们的行动效果,包括公益行动中的透明度,给机会看行动,再去评判。”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则表示:红十字会受到郭美美事件的影响非常大,但同时跟以前捐款透明度不够有很大的关系,大家要理性地对待。对红十字会,如果就捐款的使用提出一些明确的方向,而且承诺要使用的结果向捐款人报告,还是应该给予一定的信任。

  “红十字会的确有官方色彩,但有红十字法和行政管理的约束,还是一个有法可依的机构。形象的改变只能一步步来,红会当前要做的,唯有把事情做好。我希望红十字会借这次机会把活儿干得漂亮,重拾社会信心。”徐永光说。

  承诺:告诉公众最关心的事

  赵白鸽表示,要公开透明地开展救灾工作,信息做到越透明越好,要把公众最关心的事情告诉公众,而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将参与救灾全过程的社会监督工作。

  “公众对红会的指责是一种惯性思维,但对红会来说,芦山地震将是一个脱胎换骨的机会,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对红会的新领导班子来说也是个挑战。”邓国胜说。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抗震救灾指挥部总指挥赵白鸽第一时间前往雅安灾区,并表示要做好灾害各项应对措施,包括组织救灾物资、资金、救援队等;立即调动四川省境内所有红十字会救灾物资启运灾区,为灾民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医疗救助服务;总会及各地红十字会救援队要随时待命,一旦灾情清楚后,根据总会指令奔赴灾区。

  针对此次芦山地震,赵白鸽表示,要公开透明地开展救灾工作,信息做到越透明越好,要把公众最关心的事情告诉公众,而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将参与救灾全过程的社会监督工作。

  而对于网络上的舆论,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王海京表示,对于任何有助于灾区救灾和恢复、有利于易受损群体福祉的行动与组织,红十字会都愿意与之携手探索,以此回应公众的质疑。

  截至4月21日上午10时,除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款500万元,珠海远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浩个人捐款100万元,台湾红十字组织捐款500万元,香港红十字会捐款100万元外,中国红十字会调配了此前4000万元的手机捐款,用于救灾。

  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也针对芦山地震发起了“天使之旅-雅安行动”。截至4月20日16时,共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个人善款共213笔,共计34567.62元。

  李连杰在另一条微博中说:改变需要时间。只要不触及原则与底线,就要给予各个公益组织成长的空间。

  民间公益平台获支持

  13家民间公益组织在“成都公益圈”沟通了灾情、所需物资、交通路况、各组织拥有资源后,迅速进行了分析匹配,很快,“成都公益组织420联合救援队”成立,并于当天赶赴灾区。

  芦山地震发生后,中国民间公益力量的进步,除壹基金获得民众支持外,民间公益组织的专业性表现出与汶川震后巨大的进步。

  芦山地震发生后一个小时不到,一个名为“成都公益圈”的微信群迅速成立,群成员包括全国各地的民间公益组织人员,仅一小时左右,群成员数量就迅速扩充到76人。

  “成都公益圈”微群建立后,以几秒钟一条信息的速度传递灾区情况、所需资源、救援队伍的合作、公众咨询方式等等各类信息,而这些信息在“成都公益圈”上集结,又通过群成员向更多公众传递。

  13家民间公益组织在“成都公益圈”沟通了灾情、所需物资、交通路况、各组织拥有资源后,迅速进行了分析匹配,很快,“成都公益组织420联合救援队”迅速成立,并于当天赶赴灾区。

  20号当晚,“成都公益圈”一夜未眠,救灾队伍通过这个平台,向全国各地的支持者汇报救援行动进展与灾区情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京华时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