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徐永光:中国社会投资现状与变革

http://gongyi.sina.com.cn  2013年01月08日17:39  新浪公益

  第四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2012年会在广州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为“财劲其用,追求卓越”,出席年会的共有316 家机构,共500余人。以下为“专题论坛:战略性社会投资”中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先生 现场发言实录。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徐永光先生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徐永光先生

  主持人:第一位主旨发言的嘉宾是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先生,他发言的主题是《中国社会投资现状与变革》。

  徐永光:今天上午招商局慈善基金会胡政理事长谈到了基金会的公益投资,这属于社会投资。那么还有社会企业的投资,包括来自于捐款的,基金会的,来自民间资本的投资,也属于社会投资,这个概念可能还有一些争论,但是现在我们不要争论,在实践中先推动。下面给大家看一个英国的社会投资银行的视频。这个银行去年我访问过,这个机构的负责人告诉我,在金融海啸中很多金融机构倒闭了,但是这个被称之为慈善银行的机构业绩非常好,他们增资扩股的时候很多人都买他们的股票,他们不仅效益好,而且承担了社会责任。

  下面我介绍美国的一个老牌基金会,这样的基金会很多,美国的老牌基金会都在进行社会投资。这个基金会过去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资助,一个是投资,投资是赚钱,资助是花钱。现在出现了四部分,第一个是传统的资助,可以理解为传统的社会投资。现在出现的PRI(与项目相关的投资),他们在投资方面,有传统的投资,就是为了多赚钱,还出现了与使命相关的投资,MDI,而PRI 和MDI 属于社会影响力投资。美国政府对PRI 是低息贷款,允许它按照年支出5%来算,允许看成是资助,这样的基金会很多。

  关于社会投资,我们经常算,中国没有多少社会投资,因为基金会资助性的很少,社会企业在中国没有足够发展。但实际上,按照我的一种看法,中国的民非实际已经成为我国社会投资的主要载体。在民非当中,教育、社会服务和卫生这三类加起来占78%,教育类的民办学校主要投资来自于社会私人资本,社会服务类当中的老人院来自私人资本,民办医院也来自于私人资本,为什么说是制度困局?投资的主要来源是市场资本,并非是公益捐赠。但是它面临着国家的“五不”政策,这是法律法规中给他们的定位,出资人不享有任何财产权利,不能分红,没有贷款资格,不准设立分支机构,不能免税。为什么不能免税呢?

  不是非盈利机构吗?为什么不能免税?税务部门说,谁知道你挣不挣钱,私人投资不挣钱我才不相信,所以一概按照有罪推算,所以连真正的非营利的民非也不能免税。这样的“五不”政策面临着产权不清、公私不明的问题,严重制约了社会投资的积极性。民非制度、民非条例是1998 年定的,98 年定的时候是改革的创新的东西,那时候通过民非的制度,它是非企业、非盈利,是模糊的空间吸引私人的投资进入公共服务的领域:教育、医疗卫生、包括一些社会服务。这个政策造成相当多的私人资本进入了服务领域,这是一个进步,是一个突破。但是朋友们,时代已经发展了六分之一个世纪,在六分之一个世纪里面还是“五不”政策,它怎么发展?以老龄产业为例,上海老年公寓的“亲和源”非常有名,投资人是我的朋友,他说这个机构是私人的(据说投资了6 个亿),没有任何财产权,我的性质是非盈利,我的名字叫“非男非女”。某一个人在座谈会上也说:我的名片拿出来,叫非日本人。这样的制度怎么吸引私人投资进来?所以民非投资的困局是老龄产业难以发展的根本原因。老龄产业我们需要多少钱?多少投资?据老龄委预测,2012 年养老产业市场需求为1 万亿,实际供应只有一千亿,只有十分之一,全国老人院的床位需求是800 万张,这是按国际通用标准,每一百人五张床,但是中国独生子女政策需求更高,目前只有266 万张床。制度不改变,国家鼓励社会、民间资本进入老龄产业只能是一句空话。

  钱拿进来没有任何财产权,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些民非投入教育的、养老产业很多都是赚钱的,尤其是教育,他们总是有办法,这样的主体非常不清晰,出资人的权利几乎被剥夺,这个领域再不改革就会有很大的问题,这已经成为社会投资和社会企业发展的瓶颈。

  我们的变革应该怎么做?先把民非制度破坏掉,然后再建设。非盈利的民非是由基金会和公益捐款投资,是真正的非盈利,这个民非还有一个是事业单位非国有化,现在的情况是事业单位越来越多,国家对于社会服务的投资都给了民政,残疾人联合会这样事业单位,现在到处是盖大楼,五星级残疾服务中心,让地方的残疾人到这里接受国家工作人员的服务,浪费大、效率低,而且我相信服务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形象好、硬件好。

  我们的政府越来越有钱,每年有2、3 千亿投入,政府部门不断地建楼,不断扩大事业单位的编制,这是社会服务领域计划经济回潮,非常严重。前几个月的深交会上已经开始批判,社会服务领域的计划经济回潮。这些事业单位(如果)按照温总理的意见,非基本的公共服务应该交给社会,政府就起监督的作用,这样社会投资的效率就会提高。而且把“非”去掉,就是民办事业单位回流。来自市场资本的社会投资是要营利的,是要分红的,还有来自市场资本和公益捐赠混合的社会投资也是要营利的,也是要分红的,它就是社会企业。社会企业股票要涨,所以是红的(笑)。蓝的部分,非营利民办事业单位盈利不分红,大胆地免税,有一些社会企业有的分红,有的不分红,社会企业应该给税收优惠,如同现在残疾人企业、环保企业、农林牧副渔的企业是免税的。教育企业、养老产业,还有医疗机构,市场投资的就是要让它盈利,而且要分红,你要是鼓励的话,就给它税收优惠。可现在他们进入“不男不女”的民非领域,又没有税收优惠。

  社会投资的领域中,还有一批非公募基金会和公募基金会也在进行社会投资,还有企业也在做各种各样的社会投资的项目,时间关系就不一一说了。(PPT)我做得很辛苦,每一个LOGO 都是从网上找下来的(笑),这是中国社会投资领域的变革。

  深圳残友集团的社会投资模式是这样,从资本、基金会、公益机构、科技福利企业、慈善、商业这么一个模式,前几天它获得了英国首届“国际社会企业奖”。组委会评价:这是一个十分具有竞争力的奖项,只有真正具有强大实力的组织才能够获得,残友是一个具有领导意义和启迪意义的社会企业,它关注残疾人的就业,使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帮助残疾人士提升他们的尊严和自我价值。郑卫宁他的口号是:实现残疾人借助高科技强势就业的梦想。

  刚刚出来一个新湖-育公益创投基金,这是一个企业社会投资的创新模式。新湖集团捐赠2 千万设立这个基金,由爱德基金会托管。这个公益创投基金分两个部分,一个是资助公益组织社会创新,一部分是投资社会企业,通过不同的方式,招标、资助公益创新机构和项目;一个是与深德公益共同设立新湖-育公益创投基金管理公司,由深德公益管理。这个公益创投基金是投资社会企业,最终都是关注弱势群体,解决社会问题,创投的模式是委托投资给新湖-育公益基金管理公司,通过股权投资、贷款投资给社会企业,企业赚钱回馈过来,这个钱是捐款,不会回到企业。

  去年12 月份到比尔盖茨办公室,他说中国富人捐款比美国捐款更容易,为什么?他说美国富人是财产继承人,可能有50 个,100 人,他很难决定家族财富捐掉,但是中国富人是财富的创造者。我提出要推动社会投资和公益创新,要提高公益资源使用效率,让更多的基金会成为社会投资机构,让更多的富人慈善家成为社会投资家。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徐永光先生。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