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公益机构出国惹争议 儿慈会表示网友可查账

http://gongyi.sina.com.cn  2012年10月29日09:52  京华时报

  10月29日至11月6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9人将前往旧金山、亚特兰大、华盛顿进行考察,这是该基金会成立三年来第一次出国。

  在出发前,有网友将考察日程表公布在网上,立即引来网友质疑,认为此次考察可能属于非正常使用捐款,公益机构公信力再次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儿慈会出国考察团人员如何构成?费用是否出自捐款?出国考察还是游山玩水?对于一个始终致力于支持民间公益机构、2011年个人捐款达到56%的基金会来说,这次风波背后究竟是“公益”还是“私益”?

  26日,儿慈会传播部负责人姜莹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回应质疑。

  本报记者侯雪竹本报制图谢瑶

  9人组团赴美考察

  疑问1

  领导出国享福利?

  “不是福利照顾,参与考察的均为在一线工作的人员,是从今后基金会工作发展的需要确定人员的。”

  记者:这个培训计划是怎么启动的?

  姜莹:这个计划是美国亮点基金会提出的邀请,行程也是由他们安排的。

  记者:出国将考察哪些地方?

  姜莹:主要是三个地方,旧金山、亚特兰大、华盛顿。计划将考察亚洲基金会、赠与亚洲基金会、男孩女孩基金会、亮点基金会、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儿童救助基金会等。

  记者:行程几日?

  姜莹:以前整个行程只有6天,但经过反复与对方基金会协商,他们认为时间太紧张,很多时间也要耗费在路上,6天时间太紧了,所以最终又加了3天。

  记者:几人参与考察?姜莹:计划9人。

  记者:主要有哪些人?

  分别参与什么项目的考察?

  姜莹:项目部负责项目运作以及资助型项目的工作人员,合作部负责筹款的人员,财务部门进行财务监督和预算的人员,人事部门负责公益内部人事架构及考核,负责儿童大病紧急救助的工作人员、负责孤儿救助的人员,另外还有一名带队的副秘书长。主要都是对口交流。

  记者:考察的目的是什么?

  姜莹:了解美国社会公益慈善业,尤其是少年儿童领域公益慈善业的发展、运作情况,学习先进理念和运作模式。

  记者:还有其他目的吗?姜莹:如果有机会我们也想从国外募集善款,救助我们自己的孩子。

  但第一次去就跟人张口肯定不合适,只能先建立广泛的联系,加深感情,以后合作项目慢慢就会有。

  记者:有必要去9个人吗?

  姜莹:此次考察以年轻人为主,他们还是有必要走出去多了解一些基金会现金的管理方法与项目操作流程。

  记者:考察人员的名单如何确定?

  姜莹:是经过秘书长办公会反复讨论确定的。

  记者:首先考虑各部门领导?

  姜莹:参与考察的均为在一线工作的工作人员,他们自己本身也有提高的愿望。

  记者:从名单看像是搞福利分配?

  姜莹:不是福利照顾,而是从今后基金会工作发展的需要确定人员的。

  疑问2

  考察费用20万

  是否来自公众捐款?

  费用来自于理财收益,理财收益不属于民众直接捐款,属于捐款后产生的。

  记者:此次出国交流预算多少?

  姜莹:预算是25万元,但订票等环节我们都以“省”为原则,整体现在花费下来,金额不超过20万元。

  记者:主要支出是什么?姜莹:来回的机票,85000元左右。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国际机票的税太高,我们已经想办法通过旅行社找最便宜的航线,去的航班我们需要倒两次机,回来倒三次,从华盛顿回,先飞底特律转机到东京再到北京,需要飞30多个小时。

  直飞15小时,但每人价格需要2万多。

  记者:对方邀请,费用为何不是由对方支付?

  姜莹: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好?我们认为受邀是很大的面子。

  过去,我国一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出访时,经费的确常由对方邀请机构担负,但这是出于对等的原则,我们也会负责对方同等人员的接待费用。

  但近几年发生了改变,国外很多邀请出访交流项目都要求国内人员自行负担费用,而且我们本身花费不高,也没有玩的时间,主要目的是我们想让自己的员工开阔眼界,提高公益慈善工作水平,因此我们想用员工培训费用完成这次出访。

  记者:最终费用从哪里支出?

  姜莹:理财收益。

  记者:理财收益是什么?姜莹:基金会募集资金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限定性捐款,捐款人有明确的捐款指向。

  另一部分是非限定性捐赠净资产,捐款进入基金会,基金会可以运作合适的公益项目。

  非限定捐款有四部分:原始捐赠资金、公众非指定性捐款、专项基金的管理费用和理财收益。

  记者:理财收益从哪里来?姜莹:基金会的理财国家有严格的规定,一般是通过银行进行短期的、可以保值增值的,但收益较低的理财。我们必须保证捐款人利益不受损。

  记者:理财收益属于捐款吗?

  姜莹:不属于民众直接捐款,属于捐款后产生的。

  记者:这部分费用的使用,不需要捐款人的同意吗?

  姜莹:非限定性捐款,允许基金会找合适的公益项目进行运作。

  这也不是说都由基金会自己去花,这些钱大部分也用于公益救助。我们只是拿出非限定性捐款中很小的一部分,这部分属于基金会正常的行政管理费用,包括水电费、人员工资开销、行政开销、人员培训等。

  记者:出国考察属于公益项目?

  姜莹:这属于基金会的内部管理运作。基金会正常管理运作的费用可以从行政管理费用中支出,而行政管理费用的抽取可以从理财收益中出,也可以从专项基金管理费用中抽取,这都是合法的,但使用的所有费用不能超过《基金会管理条例》中规定的行政费用比例的10%。

  记者:一年的理财收益能有多少?

  姜莹:从财务部门上报的数字来看,今年的收益有200万左右,可以支付儿慈会基本的行政办公费用。但此次出国考察费用,是从去年的理财收益中支出的。

  记者:理财收益如何分配?姜莹:行政办公费用这部分,主要是房租、水电、人员工资等。我们理事长提出了一个口号:零管理费用。

  也就是说如果在理财收益好的情况下,以后专项基金到儿慈会以后,很可能就不收取项目管理费了,所有捐款都可以用于儿童救助了。

  记者:理财收益向公众公开吗?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京华时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