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现场直击:暴雨中的北京

http://gongyi.sina.com.cn  2012年07月23日10:18  中国青年报

  今天22时许,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北京发布"发出消息称,7月21日北京市发生暴雨到大暴雨天气,截至22日17时,在北京境内共发生因灾死亡37人。

  根据北京市政府7月19日发布的《北京市防汛应急预案》(2012年修订),依据防汛突发事件可能造成的危害程度、波及范围、影响大小、人员及财产损失等情况,由低到高划分为一般防汛突发事件(Ⅳ级)、较大防汛突发事件(Ⅲ级)、重大防汛突发事件(Ⅱ级)、特别重大防汛突发事件(Ⅰ级)四个级别。

  预案规定,当出现下列情况之一时,为特别重大防汛突发事件(Ⅰ级),其中包括,事件已经或可能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特别重大财产损失(直接经济损失5000万元以上)或严重生态环境破坏。

  一场持续20小时的暴雨,让人们看见了不同于常的北京。

  雨从7月21日10时陆续降下,到了中午,雨势滂沱。14时,北京市气象台发布黄色暴雨预警,差不多时候,通州区的一些村庄因遭极端天气袭击,大风掀起房屋顶棚,2人当场死亡,另一些人被送往医院。

  18时30分,黄色暴雨预警升级为橙色;这是北京自2005年建立天气预警制度以来的第一个暴雨橙色预警,当时预计这场降雨将持续20小时。

  住在北五环外立水桥地区的刘文午睡到6点多才醒,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下楼开车,发现车轮有一半竟已泡在水里。“这么大的雨啊!”她这样想着,开车进城觅食。

  此时,隔着一座地铁高架桥的立水桥的东侧,水已经没过了很多车身的一半。略低一些的地方,一些车被淹没得只能看见车顶。有人拍下了“雨海”中泡着的这些车,电视台的记者也往这个“重灾区”赶来。

  这里是几个新建小区共有的一个停车场。这些小区建设得颇为现代,但地下停车场还是容纳不了业主的车辆。这个停车场平时可停5-6排车,有一家停车公司在此收费。有些车主想要省了这笔钱,干脆停在场边的马路上。

  暴雨成灾的时候,收费和不收费的停车位已经显示不出区别。停车公司收费岗亭旁边停着的好几辆车都被泡到车身一半高,车内积水没过座椅。一位福建口音的车主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见昨天下午雨大,就把车挪到稍高一点的马路牙子上,到了晚上雨势还大,他又挪了一次,“再高就无处可去了,这里就像河一样。”

  21时许,立水桥因水深车堵,成了电视里北京暴雨重灾区的直播现场之一。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见,这里聚集着很多车辆,半天也挪不动一步。这些平时看起来结实安全的铁家伙,在水流的冲刷中摇晃,像是淘气孩子手中的木头玩具,没了重量。一辆车在水里泡着泡着漂浮了起来,歪歪扭扭地撞向另一辆车,然后挤在一起,不动了。

  雷雨之中,一切似乎都在晃动、漂浮。

  湖北姑娘高子希是个“北漂”,在广渠门附近一个农贸市场的地下室租房。21时许,水从门缝底下渗进了这个月租400元的单人间。高子希慌了,拿着手机、穿着拖鞋就跑了出来,想了想,又让人帮忙抱出了40多斤的书。“我学历低,想多看点书,心里踏实。”高子希说。

  距离高子希所住地下室300米外的广渠门桥下,此时已是泽国。

  78岁的老李在这里住了20多年,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雨,出门“看看护城河水有多高”,没想到,水位已高过护城河的栅栏。而广渠门桥下东西走向的公路则成了河。有一处U型的低洼地,两边雨水在此聚集,目测水深有两米多。

  站在自家四楼的阳台上,老李一直看着这个“雨河”。一辆卡车从此处开过,随后一辆越野车也想穿过去,但却陷在其中。没几分钟,积水就没过了越野车车顶。此外,还有四辆空车被浸泡在雨水中。

  一位女士迅速将此情况报警,并一路指引救援者来到此车的位置。很多人在电视直播中看见了广渠门越野车的情况,揪心车主的安危。

  漫天雨水之中,许多人被困,更多人担心。

  良子健身总裁朱国凡一直关心雨势,他在微博上发了个“号外”,告诉所有人:良子在京的21家门店全部可以为附近受困人员提供避难通宵留宿,“店里有吃的、喝的、有电视、有沙发、有热水洗澡”,全部免费提供。

  据本报记者了解,当晚良子在京的门店共留宿了近百名受困者。团结湖店的经理郭俊强记得,有一对年轻男女到凌晨两点才来,他们不知道微博上发布的信息,只是试探着问,自己打不到车,也回不了家,是否能暂住。得知这里免费后,他们过意不去,执意要消费点什么,但店里坚持免费,让两人感谢不已。

  家住丰台区程庄北里的赵晶女士也在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她告诉记者,去年7月27日,她曾经和朋友去簋街吃饭遇雨,一位陌生的私家车主将其送到方便打车的地方,见她们上了车才离开,“当时我就想,以后要是遇到相似情况,我也一定尽我所能去帮别人。”

  赵晶的信息,和其它提供帮助的信息一起,在网上形成了一股爱心接力。

  微博上不断有人发布自己的位置和所能提供的资源:“我在西三环北路”、“我在三元桥”、“我在朝阳公园桥东,提供水、食物、干衣服”……而在路上,很多车主打开车门,愿意捎上陌生人一程。一些路人,捡着了被水冲掉的车牌,在大雨中坚持不走,守候失主。

  雨中发生的,也不全是好事。一些滞留在首都机场的旅客发现,出租车不仅难等,还坐地起价,叫价400元、500元。

  望京地区一些私家车主发现了这个情况,自发组织了“双闪车队”,赶往机场,当起了活雷锋。一位志愿车主说,“一开始他们还不相信,认为我们不是好人……我送他们回家,一路都在宣传,我是好人。”

  22时许,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援救队员将广渠门下越野车内的男车主救出。可惜的是,这位34岁的江苏人,已经身亡。

  这个时候,刘文坐地铁回到了立水桥。“吃这顿饭,我看见了太多熄火的车,太多险情。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城市如此脆弱。”

  这场暴雨在7月22日凌晨两点后减弱。到了早晨,北京的交通逐渐恢复正常,首都机场的航班也恢复了。很多市民一觉醒来,看着蓝天白云,颇有不真实的感觉。

  很快,人们会找到昨夜存在的证据。

  一些昨夜因雨被“遗弃”的车辆,一早被贴条儿了。有人提供了一张今早的条儿,上面显示,这辆号牌为蓝色的车停在公益巷附近的某胡同处,于2012年7月22日8时14分被贴条,上面还盖着刻有交通协管员名字的章。

  下午,当事交通队对外称,此举是怕车辆停靠影响今天交通,希望车主尽快将车移走,贴条是提醒,不会罚款。

  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主任王惠今天19时发布微博称,今天有网友微博上说了涉水熄火车辆被贴罚单的事,我即向市领导反映了这一情况,市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刚才常务副市长吉林在市应急指挥中心表示,在遭遇突发灾害的情况下,对熄火车辆贴罚单是不对的,所贴罚单作废。吉林已责成市交管局处理此事。感谢网友的监督!

  7月22日23时50分,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北京发布”发布交管局关于雨后贴条的回应称,交管局已下发通知,雨后以服务疏导为主,对22日协管员擅自粘贴的违法告知单不予录入,对擅自贴条的当事协管员严肃处理、调离工作岗位。

  据悉,21日10时至22日6时,特大暴雨雷电肆虐京城整整20小时。37人死亡、路面塌方31处、5.7万群众转移、8万人被困机场……全城进入应急防汛状态,交通、公安、消防、防汛、排水、急救等部门十万干部连续奋战、万千群众彻夜难眠、守望互助。

  “北京发布”称,此次事件溺水死亡25人,房屋倒塌致死6人,雷击致死1人,触电死亡5人。目前,死者已有22人确定身份,其余15人正在确认中。

  这期间,北京各交通大队7000名交警全部上路维护秩序。很多环卫工人在暴雨中忠于职守,每人守在一个被洪水冲开铁盖的窨井旁边,提醒路人绕开危险。而北京市公安局燕山分局向阳路派出所所长李方洪,则在救助被困群众时以身殉职。46岁的李所长在牺牲前,和他的同事一起,已成功帮助50多人脱险。

  一直战斗在抢险一线的北京市委书记、市长郭金龙强调,北京作为一个特大城市,既有老城区,又有现代化新城。这场暴雨告诉我们,城市的基础设施还比较薄弱。

  北京市水务局消息称,特大暴雨已致北京约190万人受灾,初步统计造成经济损失近百亿元。

  本报北京7月22日电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