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广西全州泥石流灾害现场救援目击

http://gongyi.sina.com.cn  2011年05月11日09:33  中国青年报
广西全州泥石流灾害现场救援目击

5月10日12时07分,救援队员挖出第5具遇难者的遗体,参与救援工作的桂林市消防队员在运送遗体时,都尽量保持担架平稳,以示对遇难者的尊重。庞雨波摄

  泥石流灾害突袭全州一采石场

  5月9日4时20分,还在睡梦中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全州县居民收到一条县气象局发布的暴雨橙色预警手机短信。

  就在这条预警短信发布的当天下午,一场可怕的灾难袭击了位于全州县咸水乡洛江村的广坑槽采石场。9日13时30分左右,刚吃完中午饭正在工棚内休息的20多名采石场工人突然听到巨大的轰鸣声,几秒钟之间,大家还来不及辨清方位逃跑,从工棚南侧山体上崩塌的泥石流,瞬间就将他们掩埋在厚厚的泥石之下。

  9日13时50分左右,桂林市公安、消防、武警、安监、国土、卫生等多个部门收到报警,一支支不同战线的救援队伍迅速赶往灾害发生地点。

  赶往现场增援的人员很快超过了200人。桂林市和全州县的相关领导也火速赶往事发地点,并在现场成立领导小组和现场指挥部,下设抢救、后勤保障、秩序维护、信息汇报4个专门工作组,调集大型机械全力以赴抢救。

  全州泥石流现场救援指挥部最新确认,截至10日零时,此次泥石流灾害共造成5人死亡、17人失踪。

  5月10日1时,中国青年报记者赶到泥石流事故发生地点时,山谷中仍旧机器声轰鸣。从村道上往泥石流塌方的事故点走,一路上都是松软的淤泥,从上游流下来的泥水哗哗作响。借着手电筒的灯光,记者一步一滑地朝救援现场走去,衣服和鞋子很快沾满了泥水。

  “你们还是别往里面走了,太危险了。”坐在路边休息的一名武警战士提醒说。这名武警战士叫秦仲林(音),9日13时50分接到110报警的电话后,15时他们就赶了过来,“我们在途中第一时间还通知了桂林支队,因为光凭我们全州辖区中队3台救援车7个人的救援力量肯定不够。我们从支队调集兴安、桂林等几个中队赶到县城。”

  秦仲林和他的战友到达事故现场后,带队的领导把他们分成两组,一组负责警戒、防止山体再次滑坡;另一组负责搜救被困人员,看有没有生命迹象。

  “刚才又下起雨来了,可能引发新的泥石流,你们往里面走要当心!”这名武警战士关切地说。

  为了解事故现场救援工作的进展情况,记者还是冒险进入了抢险施工的场地旁。只见几个人高的一个大土堆上,七八辆挖掘机不停地挥舞着“手臂”,奋力地要从土堆里发现些什么。黑暗中,几束探照灯光上下闪烁,让一旁等待的人们更加紧张了。

  “大家都赶快撤!”10日2时左右,天空中的雨点越下越大。为防止次生灾害的发生,救援行动被迫中止,所有人不得不撤离现场。

  在返回的路上,记者遇到了参与救援工作的全州县委副书记唐超斌。他介绍说,发生事故的采石场是中铁五局直属的,所采石料专门用来建设高速铁路。今年过完年以后,桂林地区一直干旱,而近段时间由于连续几天的强降雨,山上的土壤遇水膨胀,造成山体崩塌,从而引发泥石流。

  唐超斌告诉记者,9日下午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后救出两个人,很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其中一人因伤势过重在抢救过程中遇难,另外一人生命体征比较平稳,另有17人下落不明。

  已近渺茫的生还希望

  桂林消防支队支队长黄星所在的这支队伍曾经参加过2008年汶川地震的抗震救援工作。5月10日中午,在继续展开的救援作业现场,黄星感慨地对记者说,这次施救工作的难度相当大。

  “一是土方量大,据专家初步勘测,泥石流塌方量为25万~30万立方米;二是失踪人员被埋的深度深,达七八米;三是事故发生时现场目击者少,很难确定他们逃跑的方向。”黄星说,为了随时参与救援,消防队员们昨夜就在救援现场路边的消防车里过夜,大家合眼几个小时后,又在10日8时许投入新的救援抢险工作。

  和艰苦的救援工作相比,更让施救人员感到痛心的是,那些被泥石流掩埋的采石场工人的生还希望已近渺茫。

  桂林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抢险救援班战士刘定锐,今年才24岁,但他已经参加过多次抢险救援工作了。跟以前的救援工作相比,以前他都是为了抢救活人,而这次却是为了告慰死者。

  9日下午,刘定锐和战友从桂林市赶过来后,马上利用带来的生命探测仪进行探测。“刚开始,我们看到被压倒的卡车和勾机旁有一点儿缝隙,觉得可能还有生还者,可在不同的方位探测了一两个小时,都没发现生命迹象。”刘定锐说,“想到死了那么多人,而且大都是三四十岁的青壮年,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在厚厚的泥层下,曾经是采石场工人们吃饭、住宿过的生活区。20多条鲜活的生命瞬间让无情的灾难带入了从此寂静无声的世界。为了赶在新一轮降雨前尽量找到遇难者遗体,9辆大型挖掘机不间断地实施挖掘工作,身着制服的消防队员、武警官兵和卫生防疫人员在一旁默默守候。

  5月10日12时07分,挖掘机挖出第5具遇难者的遗体,等待了许久的桂林消防支队特勤大队大队长黄澎友和队员们马上冲上前去,小心地对遗体进行清理和搬运。尽管路面坑洼不平,但大家在向外运送遗体时,都竭尽全力地保持担架平稳,以示对遇难者的尊重。

  “我们反复叮嘱那些挖掘机操作工,作业时越往深处越要小心些,以免破坏了遗体。”黄澎友说。

  天灾还是人祸

  “这次的泥石流灾害跟采石有直接关系吗?”

  5月10日下午,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张旭赶到泥石流事发现场。望着眼前的一幕幕惨状,他不禁问道。

  “专家告诉我们,这是因为暴雨引起的山体滑坡,它(采石场)的采矿面在那一边。”全州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赵奇玲指着距离滑坡山体几百米的另一个山头说,事发之前头一天,县里根据天气情况,要求各乡镇做好应对准备,乡里的通知都发到了各个点,要求企业的负责人做好监测工作。事发当时,这家采石场有一些监测员正在监测地形,后面发现不对了,就赶紧传信息下来,让工人躲避,但已经来不及了。

  “9日10时,我们乡企业办的人员还跟这里的业主通了电话,他们也明确反馈,我们停业了,正在做检查。因为政府已明确告诉他们这里地形很复杂,容易引发泥石流。” 赵奇玲说。

  按照赵奇玲的说法,采石场的业主应该是知道暴雨来临所会导致的危险,然而,为什么悲剧还是没能避免呢?

  记者在救援现场看到,被掩埋的采石场工人生活区位于一块三面环山的凹地,北面有一条小路通往外界。事故发生后,位于工棚南面的大山将近一半的山体都已塌方,山下方的泥石流堆积区长约一两公里。为什么这个工人集中居住的地方,要选择在这样一个存在地质隐患的凹地?为什么在政府发出预警后,工人们没有及时撤离?

  事故发生当天,这个采矿场的业主在指认地形后,已经被公安部门控制。记者提出要采访他时,政府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方便,因为公安取证调查的时候是保密的。

  5月10日15时30分,在救援现场附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广西全州县委副书记唐超斌称,截至目前,这场泥石流灾害已经有7人遇难,15人失踪。

  “这是一起天灾还是人祸?”

  “最后到底是什么,肯定是以专家的签字为准,是吧?专家初步认定这是一起由于这个山崩引起的泥石流……”唐超斌表示,事故的认定结果有个过程,现在还只能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