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救助渠道不畅让“打拐”力不从心

http://gongyi.sina.com.cn  2009年10月12日10:42  中国青年报

  9月11日,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第二住院部二层的一间病房内,一个名叫聪聪的小男孩儿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聪聪娇小的头被两层纱布紧紧地绷着,嘴巴周围缠绕着一圈人工食管,瘦得可以明显看到关节和骨架的身上,盖着一条红白相间的毛毯。

  和聪聪同住一间病房的妇女边咋舌边自言自语道,“这孩子真可怜,前几天连续高烧差点送了命,到这个地步了,亲生父母却不在身边。”

  守在床头,自称是聪聪“母亲”的中年妇女林华承认,“聪聪是他们从当地一个人贩子手中买来的。”而在床尾只顾唉声叹气的,是林华的丈夫老严。

  老严弟兄3个,皆没有生育。在宗族观念和传宗接代思想浓厚的老严家乡福建尤溪县,严家人总感觉在人面前脸上无光,抬不起头来。

  今年3月,夫妻俩决定买一个孩子,并且和人贩子点明要男孩。没过多久,尤溪当地的一个“中介”给严家送来一个6岁的男孩。

  一心想要个孩子的林华夫妇,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并贷了1.3万元高利贷,才买下了这个孩子。

  一直苦于无儿无女的严家,突然有了一个可以传宗接代的男孩,这让严家人高兴不已。可好景不长,今年7月底,聪聪忽然发病,不断呕吐,反复发烧。经过福建多家医院诊断,聪聪的病因逐渐明朗:结构性脑膜炎。

  病因诊断清楚了,但昂贵的治疗费却卡住了对聪聪的治疗。

  8月14日,福建“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从当地一家媒体报道中得知了聪聪的情况。该志愿者组织负责人薛健当天中午便到医院了解情况,他认为“聪聪的情况符合‘宝贝回家’救助的对象,我们应动员力量救助这个孩子。”

  当天,薛健便通过网络发帖号召“宝贝回家“志愿者为聪聪捐款。

  截至目前,福建“宝贝回家”志愿组织已筹集到捐款51836元,其中注入聪聪医疗账户22450元。

  在积极捐款救助聪聪的同时,福建“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也通过与当地警方搭建起来的沟通渠道,将此情况反映给了福建省公安厅。

  9月12日,福建省公安厅刑侦二队副队长欧孝震向记者介绍了最新的调查情况:已抓捕3名人贩,基本可以确定聪聪是从云南山区被拐卖的,而且贩卖聪聪的人很有可能是他的亲人。

  对福建“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而言,他们目前关注的不只是聪聪的健康和身世,更关注尤溪当地被拐卖儿童的情况。据林华称,在福建尤溪,当地人从外面买儿童的现象很常见,“老严的哥哥就曾领养了一个女儿,现在都已经20多岁了”。

  “闽南地区,特别是泉州等地因传宗接代观念浓厚,买卖儿童的现象比较严重。”福建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赵肃歧承认,福建是被拐卖儿童的主要拐入地。

  欧孝震介绍,被拐入福建的儿童大多来自云南、贵州、四川和广西,也有部分来自缅甸、越南等周边国家。

  就在记者采访期间,福建龙岩警方破获了一起系列拐卖儿童案,抓获唐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成功解救一名出生才20多天的男婴。

  在欧孝震看来,福建的“打拐”工作开展起来比全国其他地区更为困难。他告诉记者,目前拐卖儿童的交易呈半自愿趋势,有些卖儿童的人正是这些儿童的亲戚甚至父母。在西部一些贫困落后的山区,有些家长愿意将自己的孩子卖给人贩子,而福建地区经济发展好且宗族观念强等,使这里有很强的购买市场。欧孝震认为,目前拐卖人口的供需链条已经搭成,贩卖儿童已成为一道产业。

  在宗族观念尤为严重的闽南,很多人不但认为买卖儿童不是违法行为,反而认为将孩子买到经济条件好的家庭是为孩子好,这就造成在侦查和解救过程中,公安部门很少能从当地人中得到有力的支持。

  更令公安机关感到困难的,是被解救儿童的安置问题。欧孝震介绍,按照规定,被解救儿童应由民政部门无条件接收,但民政部门不大愿意接收这些儿童,有时甚至直接拒绝接收。在这种情况下,公安机关还要出钱雇人寄养被解救的儿童。

  欧孝震认为,缺乏通畅的救助渠道使公安部门的“打拐”行动力不从心,并陷入相当尴尬的境地。(文/本报记者 田国垒)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