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大包干带头人严俊昌:敢说敢做淮西汉

http://gongyi.sina.com.cn  2009年08月31日16:35  新浪公益
大包干带头人严俊昌:敢说敢做淮西汉


  淮西凤阳是块神奇的土地,680年前,他逼出了个农民皇帝朱元璋,30年前,他又逼出了个农民队长严俊昌。

  生产队长,如果放在封建王朝,应该连九品官都不是,最多只能算里正之类的乡绅。然而正是这个不入流的小官,做到了一代枭雄朱皇上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不仅让淮西农民吃上了饱饭,还让全国农民都过上了温饱生活。

  和朱皇上一样,这个小小的生产队长严俊昌是被“饿肚子”逼上历史舞台的。

  严俊昌生活的安徽凤阳小岗,自古就是个十年九荒的地方,如果天灾再加人祸,这里的悲剧应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1958年,大跃进开始,仅仅一年时间,村就开始饿死人,120多口人的小岗,饿死67人,死绝了6户。这种情况10多年过去,没有什么变化,1971年的小岗,每个人一年只能分100多斤粮食,饿死人的一幕幕至今严俊昌都历历在目:“家中七八口人,都饿死了,看到你来了,一下爬起来,但就是站不稳,轰得一下就倒下去了,就是这样啊。所以啊,看到这个,什么都不怕了,就想着要去干事,只要能救大家,哪怕拉出去杀脑袋都值了。”

  准备和严俊昌一起掉脑袋的还有17个农民,在一个阴天的下午,他们秘密集会,在一张纸上按下手印,分田到户,保证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全是自己的。与此同时,大家盟誓,如果发生不测,定要养活干部的小孩。大包干按血印的18名农民之一严宏昌说:“如果干部倒霉坐了牢,我们就给干部送牢饭,如果真的杀头枪毙,就把他小孩养活到18岁。”

  大包干头一年,人争气,庄稼也争气,第二年就收获了13万斤粮食,这比大包干前一年2万8千斤的产量翻了4倍都不止,多年靠借款过日子的小岗人,这一年还上了600元的贷款。吃饱了肚子,挣足了面子,而且脑袋还长在脖子上,并没有发生干部被砍头的悲剧。67岁的严俊昌感叹天不灭我:“天不灭我严俊昌,天时地利人和。我要感谢三个人,一个是陈庭元,一个是王郁昭,一个是万里。最后要归到邓小平。”

  陈庭元是当时凤阳的县委书记,这位父母官其实是默许了严俊昌们这么干。王郁昭是当时滁州地位书记。他明确表态,先干一年试试看。万里是当时安徽省委书记,它把一年试试看,改成了“批准干5年”。

  若不是这些清醒、亲民、善良、有血性的父母官顶着说不定何时落下的天子剑,中国农民吃饱饭的日子可能还要往后推迟,而每推迟一天,都意味着有人被饿死,甚至一户一户的死绝。

  严俊昌感谢这三位父母官,尤其是万里,用他的话说,就是要给万里磕头。因为他知道万里冒的风险比他大得多。北京的一些老干部告诉他,如果没有万里,没有小平,他就是100个脑袋都没有了。

  记者在查阅当年大包干记录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重庆晚报2005年刊载的一篇报道。报道说,根据荣昌县档案馆的历史档案,早在1976年,荣昌县清升镇楠木沟村就已包产到户,搞单干的生产队长李万玉挨了批斗,摘掉了队长的乌纱帽。当时公社和区委对李万玉的事件的处理意见是“彻底砸烂单干妖风”。

  同样是饿死人的地方,同样是生产队长,同样是包产到户,遭遇却是天壤之别,其间况味,让人不禁唏嘘长叹。没有不怕砍头的主帅,哪有冲锋杀敌的将军?

  严俊昌没有成为李万玉是严俊昌的幸运,是小岗和安徽的幸运,也是中国农民的幸运。严俊昌并不知道李万玉的事情,但他真心的感谢三个书记,尤其是万里。万里视察小岗时,留下的三句话,至今言犹在耳。“第一,切切不能说假话。第二,搞好养殖业,老婆孩子辛苦一年,幸福过个年。第三,户户要存一年的粮,遇到天灾,要有粮食。”

  万里的三个交待,尤其是第一个,切切不可说假话,深深的印在了严俊昌心里,此后30年,这位淮西汉子,顶着各种压力,在各种场合,发出真实的声音,让中央决策层一次次看到中国农村的真实面貌。

  严俊昌告诉记者,大包干开始后,过了几年,农民有点钱了,地方政府就开始乱收费了。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乱罚款已经严重到不交罚款就扒农民的家门,或者罚多少钱就从农民粮仓里扒多少粮食。村民要是抗拒打架,就被抓到派出所。

  当时严俊昌是村长,虽然明知这样做不对,我作为村长还是要带人去扒粮食。

  这个带着农民大包干的淮西汉子实在看不下去,也干不下去了,就给王郁昭写了封信。“写农民负担重,小麦、苗木、油料、,罚款,税费,特产税,杀一头猪要20块钱。”

  王郁昭把这封信带给了万里。于是温家宝亲自到了小岗村。

  温家宝还没来,县委人大的一位领导就找到严俊昌,没来之前,对他说:“老严,你这次不能再说实话了,你这个实话说了弄得我们集体政府都不好看。严俊昌鼓着眼睛把这位领导顶了回去,他说:“我不讲空话。”于是这位领导说:“不管你说不说空话,我们不安排你说话。”

  温家宝来的时候,县里借口说抽水把土路给拦了,没有安排温家宝到小岗村和严俊昌见面。要散会的时候,温家宝说,不行,有几个老同志点名说一定要找到严俊昌,请他讲话。温家宝的一句话,让严俊昌有了再次说话的机会。

  他在会上掏心窝子的说:“我如果不讲,对不起党,也对不起群众。我们就要说实话,我们政府只有脚踏实地实事求是才有希望,不能净搞弄虚作假。有人说农民种地那么富,人均收入那么多钱,其实没有。实际上只能解决温饱。哪有那许多钱?我们每年人均只能收到七八百、上千块的样子。”

  严俊昌接着说,为什么搞大包干?因为大集体挫伤了劳动积极性,党和群众的距离越拉越大,群众不相信我们党。可我们现在这样单干后生活都过好了,为什么党和群众的距离又拉大了呢?群众瞧不起我们干部呢?现在净搞什么乱摊派乱罚款?这种乱收费乱罚款农民怎么看得过去?我们赚的还不够政府要的,这不是个问题吗?

  当时温家宝就问,严俊昌提的可是事实?县委书记不敢回答,就说,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温家宝说,严俊昌提的如果是事实,立即纠正,老农民这么朴实,怎么种田种得这么辛苦呢?

  当年我们一个公社就没有交这些罚款。第二年,其他的乱收费也都不敢收了。有的人就说大家要买花炮到严俊昌门口放,他这一告状我们每年要省多少钱。

  如今,严俊昌已经不再担任任何职务,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正在自家的两层搂前带孙子。当年万里对严俊昌说,人家国外,都是两层楼,农民还开着小汽车。现在,这些美好的图景在小岗村部分的变成了事实。严俊昌感叹,近年党中央的农村政策真是好,不但不交税了,还要粮食直补,农民也能够有医保了。“吃,住,穿,都有了,是有奔头的。”

  当记者问他,对三农问题有什么好的建议时,他说,一是政策要稳定,二是物价不能太高。三是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千万不能破坏。“现在破坏土地我是很心痛的,我不是光考虑自己,我考虑我的子孙。”

  记者离开小岗村的时候,听到一些农民说,严俊昌因为看不惯现在的一些村干部占用农民的土地,常和他们理论,说话说的不中听。或许,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严俊昌。他的英雄之处并不在于饿得要死的时候提着脑袋“分田到户”,因为不分田,那脑袋也长久不了,“饿死是死,分了还有活路”,这是无奈之举,算不得英雄。他的英雄之处在于,吃饱了肚子,住上了楼房后还坚持讲真话,这些真话让很多人不舒服,但他讲了,从小岗讲到凤阳,从凤阳讲到北京。他不是那种功成身退的人,他不会因为爱惜自己的名声,顾着自己的饭碗,而置乡亲利益于不顾,看不惯的他就要说,说得透,说的重,让有些人不舒服,却让中央领导一次次了解到小岗和中国农村的真实情况。这个67岁的老头,大眼睛里面依然有童贞,闪烁着坚定而倔强的光,他蹲在记者面前,一字一顿的说:“人是怎么死的?吹牛逼吹死的”。

  为了不让饿死人的悲剧再发生,30年来严俊昌坚持讲真话,当身边当年一起按手印的一些兄弟说起假话的时候,当年支持他的一些领导也开始不那么愿意讲真话的时候,这真话显得更有分量。中国有句古话,“文死谏,武死战,国不亡!”,一个国家,当其处于盛世之时,尤需犯言直谏之士,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能多几个严俊昌,实属国家之幸事。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浪公益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