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新长城募款挑战”志愿者首日筹万元

http://gongyi.sina.com.cn 2008年07月15日10:03  新京报
“新长城募款挑战”志愿者首日筹万元

昨日,一名澳大利亚志愿者在双安商场附近筹集善款,给爱心人士送上环保手提袋。本报记者 吴江 摄

“新长城募款挑战”志愿者首日筹万元

昨日,劳累的志愿者趴在捐款箱边休息。本报记者 吴江 摄

  本报讯 昨日,“新长城5·12地震灾区寻访助学暨青少年筹款挑战行动”挑战第一天,细雨中,23队孩子们各显神通,按照各队预定的计划募集善款。截至昨日下午,中国扶贫基金会共收到挑战选手募集到的善款一万余元。

  街头各显神通

  两三个人行动不如多联合几个人,提高募捐效率。挑战小组的孩子们开始各自寻找合作队伍。昨日上午,“Sunshine seeker”和“手”队联手在双安商场附近的天桥上募捐,从上午10时半到下午1时半,3小时共募集2945.86元。“一家人”在中关村则巧遇其他三个组成员,也顺带拉进自己的小队。

  各个小组没有忘记自己承诺募捐的数额。“Sunshine seeker”和“手”队提前说好,捐款五五分成,成绩各算一半。

  晨曦队的赵景深说,上午他联系了汇丰银行,他得赶在下午4点前回家等电话。他们组目标是国际银行和酒店,三位孩子充分利用父母和自己的关系,不用街头募款的方式来筹集资金。北京小孩队的目标里,最大的捐款来源居然是“杀熟”,三个女孩子计划通过“杀熟”募集到5000元。“老师说,熟人好募钱。”关梦婷吐了吐舌头,咧着嘴嘿嘿笑。

  被拒绝是常事

  募款时被拒绝是常有的事,有时还会被呵斥,嗓子也沙哑了,孩子们还在坚持。下午1时许,队员们回到基金会,趴在桌子上小睡了一会儿,又去募款了。这时,只剩下“Sunshine seeker”独自奋斗,“手”队换了一种方式,开始联系企业。“有点受刺激了,这么厉害。”“北京小孩”队队长关梦婷笑着说。

  截至昨日下午6时,基金会共收到募款7000余元。3个小时后,基金会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Sunshine seeker”队坚持奋战,又筹到2330多元。至此募款首日共筹集善款过万元,活动还将进行9天,队员们的计划筹款总数为58.7万元。

  故事

  “手”队队长打爆手机费

  “妈,我给企业打电话话费快打没了,帮我充点钱吧。”昨日上午,“手”队的队长崔玉成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因为要不停地给各个企业打电话,崔玉成的话费用得很快。崔玉成还告诉妈妈,他打算打车去跑各个家乐福,联系捐款。崔妈妈听后问儿子,“为啥不让我开车帮忙?”崔玉成想了想说,“算了,我还是打车靠自己吧。”虽然打车钱仍然是妈妈出,但崔玉成希望,自己能独立完成。

  外籍队员派发环保袋

  两个队伍联合,3小时募得3000元

  3个小时,近3千元善款,“Sunshine seeker”和“手”的组合队的募款效率让其他一些队羡慕。他们的成功,自有杀手锏。但成功的背后还有辛酸。

  杀手锏之一,外国男孩捧募捐箱。队员任杰说,“手”队的澳大利亚男孩屈韬被他们安排捧募捐箱,“他的样子比较吸引人。”屈韬平时话不多,但募捐起来说得一口流利英语,他募到的钱还不少。

  杀手锏之二,发放环保袋。满胳膊挂满了桔黄色的环保袋,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些环保袋是“Sunshine seeker”队提前募集到的,“有的人就为了袋子来的,只捐1块钱。”女队员翁立婷说,3个小时,他们共发放了300多个环保袋。

  杀手锏之三,下雨也淋着,会感动别人。翁立婷的刘海紧紧地贴在了额头上。崔李伟打着喷嚏,每一位孩子的队服都淋湿了。“太感人了,我真的感动得都哭了。”扶贫基金会工作人员凌云看到孩子们这么努力,特别心疼。中午休息时,叫孩子们赶快换上干衣服。“我看到拿袋子的人就想跑上去说谢谢。”凌云说,雨打在胳膊上,凉丝丝的,但他感动了一天。

  队员们把这场雨看成是“天时”,配合天桥的“地利”,还有捐款者的“人和”,这些因素,让他们上午超额完成任务。

  活动小贴士

  捐助标准:

  小学生:500元/人/年

  中学生:2000元/人/年

  大学生:2000元/人/年

  注:捐款的8%为项目执行经费。

  捐款电话:010-62639775、62639776

  本组稿件采写/本报记者 王卡拉 实习生 向星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