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人大代表蔡学恩:再不改变就晚了

http://gongyi.sina.com.cn  2013年03月14日10:39  中国环境报

蔡学恩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首席执行合伙人。

  蔡学恩,一个很不一样的采访对象。他意气风发,又忧心忡忡;他才思敏捷,又固执己见;他善察言观色,又敢于直接向省领导进谏。

  作为一名律师,他为环境保护法修订而忧;作为一名人大代表,他为保护公众环境权益而战;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希望自己的心声能被更多人听见……

  ■关于环保立法
  “不想再用修订这两个字,希望能重新立法。”

  刚从代表团会议室走出来,蔡学恩就被一些媒体记者跟上向他约采访,可是几次都被他回绝了。他指指我说,“已经约好了。”

  作为律师,他一定是喜欢遵守规则的。

  记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环保法的修订。刚说出“修订”这两个字,蔡学恩马上就很严肃、很坚决地说:“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不想再用修订这两个字,而是希望能重新立法。就是因为这两个说法概念的不同,导致目前主导环境法修改的思路可能被框住了,不敢大胆地往前走几步。”

  从蔡学恩的话里,可以看出他对目前《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并不满意。

  在看他来,1989年制定的《环境保护法》主要针对的是污染防治,已经无法解决当前的环境问题。而目前的《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也不能适应如今中国社会的发展,因为其操作性不强。他认为,作为一部法律,应该有稳定性、长期性和科学性。

  谈到这里,蔡学恩明显有些激动,他说,如果再过5年我们才有大的改变,那就晚了。所以,蔡学恩再次呼吁,一定要树立重新立法的概念。

  蔡学恩还指出,环保立法应该是开放式的。他说,不能再是部门立法、小范围立法,而应该是公众、专家、相关部门共同参与。虽然目前《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是对公众公开的,也组织专家学者进行多次探讨,但起草小组本身就应该有各方面人员参加来进行利益博弈。

  同时,他还建议,环保立法要有政治性,对管理体制、主体的权利义务、基本制度、基本法律责任都要进行明确的规定,让单项的土壤、大气、海洋、生物多样性等相关法律都在这部法律之下。

  蔡学恩说,这样的建议不是想像出来的,很多国家已经有这样的先例。比如,新西兰曾制定了59部环境资源法,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制定了一部框架式的法律,统领所有之前的环境法,翻译成中文是自然资源管理法。

  “还有法国环境宪章。”蔡学恩拿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纸给记者。“为了接受你的采访,我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这是法国环境宪章的翻译稿。”这张纸上写着:“法国环境宪章2004年颁布,2005年宪法修正将其加入宪法序言第一条,成为宪法规范群的一部分,具有宪法效力……”

  单薄的一张纸上,记载的是蔡学恩的专业和认真,承载的是蔡学恩对推进环保立法的执着与努力。

  ■关于项目决策
  “澳大利亚的环境法院,可以撤销政府颁发的许可证。”

  蔡学恩告诉记者,他关注的第二个问题是希望将建设项目规划纳入环保法范畴。

  “现在国家相关部门开始关注并组织专家研究建设项目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我的建议是一定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蔡学恩说。

  “我刚去过澳大利亚的环境法院,他们有自己的一栋大楼,有最好的环境法官。法院受理的案件不仅仅是污染侵权案件,对建设项目规划也可以进行判决。”蔡学恩告诉记者,他曾亲眼见过一次澳大利亚环境法院的庭审过程。案件是关于当地政府想开采一个矿并投入了一定的资金,可是公众、非政府组织认为这对环境、健康都有影响,所以坚决反对并把政府告上了法庭。法庭请了一批相关专家来审议政府应该不应该在那里采矿,最后提出撤销其许可证。

  在蔡学恩看来,如果在环境法律中对建设项目规划进行明确规定,法院可以对相关案件进行审理,才能实现利益相关方真正的博弈,才能真正深入推进环境保护。“虽然澳大利亚当地政府被撤销了采矿许可证,但是并不会认为没有面子,反而觉得这样很正常。”

  ■关于环评制度
  “有制度又没人为此负责就太不正常了。”

  蔡学恩说,他关注的第3个问题是环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颠覆性地思考现有的环评制度。

  “环评作为一种制度,到目前为止,却几乎没有人为此负过责任,这是很不正常的。”

  蔡学恩说,现在进行项目环评,虽然有一些专家做了环评报告,签了字,可是若干年后这个项目出现问题了,却没有人来负责,因为法律并没有做出相关规定。另外,还可能存在一些环评机构,企业让它怎么写它就怎么写,最后收个环评费就完事了。

  “法律要进行这样的规定,无论是院士还是普通技术人员,只要在环评报告上签了字就需要负终身责任。”蔡学恩强调,“作为律师和会计师,假如在上市公司报告上签字后出现了问题,最高要担负刑事责任,这里涉及的还只是企业。而环境问题涉及的是公众利益,环评报告出了错,却没人为此负责。”蔡学恩对此表示不理解。

  从操作性的角度来思考,记者反问蔡学恩:专家对环评的意见如果是基于自己的科学知识做出的,倘若因为其知识水平不够而出了错,那么,还需要对专家进行追责吗?

  关于这个问题,蔡学恩显然已经有过思考。所以,他转而反问记者:“你听说过意大利一个科学家因为地震预测错误被抓吗?现在,我们不去探讨这个人应不应该被抓。试想一下,如果在环评报告书上签字的人并非是故意的,是勤勉尽责的,或者出于外部原因最终导致出现了问题,那就不应该追责。如果是因为疏忽或故意而导致出现了错误,那就应该被追责。”

  “这是关系子孙后代的事情。环评出了错不仅要负法律上的责任,还应该禁止其再进入这个行业。”蔡学恩说。

  ■关于环保法庭
  “有经验可循为什么不建?”

  采访蔡学恩,环保法庭是必不可少的话题。他对记者说,设置专业的环保法庭,能提高环境案件审判的数量和质量,还可以避免传统法院受理、审理排队挂号的现象,使环境案件能快速立案、快速审理和判决。

  “一定要把环保法庭建立起来,不能再拖了。如果我们再过五年、八年去做这些事情,这既不符合党的十八大精神要求,也不顺应公众的期待,不利于建设美丽中国。”说到这里,蔡学恩很着急。他说,我们不能再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拖下去了。

  建立环保法庭难不难?蔡学恩认为,并不难。在这方面,我们不需要自创,发达国家已经有很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我国现在也有很多地方进行了试点。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77个环保法庭,主要以环保审判庭、独立建制的环保法庭和环保合议庭等模式存在。蔡学恩告诉记者,这一建议他已经当面向湖北省有关领导提出,希望能得到支持。

  这就是蔡学恩。不论他对环境法律的种种建议能否得到最快的回应,他的思考都已经显现出了价值。


蔡学恩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湖北代表团驻地接受媒体采访。 中国环境报记者 黄婷婷摄

    中国环境报记者 黄婷婷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中国环境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