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当污染一天天向我们逼近

http://gongyi.sina.com.cn  2010年01月19日14:27  公益时报

  当陕西凤翔传出多名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消息时,我尚不知“血铅超标”为何物;当河南济源再次出现血铅超标儿童时,我觉得它距我依然遥远;当广东清远、云南东川又接连爆出大规模儿童血铅超标且有多人确诊为重度中毒时,我知道了血铅超标会对人的身体和心智造成严重伤害,并为可怕的铅毒并未侵蚀到我的家乡、我的亲人而心存几分侥幸……但就在几天前,我从媒体上看到了一则消息:江苏省大丰市经济开发区的一个村子里出现了51名儿童和多名成人血铅中毒事件。

  就在国人一遍遍为我们的经济增长、为我们的GDP稳步上升、为烙有“MADE IN CHINA”标识的商品行销全球而欢欣鼓舞的同时,我们悲哀地发现:污染以及由此带来的种种灾难也正一步步向我们逼近。污染像一只巨蟒在蹂躏、吞噬着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健康、我们的幸福和未来。就在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爆出之前的两个月,大丰市刚刚获得了苏北首家“全国卫生城市”称号并且第七次跻身“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行列。这两个美丽的头衔与铅污染事件加在一起折射出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为了“发展经济”,可以罔顾一切,包括民众的健康、幸福和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只要经济发展了(不管这种发展成本如何巨大),就可以获得各种对百姓来说毫无价值而对官员来讲却可彰显其辉煌政绩的堂皇的冠冕。这样的“发展”究竟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还是将人们赶上绝境?

  当今中国的发展似乎进入了一种怪圈:美丽的山水田园往往与贫穷落后相伴,而经济的发展又常常要以牺牲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为代价。在经济发展之后,在我们奔小康求富裕的梦想渐成事实之时,人们猛然发现自己失去的似乎更多。我们失去了碧水蓝天锦绣家园,失去了淙淙的清泉葱郁的森林,失去了欢唱的小鸟美丽的鱼儿,失去了清新的空气深邃的星空……堪称仙境的太湖滇池被藻类所霸占,连高原上的青海湖畔也垃圾成山……比这更可悲的是,那些野蛮决策者的所作所为却让治下的百姓代尝了巨大的苦果:“癌症村”、“怪病村”频频出现,血铅超标的祸患彼伏此起,层出不穷的水污染事件让一个又一个城市发生水荒……当这些灾难性的后果难以遮掩以至在世人面前曝光之后,为了整治污染,消除后患,我们又要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再说,那些被严重污染了的水土大气是否还会清新依旧?那些被污染物摧残过的生命是否还会健康依然?而那些因污染而致残致命者就只能永远成为“经济发展”的牺牲者了。不要说这是经济发展的必要代价,这样的代价太过昂贵。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不少能够给当地带来高额利税的高污染企业在一些发达地区被取缔后,他们并未关张大吉,而是迅速转移到那些亟需“脱贫致富”的地方继续发展了。就像酿成大丰市铅污染事件的罪魁——某蓄电池厂原本便是被无锡市驱逐出境的一家高污染企业。发达地区的淘汰企业摇身一变却成了苏北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座上宾,个中玄机真的发人深思。今后他们大概难以再在大丰待下去了,谁知道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又是哪里呢?

  有这样一种“不惜血本求发展”的思维模式存在,有这样罔顾民生一心向“钱”的企业存在,就不要指望污染会从我们身边绝迹。为此,我们每个人(包括那些以为污染永远也伤害不到自己的人)都要树立起一种强烈的反污染意识。经历过纳粹德国“洗礼”的新教神父马丁留下的一段悔恨之语很值得我们深思:“当他们杀害犹太人时,我没有站起来说话;当他们杀害基督徒时,我没有站起来说话,当他们杀害民主党时,我没有站起来说话;最终当他们走向我时,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污染其实也一样,不要像以为它离你尚远,也许某一天早上它就伤害到了你的亲人甚至你自己。等那时再来“反污”,为时晚矣!(文/王淦生)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公益时报发表的文章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