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慈善捐赠统计“中国体系”横空出世

http://gongyi.sina.com.cn 2008年01月18日14:18  公益时报

  作为一面积极扬善的鲜明旗帜,中国慈善排行榜在被社会各界誉为是“政府指导、民间主办、媒体发布”的权威模式下,探索出国内首个本土化的捐赠数据调查体系,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包括国际知名咨询公司、调查公司、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对捐赠数据进行调查、统计和核实,公信力毋庸置疑。更为重要的是,该调查体系将广泛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慈善事业,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的意义已经远远不止是一个调查体系。

  李小健

  探寻中国慈善捐赠信息统计模式的脚步,在荆棘丛生的道路上一步步前行。终于在2008年初,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中国慈善排行榜迎来了新的历史起点。

  相对于中国慈善事业发展而言,1月16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当天,2008中国慈善排行榜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此间传出令人振奋的消息,中国慈善排行榜顺利完成升级,在连续四届排行榜的工作基础上,探索出了中国首个完整的本土化慈善捐赠数据调查统计体系。

  随着中国慈善捐赠数据调查体系的“问世”,慈善信息披露没有中国自己的模式、慈善榜数据搜集不完善和不客观等论说将随其广泛推崇和应用而逐渐消弭。

  “该体系实际上是聚集了社会层面上政府、民间组织、专业公司及媒体四方面的力量,来调查慈善家或企业的捐赠数据。”一位国家级基金会秘书长向本报记者发表评价说,等于是四双眼睛在盯着慈善家、企业的捐赠,保证数据尽可能地准确。如此一来,对一些沽名钓誉、虚报捐赠数据、遗漏捐赠信息等方面均可起到制约因素,从而净化慈善环境,增强透明性,推动公益慈善事业走向专业化、规范化。

  结束虚报数据的无序传播

  调查体系的出炉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从2004年5月10日起步,中国慈善排行榜风雨兼程,已走过了漫长的五年。

  “我们向您收集捐赠信息,制定慈善榜,目的是旗帜鲜明地扬善,张扬捐赠者,发挥排行榜的榜样力量,从而带动更多的企业、个人捐赠。”五年来,这句话是中国慈善排行榜办公室工作人员在向捐赠者收集捐赠信息时最常说的一句话,说服捐赠者提供信息是他们最难的工作。

  一个慈善排行榜的最终问世要经历收集数据、核实数据、编制榜单、发布榜单四个阶段。其中,以收集数据为最难。一方面,没有现成的捐赠数据库可供查阅,所有数据均得自行收集。一年365天,每一天都有捐赠事件的发生,全国各地每一个地方都有捐赠行为的进行。如何收集准确且全面的捐赠数据,是对慈善排行榜制定者最大的考验。

  另一方面,基于各种心理,部分捐赠企业、个人不愿透露自己的捐赠情况或者虚报捐赠数据,这些都给捐赠数据的收集带来莫大的困难。去年9月21日,段永平联合丁磊向浙江大学捐赠4000万美元,这笔巨款实际上是“筹集募捐”,很多捐款者都不愿意露面,而丁磊也是在段永平的反复游说下才愿意“最终亮相”的。试想,如果当初丁磊没有被段永平说服,而选择做那笔巨款的不具名捐赠者,“2007中国慈善排行榜”必然少了这样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慈善家。

  数据收集后,数据的核准、计算成为又一道挡路难关。

  捐赠的实物如何折价、捐赠股份如何计算、承诺捐赠但当年捐赠资金没有全部到位的如何计算、留本冠名的捐赠如何计算,这些都成为核准捐赠实际数额的难点。

  由于实物捐赠难以估价、计算实际数额,《公益时报》版的中国慈善排行榜一向不将实物捐赠计算在内,但是也有例外。画坛“鬼才”黄永玉以7400万元位列“2007中国慈善家排行榜”第6名,这7400万元是黄永玉捐赠的一百多件文物和部分艺术作品的估价。“原则上,实物捐赠不予计算,但是经过第三方估价证实的,可以纳入排行榜的统计之列。”中国慈善排行榜办公室负责人说。

  2006年2月8日,牛根生向“老牛基金会”捐出2%蒙牛集团股票,当时市值大约2.4亿元,但“2007中国慈善排行”显示的数字仅有1亿多,“我们只统计实际到账的真金白银。”该负责人说。

  对于“留本冠名”基金,因为企业实际上没有捐赠出本金,而是通过生产、经营使本金增值,然后捐出增值部分。实际上,“留本冠名”基金每年实际捐赠数额为本金增值部分,因此,“2007中国慈善排行榜”只以2006年的实际捐赠数额作为“留本冠名”基金的捐赠数额。

  基于这个原因,号称捐赠1亿元设立留本冠名“道远基金”的裘德道,他在“2007中国慈善排行榜”的榜单上的实际捐赠数字只有1260万元,这个数字是他的“道远基金”在2006年的实际到账捐赠数字。

  尽管在编制榜单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不断,但是,随着每届榜单的逐渐完善和升级,最终形成现在的“政府指导、民间主办、媒体发布”模式,此模式被外界誉为是开创国内慈善信息披露模式先河。

  当然,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用《公益时报》社社长刘京的话来说就是,“编制慈善榜,就是为了向财富阶层倡导一种与时俱进的散财理念,所以不管困难有多大,我们都要将慈善榜进行到底。”

  今年4月份,2008年中国慈善排行榜将完全采取此模式,将编制出来一张全新的、与财富榜相呼应的爱心榜和责任清单。

  委托第三方调查核实数据

  在当日发布会现场,中国慈善排行榜办公室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本届年度慈善排行榜是前四届排行榜的自然延续,实现顺利升级。

  “不仅仅是分榜单逐渐全面化、多样化,关键是榜单所采用的编制模式实现了完整升级。”中国慈善排行榜办公室负责人强调,与往届慈善排行榜编制方式不同,2008年度慈善排行榜尝试引入第三方机构,来对所有慈善捐赠数据进行调查、统计与核实。他说,第三方机构主要是指,即将成立的中国慈善捐赠数据调查体系志愿服务总团的成员。

  来自排行榜办公室消息称,志愿服务总团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专业单位体系,即国际知名咨询公司、调查公司、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另一部分是个人志愿者,包括政府官员、媒体从业者、企业从业者、公益机构从业者及大学生等。

  “以后每年排行榜的多方数据核实和整理,都将委托国际知名咨询公司、会计、律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进行志愿服务调查。”刘京介绍,此次服务团的成立,是对中国慈善排行榜办公室成立五年工作基础上的一次升级,也是发动社会各层面工作人员参与到中国慈善排行榜工作中来。

  据悉,中国慈善排行榜办公室还将专门给与参与志愿总团的单位和个人提供相应的培训,颁发专业证书,建立志愿服务信息统计体系,汇总到有关志愿者的登记和管理单位。

  记者获悉,中国首套慈善捐赠数据调查体系,设计延伸到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国家慈善事业发展形势。它把民政部门和其他部门组织实施慈善捐赠的情况,各类社会组织、民间组织团体事实慈善捐助的情况,以及基层社会福利机构、困难群体等接受捐助的情况,社会各界对于科技、文化、教育、体育、环保、卫生、扶贫、救灾等捐赠情况,都纳入了调查统计范围,用科学的统计方法,辅之以专业的调查队伍和志愿团队,组成专家委员会、媒体委员会、企业委员会、志愿者委员会等四个常设机构,通过民间与市场化结合的方式,将慈善数据进行整体梳理,形成一套比较完整的指标体系。

  与会专家认为,这套体系是把脉中国慈善捐赠市场的一个创造性成果,必将会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同时,对于推进中国慈善捐赠进程,也将会发生非常积极而重要的作用。

  体系之上存在的权威模式

  “升级后的‘政府指导、民间主办、媒体发布’模式出现,毫无疑问能在更大程度上保证榜单的客观性和权威性。”业内人士分析说,在中国统计慈善捐赠信息很复杂,比如说,去年民政部有关负责人对外公开称,2006年民政部统计到的社会捐款达35亿元,预计全国各慈善团体、个人总捐款额在100亿元左右。

  “以基金会为例,目前全国基金会的资产总额已经突破了百亿元,2006年筹集的公益资金达80亿元。”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杨岳表示。

  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在三届三次理事会发布消息称,仅该会成立13年来,民营企业通过其实施的捐赠总额已超过1179亿元,平均每年捐赠额度达到90.7亿元。

  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仅仅是多家接受捐赠的公益机构之一。显然,国内每年的支持公益慈善事业捐款到底有多少?尚未有一个十分准确的统计。中国慈善排行榜历年统计到的捐赠数据也在逐年攀升,2003年为10.29亿元,2006年则增至39.8亿元。

  因此,如何完整、准确地统计出国内每年的慈善捐助信息,调查统计模式显得格外重要。

  “政府指导、民间主办、媒体发布模式应该能在非常大的程度上保障捐赠数据权威,毕竟这一模式引入了多方参与机制。”北京贝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副秘书长及中小企业全国理事会副理事长葛小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便是在国外比较成熟的各种各样的榜单中,能完全采取和应用多方面联合编制模式也是寥寥无几。

  “我们非常愿意为中国慈善排行榜提供法律方面的服务。”葛小鹰是在听到成立中国慈善捐赠数据调查体系志愿服务团之后,遂以律师机构代表加入慈善榜志愿服务团的。他说,引入律师机构及多方面参与慈善排行榜编制,“从侧面上看,可以反映出慈善排行榜编制正在由自发性向专业化、规范化靠拢。”

  凯瑞奇(北京)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张英也是慕名而来,代表其企业加入慈善排行榜志愿服务团。事实上,还有不少单位和机构在听闻此模式后积极参与进来,包括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搜狐网、国际商报等。

  “因此,中国慈善排行榜是中国的,它不属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是大家的。”刘京说,不久的将来,这张榜单所产生的社会驱动力将对中国慈善事业的高速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同时,也将激发更多的单位和个人,以主人翁的姿态推动中国的慈善事业进程。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